据海外媒体报道,12月28日夜间,天津静海火车站附近,一批三轮车司机因不满当地政府野蛮取缔电动三轮车拉客运营,剥夺了他们的生意,在几千名司机与静海区政府协商、沟通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部份司机试图以卧轨抗议方式,引起政府有关部门的关注,不幸遇到在静海不停、由济南开往北京的“和谐号”D38次列车,在晚上8点15分左右,高速行驶的火车未能及时刹车,结果酿成四死、十多人受伤的大悲剧。这个消息对中国人来说,真是年终岁尾雪上加霜。我想,当刘霞泠峻地思索,面对先生刘晓波十一年的牢狱之灾的时候,又有四个孩子永远失去了父亲,四个妻子悲痛地失去了丈夫,即将到来的新年和春节立刻变得暗淡无光。具有嘲讽意味的是,碾碎他们梦想的列车正好是以胡温提出的“和谐社会”的口号命名的,大概是上帝在提醒中国的国民,不要再相信中共极权统治者的甜言蜜语,所谓的“和谐社会”不过是骗人的谎言把戏,目前异议人士的遭遇和卧轨惨死的司机则是铁的证据。

2009-12-31

本月29日,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正和家人奔波于欢度圣诞的旅途之上,透过行驶中摇晃的冰雪冻僵的“大班旅游”巴士的窗户玻璃,我禁不住心潮起伏,思如泉涌,久久不能成眠,我想,从胡温上台,“和谐号”列车驶过了许多年,中国的经济已是高速发展但伴着血肉横飞,思路的长长的铁轨上留下了什么呢?

2001年初,我在狱中曾孤独地思索,从胡温虚构的“和谐社会”的美丽花环中,似乎看到了他与江泽民不同的治国理念,和许多人一样,把他们的言行称为“胡温新政”,我甚至希望他们能改正我的冤假错案或提前释放我,2006年初我获减刑十一个月而出狱,但中共因言治罪的恶行并无根本的改变,使我颇为失望。我中学的语文教师李牧告诉我,胡锦涛提出构建和谐社会是针对毛泽东的阶级斗争理论的智举,所以中国大有发展变化的希望,一些思想僵化的老家伙还没死,你不要急,中国终将会给你平反!所以,2008年2月8日至13日,日本《读卖新闻》驻上海记者加藤隆则先生,代我在日本举办了本人首次东京书法作品展时,尽管大连国保以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为由拒发护照给我,使我无法亲临展场,但我依然用浓墨重笔书写了“和谐”大中堂已表心愿,并在前言中肯定胡温“和谐社会”治国理念的正确性,这一点很多日本人迷惑不解,共产党把你关进监狱,为何你还肯定它?……直到2009年初我获准离境,来到了言论自由的加拿大,我还是对胡温的所谓“和谐社会”抱有幻想,虽然受到许多朋友的指责和批评,但依然故我,因为我的老师李牧古稀高龄饱经风霜,我相信他的判断是远见卓识,这一点读者们从拙作《江泽民早走,中国或许还有希望》一文能够看出,我认为我的观点可能代表了社会改良派的书生之见,现在中共对刘晓波案件的处理和重判,如同上述无情的高速列车猛然驶过一样,使我残留的一点点善良的愿望已彻底碾碎了!冷酷的教训是,胡锦涛和邓小平,江泽民一样,都是毛泽东的好学生,他们专制极权的压制不同意见的本质是一脉相承的!所以邓小平隔代选他为接班人,是王八看绿豆——对眼儿了!我不再对他们抱有任何幻想!

表面上看,12月28日的卧轨事件具有某种偶然性,但细加思量,它和胡温编织的所谓“和谐社会”的光环不无联系,因为他们上台之后,只是空喊口号,并没有狠下工夫,踏踏实实地制定政策,提高基层民主选举层次和范围,平反堆积如山的冤假错案,果断地解决社会贫富两极分化的严重问题,他们还在维护少数既得利益集团的地位和不义之财,不仅他们自已的亲友被海外媒体披露了以权谋私的丑闻,而且他们整肃的贪官大都是对立派的人马,特别是对太子党薄熙来等人明睁眼漏的贪腐,虽经我在海外媒体上大张旗鼓地揭露,但他们装聋作哑,不做处理,这足以表明他们是在选择性的反腐败,只抓小虾米,不抓大鱼,因为大鱼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内,那些既得利益集团的骨干成员,或者说是拥护他们的同谋,他们虽有矛盾,但又是互相利用,团结一心,携手共贪。

俗话讲,上有榜样,下必效焉。以他们为楷模,从村镇到省市,各级官员均利用手中的权利,胡作非为,贪污受贿,大官大贪,中官中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而贪的钱财层层送礼,从基层一直送到党中央,连中纪委官员也不是清流,由于官权是上级赐给的,所以基层干部唯上为重,没几个干部真正关心老百姓的疾苦,于是就出现了官民冲突的石首事件,成都的动迁户唐富珍自焚事件,静海司机的卧轨事件等等,其实,拿静海卧轨事件来说,当地官员明明知道,虽然三轮车行驶确有安全隐患,但很多司机起早贪黑,是靠拉脚赚钱养家糊口的,他们孩子们的学费即来自于此,如果取缔,等于断了他们的生存之道,除非能事先解决其一家老小的温饱困扰,但官员因为不是民选的,自已坐上了豪华房车,却不让百姓乘三轮车,真是“只许县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些问题的出现表明中国的一党执政,没有监督和制约的体制已不适应经济高速发展的现实,所以社会要变革,胡温应当顺应民意,大举推动宪政民主,而刘晓波等303名独立知识分子提出的《零八宪章》正是应合了这一机遇和需要,其完全和胡温倡导的“和谐社会”的理念一致,也符合宪法规定,但后来的实践证明,胡温的观点不过是装点门面的花瓶而已,容纳不了《零八宪章》货真价实,丰富深刻的内容。面对党内以江泽民为首的保守派的巨大压力,和社会上红色权贵资本家及共党包养的知识精英的鼓噪,胸无大志的胡温节节败退,先是2008年底,在知识精英签署《零八宪章》之后抓捕了刘晓波,又在六四纪念日前严密监控了一大批异议人士,但中共担心群体性事件的响应和国际社会的谴责,一度对刘晓波如何处理,举棋不定,犹豫再三,一再延缓,最后看到民间的维权运动和群体性事件有所减弱,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人权状况关注程度的淡化,以及中国经济实力的超强和军事实力的提高,他们极左的无赖的嘴脸变得更加蛮横,傲视群雄的态度变得更加强硬,为了所谓的社会稳定和大国形像,他们将刘晓波不但没有怀柔放行,而且是严厉重判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剥夺政治权利两年,企图用高压手段恐吓民主人士,泯灭与其不同的呼吁政治改革的声音,但他们恰恰忘了一点,中国一党独大,官民对立,警民冲突,两极分化,万马齐喑的根本问题并没有解决,中国又回到了1979年的北京西单民主墙时期,刘晓波代替了魏京生,以言治罪的社会倒退了整整三十年,在寒冷的严冬里,胡温的所谓“和谐社会”美梦已雪片一样迎着阳光飘散,因此象静海卧轨之类事件就会越来越多,而且由于抓捕监禁以和平方式表达愿望的知识分子,堵死了畅所欲言的合理渠道,会逼迫人们放弃卧轨和自焚,而选学侠客杨佳,并且网络信息传播的速度加快,公民社会已经形成,象七十年代末那样的高压手段已难奏效,因此以后的中国不会安康,也不会稳定。

总之,值此辞旧迎新之际,胡温的所谓“和谐号”列车残暴地驶过,给中国留下了动乱的隐患!所以作为一个忧国忧民的书生,今夜怎能安眠?

2009年12月29日于美国华盛顿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