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6日,布什总统在“全国民主基金会”发表演讲,主旨是以推动全球民主化来保证世界秩序的和平与稳定。其中他在人权和政治改革等问题上批评了中共:中国走向市场化的经济改革并不能带来真正的自由,至多只是有一点点“自由的碎片”,而中国人民渴望的是“纯粹而完整的自由”。

11月7日,中共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章启月马上还以颜色。在回答记者的提问时,她针对布什总统的讲话驳斥道:“中国政府一贯致力于发展民主,努力促进和保护全体中国人民的人权及基本自由,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中国人民自己最懂得如何珍惜和发展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民主,并将继续坚定不移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走自己的路。”

以“文化和国情的特殊”来拒绝自由民主,已经成为中共现政权应对美国的“经典”利器。然而,在夺权时期,中共挥舞的反国民党政权的宣传利器,恰恰是全力高倡英美式民主,并坚信自由美国决不会抛弃苦难深重的中国人民。本文以摘录中共当年的言论为主,但必须提请读者注意:中共的言行不一的机会主义和不择手段的实用主义,绝非始于1949年之后,而是在1949年前就如此,因为我摘录的这些言论大都发表于1943/44/45三年。

1,一方面在国统区高唱学习英美民主的调子,另一方面在根据地延安进行地毯式整风,清除异己、封杀异见,象检查行李中的危险品一样地检查人的灵魂和思想,连不到十岁的孩子也不放过,意在以恐怖威慑建立起思想一律、言论一律和行动一律的绝对独裁体制。

2,一方面高调赞美华盛顿、林肯等伟大的民主政治家,另一方面大搞个人崇拜,意在确立毛泽东在党内的绝对权威,也就是法统和道统完全合一的极权,毛既是党的最高权力的占用者,又是党的最高真理的阐释人。至今,这位极权者的僵尸还躺在天安门广场,供人们瞻仰膜拜。

3,1945年7月4日,中共的《新华日报》还为纪念美国独立日而发专文赞美说:“美国……担负了彻底消灭法西斯、消灭侵略、建立世界永久和平安全的重大责任,从美国的革命历史,从美国人民爱好民主自由的传统精神,从美国人民的真正利益,我们深信美国将继续罗斯福的民主政策,不会忽视世界各处,尤其是中国人民的声音,人民的要求。”而国共内战一起,美国便成为中共眼中的头号帝国主义,隨着中共的节节胜利,毛泽东向美国叫板的底气也越来越足,终于在进京之后写下了著名反美华章《别了,司徒雷登!》。典型的机会主义!

4,为了打倒国民党和夺取全国政权,毛泽东可以漂亮话说尽,而一旦掌权便恶事做绝。自由民主的说辞不过是他夺权的工具,一旦大权在握便弃之如老妻贺子珍。厚黑的实用主义!

2003年11月13日于北京家中

中共早期提倡英美式民主的言论摘录:

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

这说明英美在战时也还是尊重人民的言论出版等民主自由的。英美两大民主国家采取这些重大措置,正说明英美两国是尊重和重视共产党及其他党派,和他们所代表的意见和力量的……同时,(他们)也有一些批评。他的批评对不对,是另外一回事。这种民主团结的精神,是值得赞扬和提倡效法的……全国各党派能够融洽的为共同目标奋斗到底,这是英美的民主精神,也是我国亟应提倡和效法的。

——《新华日报》1942年8月29日

中国要实行民主政治,必须“取资欧美”,但又要避免欧美民主政治的一些流弊,更驾而上之,这正是中山先生的伟大识见。

——《新华日报》1942年11月12日

不论程度之深浅,美国是始终保有一种传统精神的国家,那传统就是民主。

——《新华日报》1943年4月15日

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

——《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

由于各个国家的历史发展、社会状况等具体条件的不同,他们各自所实行的民主政治,可能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存在着多少差异。但无论如何,它们之间有一个基本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政权为人民所握有,为人民所运用,而且为着人民的幸福和利益而服务。

——《新华日报》1943年9月15日社论

国际民主既然与国内民主不可分割,所以要想参加到世界民主国家家庭中去的人们,就无法违反国内民主的原则。

——《新华日报》1944年1月19日

单说英美吧。英美是民主国家。这是人人公认的。英美人民有各种民主权利……为了国际的地位,必须从保障基本的民主权利开步走。恐惧是懦夫,疑虑是自私,反对便是倒行。我们再度呼吁:保障人民的基本民主权利。

——《新华日报》社论1944年2月1日

我们尊重并且愿意接受美国朋友善意的批评和建议,正如我们对孤立主义提出批评,应受到尊重一样,这也是从彼此激励互求进步以加强两国人民的合作出发的。我们丝毫也不心存疑惧,认为美国朋友的批评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

——《新华日报》1944年3月15日

英国人民把言论、集会、身体等自由作为民主政治的基础而加以无比重视,从美国方面也同样表现出来。上引赫尔国务卿自称一生为这目标奋斗力争的正是这个东西。“平等”与“自由”为什么被民主国家这样重视,重视到认为没有这就无从谈民主政治呢?这是很简单的。国父孙中山先生曾经说:“提倡人民权利,便是公天下的道理。公天下和家天下的道理是相反的;天下为公,人人的权利都是很平的;到了家天下,人人的权利便有不平,……所以对外族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族主义。对于国内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权主义”。英美民主政治所重视的平等,正是这一含义……假如至今英美仍不准人民有平等的权利,那末怎样能够谈得到民主、怎样能够实现民治呢?说到“自由”也是一样,如果连人民言论、集会、身体的自由都不允许,则民治从何谈起?……英国没有成文宪法,但是英国人民有平等有自由,所以虽没有宪法也是民主国家。由此看来,民主政治的主要标志是人民有自由平等的权利……

——《新华日报》1944年3月30日

可见民主和言论自由,实在是分不开的。我们应当把民主国先进的好例,作为我们实现民主的榜样。

——《新华日报》1944年4月19日

他们说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决不适用于中国……原来,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现在固然再也没有顽固派用国情特殊,来反对科学——自然科学的真理了。只有在社会现象上,顽固派还在用八十年前顽固派用过的方法来反对真理……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

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7日

七月四日万岁!民主的美国万岁!中国的独立战争和民主运动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新华日报》1944年7月4日

一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新闻:据说美国在马绍尔战场协助土人实行民主,让他们自己选举行政官。这是很平凡的事:从民主的美国来,正应当如此。这也是不平凡的事:从不民主或尚未民主的国家来看,觉得新奇、觉得刺耳、觉得不平凡。

——《新华日报》1944年10月3日

现在,假如我们承认战后的世界是一个不可抗而又不可分的民主的世界,那么要在这个世界里生存,要在这个世界的国际机构里当一个“优秀分子”,第一就是立刻在实践中尊重“新闻自由”这种人民的“不可动摇的权利。”

——《新华日报》1944年10月9日

像林肯总统和罗斯福总统那样的民主的政治生活中产生的领袖,是虽在战时也一点不害怕民主制度的巡行的。他们害怕民主的批评和指责,他们不害怕人民公意的渲泄,他们也不害怕足以影响他们的地位的全民的选举。他们不仅不害怕这些民。主制度,而且他们坚决地维护支持这些民主制度。因此他们才被人民选中了是大家所需要的人。

——《新华日报》1944年11月15日

杰斐逊的民主精神孕育了两个世纪以来的美国民主政治,杰斐逊的民主精神也推进和教育了整个人类的历史行进。

——《新华日报》1945年4月13日

年青的民主的美国,曾经产生过华盛顿、杰弗逊、林肯、威尔逊,也产生过在这一次世界大战中领导反法西斯战争的民主领袖罗斯福。这些伟大的公民们有一个传统的特点,就是民主,就是为多数的人民争取自由和民主。美国现在是反法西斯战争中联合国四大主要国之一,担负了彻底消灭法西斯、消灭侵略、建立世界永久和平安全的重大责任,从美国的革命历史,从美国人民爱好民主自由的传统精神,从美国人民的真正利益,我们深信美国将继续罗斯福的民主政策,不会忽视世界各处,尤其是中国人民的声音,人民的要求。

——《新华日报》1945年7月4日

转载自《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