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4

几乎每一位身处北美的刘晓波关注者,都是在圣诞夜平安夜的颂歌声中获悉这一残酷的消息的——08宪章起草人刘晓波因言论罪被中国当局判处11年重刑!本周《闲话上海》三人行的闲话主线,由刘晓波的重判导入我们的大标题——从“胡温新政”到“胡锦涛们”。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名词变迁,这是值得每一个中国人深思的残酷蜕变。2002年不算太遥远,是年为胡锦涛王朝元年。胡王独裁伊始不到半年,孙志刚事件的爆发导致中南海以闪电般的速度在2003年6月20日废止了《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举国欢庆!被称为自89天安门事件以降第一件大快人心事。自此,“胡温新政”之称誉甚嚣尘上于神州,左中右国人无不对此“王朝”寄予不等厚望,以为翘首以盼的中国政治改革指日可待了……曾几何时,谷歌中“胡温新政”的搜索结果,日复一日地增加着“但书”,取而代之的相关词是“胡锦涛们”。在向朝鲜致敬之后,在判处软禁了胡佳,高智晟之后,在普世圣诞平安夜对刘晓波的审判之后,在抗拒乃至主导批判了普世价值观之后,“胡温新政”进入破产清算期。愤怒和失望的国人向“胡锦涛们”发出质问——江棋生在《晓波受难我们如何共担责任》一文中表示:在人类早已跨入21世纪的今天,在柏林墙已被推倒20年后的今天,胡锦涛们对中国民间和国际社会的抗议之声置若罔闻、假手司法系统重判言者刘晓波,究竟表明了什么呢?

对这一被全世界鄙夷地称之为愚蠢之极的判决,《闲话上海》引用08宪章签署者杨光的分析:人们曾经普遍相信,当局对思想、言论、政治行为的鉴别与“定性”是有一条“红线”的。也就是说,容忍与否,镇压与否,并非随意、孤立的判断,而是统一性、系统性的规范行为……然而,真实的事态并非如此。事实上,官方的宣传部门、新闻出版部门对禁书、封网、删文的“标准”因时、因地、因人而异,既有可能因人废言,也有可能因言废人,且不乏颠三倒四、乱七八糟之举……并没有清晰可辨的“红线”存在。有的地方严一些,有的地方宽一些;敏感时期紧一些,平时松一些……各地政法机关为其所捕获的思想犯、言论犯、政治犯所定下的罪名也是五花八门:“颠覆”、“煽动颠覆”、“泄露国家机密”、“诽谤”、“扰乱社会秩序”、“妨碍司法”、“破坏公物”、“非法经营”、“逃税”、“受贿”等等,简直应有尽有……人们很难确认在中央与地方、各有关部门之间有一套规范化的“维稳”机制,更难以辨识有一条确切的“红线”存在。看起来,若真有所谓“红线”,也十之八九尚未条理化、规则化、统一化……真实的情形大概是这样:胡锦涛们可能有胡锦涛们的“红线”,李长春、周永康们,孟建柱、刘云山们……也都在划定并实施他们自己的“红线”。在这条广阔的维稳“战线”上,中国政府远不是一个协调一致的统一行动者……如果说他们之间真有什么共同“红线”的话,那大概就是:谁说了我不顺耳的话、做了我不顺眼的事,谁妨碍了我升官发财,我就坚决和他过不去。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