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年初,“80后”成为香港的热门话题。所谓“80后”指的就是1980年代后出生的一代,也就是现在十几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被中共当局判处11年重刑后引来的反弹。他们以与老一辈不同的方式,对中共当局进行抗议活动。

2010-01-06

这种新的方式有以下特点:第一,他们可能原来互不相识,而是通过互联网的联络,因为同一个目标走到一起来了;第二,他们不是在香港特区内部进行抗议活动,而是走到中港边境的罗湖桥上,向中共叫阵,这是过去从来没有的;第三,元旦游行虽然不是这批年轻人组织的,但是整个社会气氛的转变,主办单位就把过去走到特区政府总部进行抗议,改为走到中联办,也是中国共产党香港工作委员会所在地,抗议内容不但是刘晓波事件,还包括要求特首、立法会双普选,当然也有其他。共产党的领导无所不包,任何坏事找共产党抗议绝对没有错。

香港80后年轻人的崛起,是因为从他们懂事起,就接受香港支联会与民主派关于六四屠杀的教育,知道共产党不是好东西。所以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党员,至今还是偷偷摸摸活动,相关人员不是自己否认党员身分,就是回避正面回答问题。虽然如此,共产党却越来越明显介入香港各个领域,去年有几件事情特别引起香港人的警觉:

第一,中联办头头,或公开鼓吹“港人治港”之外的“第二支管治力量”,也就是共产党干部直接治理香港,或私下运作推行;这意味着“一国两制”随时要被丢到垃圾箱里。两岸关系的急速改善,也使香港日益失去对台湾的垂范作用。

第二,现在担任行政会议召集人的中共地下党员梁振英已经热身准备竞逐2012年的特首,但是一再否认他的党员身分。他的人缘极差,包括在“爱国阵营”里亦然。他的活动显然得到北京的支持,因为他属于“第二支管治力量”,因此引发各个阶层的危机感。

第三,12月25日刘晓波被宣判当天,支联会成员到中联办抗议,一位女保安人员与抗议人员冲突,她声称她就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就是好,你们想怎样?这样嚣张的态度引来极大反感。而她是一家香港保安公司的受聘人员,到底现在香港有多少中共地下党员隐身其中,随时爆发?

第四,香港一些媒体“反特不反共”,百般美化中共与他们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却不断攻击特区政府,导致作恶多端的北京当局民望居然高过香港特区政府。如今刘晓波被判11年徒刑,让这些年轻人进一步认清共产党的本质,扭转被媒体混淆的视听。

80后对政治的关切,从前年香港立法会选举看出来了,许多第一次投票的年轻人,把票投给民主派,以致处境不佳的民主派,保住了在立法会的席位。去年六四20周年,他们也出来,壮大烛光晚会的声势而导致人数空前众多。然而80后的崛起,不只是对政治事务的关心,还表现在对社会事务的关心而投入社会运动。2007年保护本土文化、反对拆卸皇后码头的社会运动已见端倪。最近,反对由中方主导,特区政府出钱的的兴建高铁,主要也是由年轻人出面。

年轻人关心社会,自然与香港社会矛盾日益激化有关。例如在主要是中资炒作下楼价的飞涨,80后年轻人结婚成家日益困难,自然会连带关心整个社会的不公不义问题,以及其背后的政治因素。何况互联网资讯的迅速流通,很容易形成新的社会力量。

80后的崛起只限于香港吗?当然不是。去年台湾八八水灾,年轻人依靠网络提供的资讯迅速集结,组织救援力量,凸显政府的无能。如今一系列社会问题,以及政府的颟顸都因网络而暴露无遗。

中国的80后,是更值得注意的社会力量,这个力量也是依靠网络来体现。例如通过人肉搜索揪出贪官;揭露官员一系列违反人权的恶行;网民还透过舆论“抢救”了邓玉娇,因为她刺杀了要强暴她的贪官。网络形成越来越强大的社会力量,使中共恐惧万分,这是中共必须重判网络异议人士刘晓波的重要原因之一。面对3亿5千万的网民,而且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中共各项“工程”的建立已经是越来越困难了。中共的网路封锁是在挑战他们的自尊心,他们越要探究隐藏在中共背后的罪恶。而楼价飞涨引发的社会问题,愈来愈引起关注,因为80后是直接的受害者。

中港台的80后,将通过网络融合在一起。不论是革命还是改革,他们将承担越来越重大的责任。让他们认清共产党残暴与虚伪的本质,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