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异议人士哈达的儿子威勒斯日前看望了狱中的父亲。威勒斯表示,他父亲在狱中身患重病,情况堪忧,但他更担心的是父亲在今年年底刑满出狱以后的前途问题。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2010-01-11

蒙古族知识分子哈达长期致力于维护内蒙古自治区少数民族的权利。1995年12月10日,内蒙古公安人员闯入哈达家,搜走大批资料文件。1996年11 月11 日,哈达被中国当局以“间谍罪”、“分裂主义”等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5 年。哈达的儿子威勒斯告诉本台记者,去年12月24号,他赶往距离家乡呼和浩特2千公里的赤峰监狱看望了父亲。威勒斯说,从他11岁那年父亲被关押,已经过去了将近15年,每次看到狱中的父亲,他都觉得很心酸。“他当时非常瘦,非常苍老,头发都已经花白了。”

威勒斯说,十几年来父亲在狱中饱受折磨,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现在已经被确诊患有静脉炎和末梢神经炎。“我们作为直系亲属多次要求要看他的病历。监狱方面是以什么借口说:”不能,这是国家机密。‘“

威勒斯表示,监狱方面也让父亲去监狱医院看病,但他父亲每次回来服用了医生开的药之后,病痛就会加重,这让父亲对监狱医院失去了信任:“他就说了,监狱方面给他的药,他都不知道什么药,吃完这些药拉肚子。”

哈达的妻子辛娜也向记者表示,现在的丈夫和入狱前已经判若两人,可见监狱生活对他摧残之大。辛娜说,根据医学专家的推测,他丈夫目前的症状很象是糖尿病并发症。“说这种病因有二种,要么就是住的地方潮湿;还有精神压力。”

辛娜说,哈达是因为呼吁用中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的法律条列来保护蒙古文化传统和生活方式,而被控以莫须有的罪名入狱的。而汉族知识分子刘晓波也因为起草、组织“零八宪章”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处11年徒刑。辛娜说,在她看来,中国民族问题的本质,其实就是民主问题:“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认为中国政府在政治体制方面没有更好地解决的问题,而且还越演越烈。”

藏族女作家唯色则表示,由于蒙古问题不象西藏以及新疆问题一样受到外界关注,象哈达这样的“政治良心犯”在狱中的处境也会因为缺少外界关心而变得更糟糕。唯色表示,事实上,蒙古的汉化问题比西藏还严重,应该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我在内蒙古去了好些地,在城市里看到的蒙古人很少,在农村里面当农民的外来的汉族移民非常多了。在这方面汉化的程度是高于西藏的。”

威勒斯最后告诉记者,父亲被关押的十几年来,监狱方一直不允许他看书。而家人自费给他定的报纸,也要经过监狱方的删选才能让父亲看。威勒斯说,监狱方刻意不让父亲看时事新闻,想让父亲和社会脱节,这是一种变相的折磨。威勒斯表示,他的父亲到今年12月10号就会刑满释放,他现在更担心的是父亲出狱后如何适应这个社会,以及父亲的疾病如何才能得到救治的问题:“案件审判也好,他坐牢的这个过程马上结束了。但是他出来以后,作为一个这种被误判了的人,他以后的生活都成问题,而且作为一个病人来说。”

今年56岁的哈达曾经担任过“内蒙古民主联盟”主席以及“内蒙古之声”杂志的主编,并在1995 年被捕前修改完成了“反对汉族殖民统治,争取南蒙自决、自由、民主”的章程。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