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八宪章》签署人赵达功被深圳警方从家中抓走。下面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2010-01-11

zdg
图片:赵达功与刘晓波参加包遵信追悼会(独立中文笔会)

1月11日中午,深圳维权人士、《零八宪章》签署人赵达功被深圳警方从家中抓走,警察同时还抄走了他的一些物品。记者接通了赵达功家里的电话,了解情况:

记者:“赵达功先生被警察带走的这个情况,您能讲一下吗?”

赵太太:“我现在不方便讲。”

记者:“不方便讲是吗?可能是因为警方在监督或者什么是吗?”

赵太太:“嗯!”

赵达功太太证实他丈夫已经被警察带走,但她不方便接受海外媒体采访。广州的律师唐荆陵是赵达功的朋友,他表示,刘晓波因08宪章被捕和判刑后,赵达功一直在互联网络上给刘晓波鸣不平,

“他是独立中文笔会的理事,就是现任的秘书长。以前他是在银行里面工作的,后来已经退休了。退休后他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作家嘛。一直关注深圳方面的社会问题,包括这个影响比较多的像劳工问题呀这些,他一直比较关注这些方面的问题。最近这几年他在笔会里面做了很多工作。然后这些事它有可能我们推测跟这个《零八宪章》是有关系的,它这次的行动。但是具体情况还不了解,我们这边有跟他家里人联系,但是他家里人都没有接电话。”

唐荆陵说,2009年12月16号,赵达功就因为签署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的声明而被警方传唤,当时赵达功就感觉到警方可能因为他参与《零八宪章》的一些事务而准备对他采取进一步的打压:

“这个就很多,所谓被谈话,被喝茶就很多了。因为在《零八宪章》…那个08年12月发表的时候,当时很多人就被喝茶了嘛,基本上所有的签署人都被喝茶了嘛,第一批的签署人几乎是没有遗漏的,然后第二批之后才慢慢减少了。所以这个破坏了,它当时是进行了一次广泛的骚扰。后来集中在刑事打击方面,目前来讲他们就是抓了刘晓波先生。但是这一次赵达功先生他被带走,还不好判断说是他们会对他采取更严厉地措施呢,还是临时性的,这个还不太清楚。”

唐荆陵说,中国各地的《零八宪章》签署者不断受到警方的打压:

“《零八宪章》因为我本人也是第一批的签署者。《零八宪章》它本质上是公民对权力提出了一个请求。它是属于一个言论嘛,它所提出的主张也都在这个国际关于人权的一些基本原则的范围内,甚至包含了我们当前的这个中共它所颁布的宪法里面,也都在很大程度上和它的内容重合。如果提到说中共在四十年代曾经所发表的很多关于民主,关于自由的要求来看的话,那么它们甚至可以说是可以完全重合起来的。那现在中共既然用这个《零八宪章》来治刘晓波先生的罪,大家都认为这个是一件很错误、很愚蠢的事情。这件事情也激起了民间更大的反感。有很多人士在刘晓波先生被判刑之后呢,反而积极地去参与了这个签名,或者是参与这个推广的工作。”

唐荆陵说,他呼吁中央和地方政府停止迫害08宪章签名者,尽快释放刘晓波和赵达功等维权人士。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