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在缓刑期间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失踪将近一年。二十多天前,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从陕北老家再次去北京寻找弟弟高智晟无果,几天后回到家乡,1月12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谈到北京市公安局警方说“高智晟自己走失了”。

2010-01-15

*高智晟大哥高智义进京寻弟无果,警方说“高智晟自己走失”*

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在缓刑期间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失踪将近一年。二十多天前,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从陕北老家再次去北京寻找弟弟高智晟无果,几天后回到家乡,1月12日接受我的采访,谈到北京市公安局警方说“高智晟自己走失了”。

主持人:“高智晟律师现在有没有消息?”

高智义:“没有。一点儿也没有。我上次又打电话他们什么也没说。”

主持人:“您前些天去北京,公安他们到底是怎么说的?”

高智义:“他们就说‘他自己走失了’,不知道(高智晟在哪儿)。你说我再有什么办法?”

主持人:“这是哪一级说的?”

高智义:“就是北京市公安局一般的人,不是当官的。”

主持人:“您以前接受我采访说过,去年2月4日,您是看着高智晟被警方带走的。他怎么走失的?”

高智义:“我肯定分辩了,他们就说他走失,我有啥办法?嘴在人家身上长着,那就随便说,我能咋着。”

*高智晟律师与高案简介*

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的维权律师高智晟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12月22日,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后于2007年9月再遭抓捕,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去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被警方从老家绑架,至今下落不明。高智晟的妻子儿女在友人帮助下,于去年3月到达美国。

高智晟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2007年6月)等人权奖。

*再拨高智义电话,无法正常通话*

1月12日采访高智义之后,我打电话给高智晟的太太现在美国的耿和,电话无人接听。

13日,我再次拨打高智义电话,对方电话像是被接起来的声音,接着是噼里啪啦的杂音,我问话,无人应答,连续四次都是这样。第五次再拨,对方是女接线员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内。”

高智义家座机电话,怎么一、两分钟,就突然“不在服务区内”了呢?

*耿和:我认为高智晟绝对有生命危险*

美东时间上午1月13日我拨通了耿和的电话,她说:“高律师没有消息。很早从王丹、魏京生开始,到现在,每个人都有明确的时间地点,人在哪里都知道。唯独高智晟没有消息,我认为这太不正常。所以,我认为高智晟有危险,绝对生命有危险了,为什么他们(当局有关部门)不讲?讲了能伤什么?能缺少什么?

我最近有些事要做,因为到2月4日是他失踪一周年。“

*何俊仁律师:高智晟的失踪是政治失踪*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的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接受我采访时说:“现在高智晟律师失踪差不多一年了。我们透过不同方法、不同机构人士直接间接地向中国当局提出问题‘高智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明显,去年2月4日……我们相信他是被是国家机构的人带走的,他的失踪跟中国政府当局有关。他的失踪是政治失踪,不是一个普通人现在不知去了哪里这么简单,是有一个政治背景导致他现在失踪。

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负有责任向外界解释,究竟高智晟发生了什么问题。“

*何俊仁律师:中国政府欠世界一个说法,究竟他们把高智晟弄到哪里,他还在不在?*

何俊仁律师认为:“如果高智晟犯了什么罪,当然他们有权力去控告高智晟,就是把他判刑,也总有个说法。现在什么都没有。

所以我相信,连他有任何犯罪的证据和怀疑都没有,现在对付他的手段和黑社会没有分别。就是用黑社会手法,实行‘白色恐怖’,我对这件事情是非常非常愤怒。

我相信,全球关注中国人权的人士都觉得非常愤怒。

我觉得,中国政府是欠全世界关心中国人权的人士和国际社会一个说法,究竟他们把高智晟弄到哪里?他现在还在不在?我们要问这个问题。我觉得中国政府一定要答这个问题。过了一年了,没有理由还是完全逃避这个问题。

他不答,我们一定要追,一定要有个答复。高智晟的安全,生命安全,全都是中国政府的责任。“

*何俊仁律师:当局恐惧紧张,我担心高智晟的安全出了问题*

主持人:“高智晟本人下落不明,他家人的电话也经常不能正常通话,这两天我打高智晟大哥的电话,明明是座机,给的回答却是‘不在服务区内’,您看这样的情况说明什么问题?”

何俊仁:“这事情从几方面看。一方面他们说‘高智晟走失了’,就是承认高智晟在他们一路监控之下。为什么他失踪了?应该对外界,尤其是他家人,有个全面解释——在什么情况下他走失了?为什么在国家工作人员监控之下可以走失?

第二,从高智晟家人受到这样多方面的监控滋扰来看,肯定这个国家机构是非常恐惧他的家人说出一些真实的话,给外界关于高智晟的比较全面的消息。如果没有特别的理由,国家机构对高智晟家人与外界联系,尤其是谈及高智晟问题,为什么这么紧张?

所以,从种种迹象来看,我有理由非常担心,首先高智晟出现了问题,也可能是影响他安全的问题,不但是自由的问题。第二点,政府机构非常恐惧,他们直接或间接地承认了责任,我觉得他们要对整件事情,包括高智晟现在的安全,负全面责任。“

*何俊仁律师:现在中国是非常黑暗的时候,希望在民间,很多人知道人权*

主持人:“您以前接受采访时也提到,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和相关人士通过很多渠道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希望向中国方面提出对高智晟的关注,追问高智晟在哪儿,中国政府到现在没有一个清楚说法,您认为这对中国和世界意味着什么?”

何俊仁:“现在中国政府采取这种气焰高傲的态度,完全觉得自己是个世界大国,什麽其它国家,包括美国,也不能过问中国的人权状况,连奥巴马的面子也不给。现在就是以不可一世的这种态度来面对全球。所以可以肯定,他们对无论是国际社会,还是欧美国家给中国什么压力,都完全不在乎,而且对他们来说人权只是西方的价值,人权不重要。

刘晓波、胡佳、谭作人……都是受害者,所以我觉得,现在中国是非常黑暗的时候,作为中国人,也是面对最困难的时候。但是我们还是要努力。希望还是在民间。很多人都知道人权,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人权都是应该拥抱的价值,是普世价值。中国无论如何富强,如果人权不受到保障,这个国家就不是文明进步的国家,所以未来我们还是要团结起来奋斗,还是有希望。“

*何俊仁律师:黑社会主义——当局利用法律作为打压工具;对高智晟,连法律都不用*

主持人:“高智晟失踪快一年了,您觉得这对中国人权状况来说标志着什么?”

何俊仁:“最近对刘晓波、胡佳、谭作人……利用法律作为打压工具,我们已经看得很清楚,中国有法律没有法治。但是对高智晟,他们连法律都不用,根本是用不上。对高智晟,连他犯罪的任何证据都没有,这样对待高智晟,使他好像人间蒸发一样。

看到今天中国实现的不是社会主义,有些人说是‘黑社会主义’,就是黑帮的手法来实行白色恐怖。是非常可耻的事情。“

*何俊仁:我们还会尽一切可能,寻找高智晟下落,希望政府让他和家人通个信*

主持人:“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做了些什么,还有什么打算?”

何俊仁:“我们作了很多工作,透过很多人权机构,向中国对口机关提出一些问题,从公安到国安。美国总统去中国访问,提出他们要求关注的名单,我相信,高智晟也在里面。不论是在香港我们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国际特赦机构,还有在美国的中国人权等等,很多人权机构都不断发起这个运动。

我们还会透过每一个机会,要求中国政府有一个交代。最近,2009年12月,纽约有一个律师团,也去了北京,以我所知,他们也把维权律师的问题提出来,包括高律师的事情。

总的来说,我们尽了很大努力。但是非常遗憾,到现在还是没有什么新消息。

未来我们还会尽一切可以做的方法,希望能找到高智晟的下落,希望他现在是安全的、还在的。也希望中国政府还给他自由,让他和家人可以通个信。“

*傅希秋先生:中国政府践踏嘲弄法制人权,国际社会不能接受*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的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先生得知,高智义听警方说‘高智晟走失’。傅希秋说:“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震惊,作为朋友也非常难过。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实的,在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在中国政府向国际社会不断宣告‘走向法制’、‘以人为本’、‘和谐社会’这样一个大环境下,这无疑是无论对中国法制还是基本人权,都是极大的践踏和嘲弄,我觉得整个国际社会是不能接受的。

尤其是高智晟从2009年2月被任意失踪,到现在凶多吉少。中国政府不能不使人怀疑,在这背后,对高智晟的生命、人身的安全,作了多少手脚,现在导致突然宣布他‘走失’。

我觉得,全世界有良心的人士、机构、组织等等都有理由要求中国政府作一个详细交代。

同时,中国政府对自己公民从任意被拘禁,到现在强迫失踪,欠了给高智晟家属一个明确交代。

我们从3月份发起一个‘释放高智晟’的网上签名活动,现在已经有来自世界七、八十个国家的十二万多人,都以实名签署关注高智晟安危,希望知道高智晟现在何方。这是我们的请愿。“

*傅希秋先生:高智晟失踪的标志性含义——中国宣称的“法制”纯粹是谎言*

主持人:“高智晟失踪,您觉得对中国人权状况来说,标志性着什么?”

傅希秋:“高智晟这个个案特点,他是个很受人尊重的维权律师,无论是他发表的言论,还是他从事的维权案例,都是在中国现行法律范围内进行活动。本来,应该受到中国当局鼓励,因为旨在推动中国法制和人权进步。就连中国政府自己提出多年的人权纲要,人权甚至入宪。但是,连这样一个在法制轨道里维护中国法制和中国公民基本尊严的人权律师,从他失去执照到多次被抓捕判刑,甚至受极其严厉的酷刑,到现在强迫失踪,甚至有可能被强迫死亡……这样的一个事实,我觉得非常有标志性含义,那就是中国政府所宣称的‘法制’纯粹是个谎言,对人权的‘保护’也是个粉饰而已。”

*傅希秋先生:高智晟事件——中国公权力黑社会化标志,是国际社会清醒的时候了*

傅希秋先生认为国际社会应该清醒,他说“我觉得,这是促使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自由社会的商界领袖们到了清醒的时候了。最近这两天Google 公司终于清醒过来,表示宁愿丧失商业机会,而不愿意丧失基本的商业道德和人的尊严。对中国政府的强迫信息过滤和极大的个人隐私的侵犯说‘不’,这是非常好的榜样。说明中国现政府的这些两面手法和对人权的践踏,已经不得人心,并且使国际社会应清醒过来。

如果中国政府继续拒绝交代高智晟被强迫失踪事实,将极大动摇中国人民对中国法制前途和人权保护的信心。我想,整个国际社会都会有这种反应。从长远来讲,中国整个执政当局将面临更大打击。

我们还会继续从各个角度推动中国政府交代高智晟下落。

这两天,无论美国政府还是其它一些西方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也表达过这个立场,所有人都感到非常震惊,非常难过。

今天美国参议院政府国会中国工作委员会主席也已经被告知此事,他的反应是非常伤心和非常愤怒。

我想高智晟事件可以说是代表整个中国公权力黑社会化的重要标志。“

*耿和:我怀疑中共作恶事,担心高智晟的生命安全*

美东时间1月14日早、晚我多次拨打高智义家电话,仍是接线员声音:“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内。”

14日晚七点半我再次打电话给耿和。

主持人:“我连续两天给高智义家打电话,对方接线员都说‘电话不在服务区内’,高智义家电话是座机吧?”

耿和:“座机。”

主持人:“座机怎么还有不在服务区内的问题呢?”

耿和:“我也不懂。我今天从两点钟给他打,到现在也打不通,我也很着急,就是个女的声音说‘不在服务区’。在这之前我有七、八天没给他打电话了。他是12月20日左右去北京的。”

主持人:“高智义给你讲过警方说高智晟走失了吗?”

耿和:“他没给我讲。我跟他大哥沟通不多,因为他说话我听不明白。我问他,他就说‘你在那儿好好带好孩子,有老高的消息我们就跟你讲’。”

听高智义先生转述警方说‘高智晟走失’的消息,耿和表示:“大哥(从北京)回老家以后,我问他,他说第一天到公安局信访办,他们没有答复。在那儿待了两天,等着不走。到了下午,那人回答,你到新疆找去吧。他大哥就回来了。我也没多想这句话,因为这些人都是胡说八道。他大哥有时给警方打电话,有一次他们还说‘如果他(高智晟)要在你们陕北老家,你给我们报告’,他大哥说‘你说的这是屁话’。所以我也没想那么多。”

现在维权人士都有消息,不管是刘晓波、胡佳、陈光诚等等都有消息,唯独我的先生没有消息。我精神上一直是高度紧张着,我就怀疑中共要做什么恶事,担心他的生命安全,哪有没有消息的?家人都不知道?哪有?

要是他在监狱里边,让他大哥看一下,我放心了;要是在家里边,他大哥看一下也放心了。都没有。他在哪里?你们为什么不说?所以我一直要求(当局给答复),我一直担心他的生命安全。

打电话到他山东姐姐那儿,她也不太知道,我也没敢跟她讲,怕她着急。我就浅浅地问了一下‘大哥的电话咋打不通?’,她说‘不知道’,我也没敢多说。“

主持人:“你有村里别人的电话吗?先把高智义先生现在是不是平安搞清楚。”

耿和:“没有。高智晟他妹妹也病重,不知道老高的事,不能讲,全家都瞒着他妹妹。”

*耿和:当局严格监管下,高智晟不可能“走失”,当局必须回答问题,希望国际社会关注*

耿和得知美联社14日报道,高智义说北京警方告诉他高智晟2009年9月25日走失。耿和说:“我感到非常震惊,因为自从去年2月高律师从家里被绑架走,我们就失去了他所有消息。我和格格还有天宇我们娘三个日夜盼望高律师的消息。

肯定地说,高律师就是我们的精神支柱,也是我们的生活希望。中国当局不能就用‘走失’来搪塞高律师的下落,人是他们抓走关起来的。

2月4日十几个警察,有北京市公安局、榆林市公安局、当地公安局联合抓走的,高律师他怎么可能‘走失’?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高律师已经摆脱了中共的监控,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一点消息?难道也不跟我们联系?不跟他家人联系?

所以我觉得中国当局在里面作了手脚。中国当局必须解释,高律师‘走失’前,他们对高律师做了什么?‘走失’后,他们又做了些什么?事情的经过和细节是什么?高律师的身体怎样?为什么不让他与家人联系?在中共严格监管下,他怎么能够‘走失’?他脑子有问题吗?不认路吗?不识字吗?不会说话吗?真要是‘走失’了,是中共对他做了些什么?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中共必须回答的问题。

我认为,高律师是为了中国的人权和自由而坐牢和受到残酷折磨的,我们家庭的不幸都是中共强加于我们的。我呼吁国际社会、媒体能持续关注高律师的下落和生命安危。我也希望美国政府能够继续向中国当局施加压力,期待能和我们有沟通的情况。“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