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在谈论中国的崛起、中国的军事力量、中国的GDP、中国的出口称冠全球等等。按理说中国的掌权者中共应该信心饱满、从容不迫地回应种种的批评、指责和挑战,然而事实正好相反。中共面对批评、指责和挑战,处处表现出紧张、表现出八公山上草木皆兵的恐慌。

2010-01-15

刘晓波一介书生,会同一些学者文人,写了几条宪政框架。你中共不听也罢了,却立马把人抓了起来。经过一年的折腾,不顾国内外强烈的指责,将刘晓波重判11年,为什么呢?是因为虚弱、怕。怕学者文人都跟着学样,谈宪政、对共产党指指点点。所以要杀一儆佰,要让学者文人学乖一点儿,别再说三道四。

再说南京大学副教授、原民主同盟成员郭泉,突然搞起政治,并且宣称组成了新民党,并且自称当了主席。这在民主国家里,最多只是个笑话,通常就是无人问津、自生自灭。但中共却如临大敌、大动干戈,把郭泉抓起来,重判了10年。为什么呢?还是因为虚弱、怕。

虽然中共号称有七千万党员,但是这些党员不是以理念和理想混织在一起的,而是因为权力主导的利益而捆绑在一起的。如果一旦有另一个政党出现、有另一种选择成为可能,这七千万党员顷刻间就会做鸟兽散,能不怕吗?

还有上海居民冯正虎正常出国,但正常回国却多次被拒国门之外。最后滞留在日本成田机场的国际空间,即不进日本也回不了中国,已经六十多天了。中共拿不出任何理由来说明为什么拒绝一个中国公民回国。说到底,还是因为虚弱、怕。

据了解,冯正虎先生在上海为弱势群体维权,奔走呼号、很有一些影响力。目前,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看看中共能拿出什么理由来解释、能拿出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难题。我以为中共让冯正虎回国是唯一的解决办法,越快越好。

没错,中国是越来越强盛,但中共却越来越虚弱了。中共的惊慌反应不会有效果。重判刘晓波起不到杀一儆佰的作用,《零八宪章》的许多联署人主动投案自首,要求同罪,中共却不敢接案。重判郭泉也不会阻挡中国出现反对党的必然趋势。中共党内的有识之士也心智独明、开放敢进,实现宪政民主是早晚的事。

中国尽快完成民主转型的最佳办法,就是社会各个阶层的力量,在一面反对党的旗帜下结集起来。在我看来,最好的一面旗帜就是中国民主党。当各界人士都敢于公开说“我是民主党人”的时候,一党专政就结束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