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博讯新闻网报道,胡绩伟等几位中共老党员最近对刘晓波案的定罪依据提出质疑;他们说,北京市法院有关刘晓波的主要罪证是他提出“‘联邦共和国’的口号”的指责是颠倒黑白。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10-01-17

曾经担任过《人民日报》社社长等要职的胡绩伟等几位中共老党员最近在一封信中表示,“联邦共和国”是中共二大提出、中共七大重申、使中共赢得政权的正确口号;把这个口号作为刘晓波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主要罪证是不懂党史、制造冤假错案。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原所长严家祺表示,胡绩伟等人的意见是正确的。他说,刘晓波所认同的“联邦共和国”的提法为中国的和平统一和政治改革指出了方向:

“可以这么看,邓小平在八十年代提出‘一国两制’,后来香港的回归就已这样做了,但是中国的宪法里面也没有这样的概念。所以实际上提出这种想法,把它推进,本身是件好事。刘晓波以及《零八宪章》提出这‘联邦共和’,实际上代表了中国怎么样实现两岸的和平统一,指出了一个基本的方向。而且作为一个中国政治改革的方向也是正确的。”

这位学者表示,把“联邦共和国”当成错误提法,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局已经把作为中共三大法宝之一的“统一战线”思想抛到脑后:

“新的一代领导人看起来完全是忘掉了毛泽东以及邓小平早期的一些所谓统战的这种想法。共产党本来手上有三大法宝,这个法宝看起来现在完全不要了。统战部的工作实际上已经停止下来了。所以这样做说明它的危机非常严重了。那这个是预示着中国看起来有一种大的问题会产生,而且党内的矛盾也会激化起来。”

严家祺表示,当局面对激化的社会矛盾找不到解决办法,只好加强对刘晓波等异议人士的镇压:

“在中国的两极分化、贫富悬殊以及中国的非常严重的贪污腐败,实际上找不到一个解决办法。民众中间的抗议活动以及维权运动越来越激烈。在这个情况下,共产党找不到一个出路,只能够加强镇压。”

旅美权益活跃人士刘念春说:

“它对外呢,象对刘晓波、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采取的措施比以前都是要严厉得多。它之所以这么严厉和它党内的斗争它觉得越来越不可控制。另外一方面,底下的维权案件越来越多。在他们心目中也已经不可控制了。这两方面不可控制它觉得唯有提高镇压度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刘念春说,当局非法重判刘晓波,是因为刘晓波发起对08宪章的联署在他们看来是必须加以制裁的“潜在的组织行为”:

“《零八宪章》的联署方式等于把一批人、一大批人都联系在一起了。在共产党心目中这是潜在的组织行为。这种组织行为呢,它认为要不采取严厉措施,到时就没法儿控制局面。它说‘联邦共和国’,那只不过是一个说辞。”

原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严家祺说,刘晓波没有任何罪过,反抗世界潮流的人把刘晓波当成了替罪羊:

“刘晓波没有任何罪。从1989年到现在他的所有做法都是完全符合中国的宪法等法律的。而且《零八宪章》不是刘晓波一个人参与起草出来的,有很多很多人参与起草。实际上也是对中国今后怎么样走向民主指出了一条基本道路。这一点就是对一些反抗这个世界潮流的那些人来讲就非常害怕。那怎么办呢?就寻找借口,就找到刘晓波身上去了。其实这个实际上是反对中国进行民主改革的一个做法。”

胡绩伟等人呼吁当局“重新审查北京市法院关于刘晓波案定罪依据的合法性问题”。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