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忌日五周年,曾任他秘书的鲍彤、天安门母亲等异议人士被阻止前往悼念。与此同时,大量各地访民前往富强胡同。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报道。

2010-01-18

下载视频文件

周日是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去世五周年忌日,他在北京的故居富强胡同六号照旧对所有祭奠者打开大门,而家门口和胡同附近的马路都由警察和警车戒备。当天有超过两百人陆续前往悼念。

曾在赵紫阳时代任职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的俞梅荪,每年忌日都前往富强胡同悼念,他说:“昨天去的人不少,可能超过两百人,上午的时候外面两头的警察挺多的。去的人一是赵紫阳身边的工作人员,也包括我,每年去一去;其次是他老同志的子女们;主要今年访民不少,一拨一拨的,访民就是人民呀!人民向着他,这是很令人感动的。”

一名周日前往赵家的河南访民李春霞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因为赵紫阳先生替人民说话,然后被软禁十六年,他是中国最大的冤案,他的冤案能够平反,我们的小冤才有希望平反。”

与此同时,赵紫阳老部下鲍彤、因六四命运相连的天安门母亲、以及一众民主人士李海、齐志勇等都被以各种形式阻止前往悼念。

赵紫阳前秘书鲍彤在五年前赵去世后与老伴前往致哀遭到警察暴力阻挡,老伴更受伤骨折。今年他重新提出要往富强胡同纪念被拒绝。鲍彤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第二、三、四年他们不愿意我去,我容忍他们。今年我想,这没有必要。这次我主动通知有关部门说我想去,我说你们不放心可以跟着去,我不会去发表演说,或煽动什么,只是去纪念前中共总书记、国务院前总理。他们请示过后说不能去。我说这可是你们主动制造负面消息。”

鲍彤:“这件事情本身就证明赵紫阳确实是国家囚徒,尽管没有司法机关做出这样的判决。如果紫阳的忌日禁止公民去纪念,那么就是说紫阳今天依然是使他们感到恐惧的威胁,心虚不能面对。紫阳去世已经五周年,还不准他的亲戚朋友充分用自己的行动表达哀思。除了对我,还有其他公民采取同样手段,剥夺人身自由,禁止他们到富强胡同六号,这也是没有任何道理的,难道现在又像二十年前一样,北京局部地区戒严了么?难道富强胡同戒严了么?为什么不准老百姓去?”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徐珏、丁子霖从上周中期开始陆续被公安及国安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控,直到周一才解除,她们发表声明谴责当局所为。

丁子霖周一对本台记者说:“我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去赵家不过是带去一束鲜花。赵紫阳的遗骨还放在家里,我孩子的遗骨也是,这命运都是共产党一手强权造成的,不给我们公道现在没办法入土!所以这次真的非常伤心非常气愤,我说你可以以强制把我们关在家里,用强权挡住我们前往赵家拜祭的脚步,你可以今年不让紫阳先生灵前出现天安门母亲献的鲜花,但你阻挡不住我们的心声、抹不去我们对紫阳先生的那份敬意。”

丁子霖回忆四年前第一次成功前往祭奠赵紫阳是与刘晓波同行,今年刘晓波不但人在狱中,对他的重判更成为国安人员阻止祭奠赵紫阳时所说的敏感因素之一,她说:“理由是五周年拜祭人多、媒体去的多,所以我不能去。后来面谈又补充一个理由说,最近事情太多,刘晓波刚判,紧接着赵老先生又正好五周年,挨得太近了。他们无论在电话里还是在我家都不敢说赵紫阳三个字。我说这一桩桩是谁造成的?你们什么都怕,就因为亏心事缺德事做得太多了,你怕老百姓、怕赵紫阳、怕六四难属、怕六四亡灵……”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