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这两天又发生了咄咄怪事,1月16日上午,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假重庆大学和来自全市27所高校的近300名学生代表见面,与其展开了思想交流活动。我想,能说会道的薄熙来搞这套对话把戏是他的强项,而且年轻人涉世不深,容易迷信,也好忽悠,再加上薄熙来举止洒脱,能言善辩,估计能迷倒一大批学生,然后再利用“校园娇子”的嘴吧,去为他广泛做宣传,那么关于重庆打黑变“黑打”的指责就烟消云散了。不过,此间身心焦虑的薄书记,得意忘形之际讲错了一句话,暴露了他和胡温为代表的党中央的矛盾,这事可并非小事!

2010-01-25

薄熙来说:“有些人埋怨我们”打黑“,就像《愚公移山》中的”智叟“那样,自己不干事,对人民群众拥护的事,又酸溜溜地说三道四,东拉西扯。”这段话说明薄熙来一惯搞愚民政策,操控重庆媒体,但自已的信息还相当灵通,他可能有特殊的途径,可以看到海外舆论对他的批评,问题是他并不接受,反倒把我这样的人比喻成了“智叟”,这且不论。接着薄熙来表示,党和政府必须头脑清醒,坚定不移地把打黑除恶进行到底。显然,薄熙来反驳的人不是我等小人物,他当年能把我投入监狱,就说明他很有实力。既使我移居海外,可以大声地当“智叟”,他也不在乎,那么他在会见大学生之时,要回击的是什么人呢?换言之,他在乎谁呢?以上这番讲话已活脱脱地合盘托出:党和政府!

那么谁能代表党和政府呢?当然是胡温了!这就有力地说明了,去年初他和王立军搞的运动式打黑除恶,最初胡锦涛可能要利用他牵制习近平,故一度鼎力支持,否则不会让公安局长王立军兼任武警总队一把手,后来他打出了“自杀官员乌小青”,和“眨眼律师李庄”,所以暴露了内斗的本质,不仅招来社会精英的谴责,而且也使普通百姓如梦初醒,于是中共高层转变了看法,很可能对他提出了批评,这就是他讲的“说三道四,东拉西扯”,究竟“说了”“扯了”什么呢?这就是:他的“戴笠”王立军打黑起家是为李鹏报仇,是他通过抓捕文强向贺国强,汪洋以至胡温施压,以便双方达成肮脏交易,当然,也扯了他和太太谷开来以权谋私赚大钱的贪腐案,等等。薄熙来不要忘记,他手中大权在握,老百姓议论一下也是应当的,假如政治局里确有批评声音,说明群众的看法还能真实地下传上达,这告诫他,可别把他人都当成傻子忽悠!

问题是,为什么他敢在重庆的报纸上公开批评党和政府,并不点名地指责胡温“说三道四,东拉西扯”?这是党内民主,造成了百家争鸣的局面吗?还是中共中央总书记至高无上的权威已经弱化,地方群雄并起?显然如是前者,就不会出现沸沸扬扬的谷歌事件,刘晓波就不会身陷囹圄,只有一种可能,薄熙来内斗失败,重庆打黑倍受指责,中央高层已达成共识,转向力挺汪洋,故舆论高调肯定广东;为防止薄熙来兵变,胡温先把武警总队政委易人,近日又任名王廷彦为重庆公安局副局长,等等,但中共太子党薄熙来并不示弱,他伏隅顽抗,大造舆论,上述表白和反驳,既是他最后的悲鸣!

现在看来,薄熙来在千方百计争取民心,而“89民运”和“六四事件”证明,大学生最便于被政客利用和出卖,这次对话就是一次演练,不然,精明的薄熙来绝对不会下如此大的工夫,去鼓动他们,和党中央对抗。所以他把重庆大学生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在上述报道中,记者列举了一些社会热点新闻,比如,中央政法三机关界定黑社会组织四特征,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受贿、贪污案开庭,重庆规定法院领导配偶子女不能当律师,贵州关岭民警处警中使用枪支致2人死亡,等等,然后,西南政法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姚一博抢到了发言权:“平安重庆是根本,我们希望打黑除恶一定要坚持下去!”薄熙来问大家:“政府打黑除恶,你们赞成不赞成?”全场300位同学声音响亮有力地回答:赞成!在这里,薄熙来不仅得了健忘症,还偷换了概念,刚才他还指责党和政府,现在立即翻脸不认了,他改口又说“政府打黑除恶”!这不是自相矛盾吗?细想也是,前者是指胡温代表的上面,后者讲的是他自已代表的下面,而善于狡辩的薄熙来,绝对不会具体谈某一个问题,比如他要求重庆法院的领导配偶子女不能当律师,请问:90年代初他当大连市长,他为何让太太谷开来在大连办律师事务所?他领导的报纸批评李庄代理龚刚模案,收了律师费120万。请问,谷开来律师事务所收费何时低于了人民币120万?!……可怜的富有激情的大学生,斗不过老谋深算的薄熙来,他用避重就轻,避实就虚的障眼法,把孩子们骗了!

薄熙来最后杀气腾腾地说,一个地方的发展必须有正气。“打黑除恶”就是树正气,让老百姓安居乐业。如果一个地方路霸、肉霸、车霸、矿霸……猖獗,那老百姓还怎么过日子?他们大多数都是小家小户,居家过日子不容易,如果再遇到这样那样的干扰,老百姓的生活就会更困难。我们党和政府必须主持公道,为老百姓提供一个安全的、有保障的生活环境。听听!薄熙来多亲民!多正直!这话讲得多漂亮啊!但有两点大学生没注意,也不知道,一是他强调“地方的发展”和“地方的正气”,其用意是中央不正,中央不支持他反贪打黑,说三道四,更不公平,唯有他领导下的重庆地方政府才正,只有他在真抓实干,但我做为一个在大连生活了半个世纪的人,我知道大连的黑社会头子,即他所说的车霸,路霸,肉霸,矿霸,无一不在薄熙来及其党羽下长大,比如,他打垮了重庆的“米老鼠”,而大连同名的黑老大“米老鼠”却安然无恙地在他的保护伞下存在了十几年,董海波,邹显卫,李永建等人,哪一个和他没有联系?二是,他假装为弱势群体着想,为老百姓谋福利,实际上他只为权贵资本家和自已打算,他把两个儿子送到美国和英国读书,单是瓜瓜读哈罗公学一个学期的费用就是316,335,69人民币,他为什么不叫孩子去大西北创业?他为何不挤点学费帮帮重庆读不起书的小学生?他至今独占大连市西岗区长江路598号大楼28层南向三套公寓,而此楼所在地的九三社区的工作人员晓曹,连政府提供的廉租房都买不起,此外,他还占据大连海边付家庄仲夏花圆豪华别墅一套,与北京亚运村高档公寓一套,等等……就是这样一个表里不一,贪婪狂妄,阴阳怪气的政治骗子,能真心地为老百姓主持公道和服务吗?

总之,嗅觉灵敏的薄熙来,看到中南海的波飞浪卷和形势逼人,看到了海外舆论的压力和大连官场的山雨欲来,他知道老巢一旦失守,大连的“米老鼠”等黑老大就要从地洞里爬出来,象龚刚模一样咬他和谷开来遍体鳞伤,真是岌岌可危,时不我待,老爹已死,江泽民李鹏自顾不暇,他只有抓紧时间,忽悠百姓,争取民意,以便让胡温碍于舆论放他一马,但似乎一切都晚了,他自已不仅贪腐惊人,借打黑树敌太多,而且如今方寸乱了,又把中南海的“党和政府”公开卖了,难道还有退路吗?

2010年1月20日于多伦多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