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否决由社民联黄毓民提出的要求北京释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动议。独立中文笔会的秘书长旅居瑞典的张裕表示,希望各方面施压能促使中国政府收敛对各地的打压活动。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2010-11-03

星期三早上有20名支持者到立法会门外请愿,呼吁让刘晓波回家与妻子刘霞团聚。但在立法会大厅里,黄毓民提出动议时,一度因议员人数不足需暂停会议。发言的主要为泛民议员,其他党派只有少数出席,特区政府一如对待平反六四动议,並没通知立法会派出官员发言,也没有官员出席。

公民党成员吴霭仪在发言时表示:“如果刘晓波只是得到诺贝尔和平奖,我吴霭仪都不会讲太多,但是,当中国政府不仅讲刘晓波是罪犯不应该给这个奖,还要软禁他的妻子刘霞,让她不能去领奖;还要去说人家诺贝尔和平奖的委员会是应该受到挪威政府的控制,不颁发这个奖去得罪中国,在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再不走出来说话,就是非常不对。”

其他发言的有议员梁国雄、张文光等多人。梁国雄表示:“我只想问一个问题,刘晓波先生发起的零八宪章只不过是希望中国政府根据中国的宪法给中国人民一个权力,我希望大家明白刘晓波所作的都是中国人民由满清之后都希望得到的民主自由的事业,他的被捕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刘霞受到的迫害也决不能容忍,希望中共结束一党专政。”

而公民党梁家杰和陈淑莊宣读了刘晓波最后所写的文章题为,《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希望刘晓波的感言能够永远留在议会的会议记录中。文章中刘晓波重申自己无罪,也无悔自己的选择,相信中国的政治会进步,乐观的期待着明天,期待自己会是绵绵不绝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此外还表达了他对妻子刘霞的感激和爱。

而议员张文光在谈到香港特区政府对刘晓波获奖的表态时说:“特区政府曾经冷淡对待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对于高锟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就热烈庆祝,对于刘晓波得诺贝尔和平奖沉默无声不予置评,就好像今天刘晓波辩论,特区官员全部隐形,就像六四辩论一样,仿佛刘晓波不是中国人,仿佛和平奖是大逆不道,为什么同是诺贝尔奖,得奖者同是中国人,特区政府的态度会有天壤之别?”

身在瑞典的独立中文笔会张裕对本台表示:“我们笔会刚刚在讨论起草一个声明,希望各方面施加压力。刘晓波获奖后,看到言论自由,人权状况越来越恶化,打击越来越重,趋势好像没有改变,希望通过舆论,各方面等压力使中国至少收敛一点,不再继续下去。联系到这个角度来看,香港的这个提议当然也是朝着这个方面努力。”

议员李卓人透露,達賴喇嘛早前已接触他们并表明支持立场,又将他與其他和平奖得主联署信交给支联会,內容是要求全球领袖向北京施压释放刘晓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