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备受海内外关注的中国异议维权人士案件同期宣判。一审被判十一年的北京学者刘晓波案件将于本周四开庭宣布终审判决。同样被以煽动颠覆罪起诉的四川维权人士谭作人,本周二一审宣判前辩护律师无法成功会见;而另一位曾经批评四川地震豆腐渣校舍问题的黄琦已经被秘密终审宣判等候送监服刑。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02-08

起草零八宪章被捕的北京作家刘晓波,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审判刑十一年后上诉,他的辩护律师尚宝军周一收到法院电话通知,二审将于本周四上午9点在北京市高院第三法庭宣判,法庭容许两名家人出席。尚律师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五点多打电话给我说周四宣判,然后问家属有没有要旁听的,给了我两个名额。”

记者:只有两个?其他人能旁听么?

尚律师:理论上是公开宣判,应该可以的。但是,就像一审时一样,事实上其他的人是进不去的。

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将会与弟弟刘晖出席听判决,刘霞说:“只是我和我弟弟两个可以去。说到期望,我还是没有,能开庭我已经很意外了,原来跟律师说不开庭(宣判)的,现在想到能见到晓波还是有点高兴的。”

曾因八九学运坐牢的北京学者刘晓波在2009年圣诞节当天被一审重判后,引起了海内外巨大反响,世界各地有影响力的人士纷纷公开提名或推动刘晓波竞逐诺贝尔和平奖。而众多中共党内老干部也以上书中央及互联网公开信等方式,要求废除对刘晓波的一审非法判决。他的辩护律师尚宝军期待二审最少能够减轻刑罚,但对于各界呼吁有多少会被当局听见及采纳却也没有把握:“期待最少会比一审判决会好一点吧!有点改善。本身这个案子就不是法律问题,都是案外因素在决定结果。但至于我们知道的案外因素如老前辈们的呼吁,能不能影响体制内的人就很难讲,说实话我甚至怀疑法官能不能看到你我看到的这些。”

同样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的四川维权人士谭作人,在被超期羁押多个月后,案件一审于定于本周二上午九点半在成都中院宣判。周一,辩护律师浦志强和夏霖赶至四川,他们下午前往温江看守所要求会见,被所方以时间不够,轮候不到律师会见室为由,无法在宣判前再与谭作人见一面。浦志强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是想了解一下他的心理状态,对事情的看法,党和政府有关部门有没有对他做深入细致的多方面思想工作?但是我们没能轮上,五点钟打道回府,只能明天见了。”

谭作人的辩护律师同样认为本身案件就不是依法办事:“现在关键是只要有法内因素谭作人就能无罪释放,谈不上法外因素强不强的问题了。我一直不放弃期待谭作人回家过年的善良愿望。

四川地震后曾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批评豆腐渣校舍,以及组织志愿者深入灾区调查死难学生,其后被捕的谭作人案件一直受到香港媒体和民间团体的高度关注。有香港市民在网上呼吁周二宣判后遊行到中联办抗仪,届时会以苦行及剃头行动表达不满。

谭作人的妻子王庆华对各界的支持表示感激,同时她期望当局重回法律轨道不要继续错下去:“我很感激和敬佩他们,我本来觉得只是我们家的事情,后来觉得不是我们家的事了!因为这些和我认识的或不认识的媒体朋友,令我觉得很有意义。我期待中国政府按照他们自己定的法制,把没有罪的人放出来,不要再犯错了!”

而另一位曾报道四川地震内情,被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一审判刑三年后上诉的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因二审法院不允许律师复制案卷,并要求原本代理案件的北京律师终止辩护以示抗议。该案二审法定审理期限已过,家人一直没有收到判决,重新委托一名本地律师周一前往要求会见时,被看守所告知法官已经向黄琦本人宣判,案件已宣判,进入下一阶段不准会见,黄琦的妻子曾丽当天告诉本台:“说二审已经判下来了,不容许律师会见了。但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收到法院任何通知,到底哪一天判的?怎么判的?都不给我说,也不知道他们会把他送到哪儿去服刑。而且给二审中院法官打电话,他一直不接我的电话。”

人权网站六四天网负责人,四川维权人士黄琦在四川地震发生后不足一个月内被以涉密抓捕,一审时由于法院阻止,律师不获准查阅复制部分案卷,庭审也是闭门进行。而判决书上披露的所谓的国家机密指的是与地震完全无关的三份国家管控信访工作的指导文件,现在,二审在程序上继续黑箱作业,内中隐情耐人寻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