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谈人:王军涛博士(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主持人:陈奎德;座谈时间:2010年1月28日

2010-02-16

座谈提纲

一、背景

1、奥巴马亚洲行对华的友善姿态

(随着中国近年来的快速发展,美国对中国的重视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奥巴马在韩国乌山美军基地回顾亚洲之行时,就对华关系表示“美中两国的合作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世界更加安全和繁荣”。并且,7天的亚洲行,在中国“调研”就4四天,这充分表明美国十分期待亚洲事务中“中国朋友”角色的出现,美国开始积极探索中国发展经验,重视中国重大关切,学习同中国“商量办大事”,并反复发出“共存”的讯息。)

2、两国集团(G2)“的概念的流传

二、骤起风云

仅仅两个月后,G2就似乎成了笑柄:

·刘晓波被重判

·北京认为压低人民币汇率

·无缝钢管、汽车等倾销与反倾销的商战

·哥本哈根全球气候会议

·对台售武

·谷歌(google.cn)声明撤出中国事件

……

谷歌可能只是今年开出的第一枪,此次冲突不仅事关谷歌,而且“可能影响中美关系。谷歌公开对抗北京是美国人对中国集权政治的忍耐临近极限的预兆,

三、是经济(演变)失败而转向政治?是从内部改变中国失败而退出中国?

“对华政策的基础前提,在于对中国改革是否可能的判断,以前相信经济自由带动政治自由路径,也就是处于对华政策的改革时代,如今破产(陈永苗)”?

经济自由的路径失败了吗?

多数政治学家都承认一个重要的经验事实: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到达一定水平之后,非民主的政体就很难维系,而且民主化转型一旦发生也很难逆转。但这个“一定水平”的指标是多少?最早说是4000美元,后来又说是6000美元(以1992年的美元购买力平价为基准)。

“看到这些国家和印度那样的民主国家的民主决策过程,很多人赞赏中国的那种权威主义所具备的比较迅速的决策能力。不过,那种权威主义的政体也有其自身的缺陷。因为没有法治,也没有选举进行监督,所以其问责,只是面向上面即共产党和党中央,而非面向政府应该为之服务的市民。”)的确,福山相当重视中国三十年来的发展经验,也发现中国政治文明的独特传统及其对亚洲地区现代化发展的深远影响,甚至认为中国模式的特殊性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成为检测其理论的一个重要案例。但是,他至今仍然没有放弃他的一个核心理念:自由主义民主体制之外的现代化模式迟早会面临民主化的压力,会遭遇巨大的困境而难以长期维系。

四、中国——当代经典的法西斯主义

史上第一个非常成熟的法西斯主义。少量的经济自由,没有政治自由,正是法西斯主义。

美国外交政策界对中国改革已经有了一个根本性的判断。麦克·勒丁博士是里根时期的白宫顾问,他在《远东经济评论》2009年5月号撰文《北京拥抱经典法西斯主义》。

“北京体系中正在发生一些事情,似乎已促使中国退出对外接触,变得更加自闭”。

五、中国的民主化已构成了西方国家利益和世界的核心利益

中国把他们统治的模式以及方式方法向外输出到拉丁美洲和非洲、苏丹、津巴布韦等国家,他们像海绵吸水一样地学习采纳中国的模式,我们不希望这个世界变成中国式的独裁统治。

六、起伏不定的中美关系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