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节,江西各级政府与电信部门合作,新推出电话语音拜年方式。节前,江西数十个区、县、市的党政一把手录制好拜年语音电话,在春节期间,电信部门负责将拜年电话陆续打给民众,拜年电话总量达数百万。有关人士认为,官员电话语音拜年,官员掌握着说话的权力,民众只有俯耳倾听的份儿,这样的电话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本台记者高山邀请江西省高安的教师兰洪波和湖北潜江的维权人士姚立法就这一问题进行讨论

2010-02-18

记者:兰洪波先生你是公民见证会江西省的成员。在江西高安这个地方你是不是最近在新春节期间受到当地的一把手贺年的电话,是一种电话录音不是互动的,你觉得这种做法有什么看法?

兰洪波:第一,我从来没有接到过这种电话。当然能接到这种电话的人是很幸运的。我没有接到过这样的电话,说实在话我也不知道这件事。但是如果让我看这件事的话。对了,我插到前面了,你说公民见证会我很遗憾,那个东西可能现在已经没了,被洗掉了。要说这个是半年,半年的话,我们平常半年的话,说实在话都是一种礼貌性的东西。何况那些政客的话,他们变成一个台上握手,台下踢脚。

记者:姚立法先生你怎么看江西省各级政府一把手通过录音电话向老百姓拜年这个做法?

姚立法:没有任何实质意义。因为他这是单向的,当然就是说他做个样子。他所能起到的作用的话就是蒙骗很多对社会认识比较低的部分人,实际上这样的结果浪费纳税人的钱。而且没为纳税人做任何事情。这个目前社会上的矛盾非常尖锐。问题特别的多。民怨的话非常的大。老百姓对社会、对政府极其的不满。他通过这种形式不能起到任何缓解的作用的。

记者:兰洪波先生你觉得见证会这样的监督政府的民间机构,是不是比政府的电话录音、拜年是更有效的一个办法?

兰洪波:别说那个公民见证会,那些官员不是老百姓选出来的吗。他们是怎样出来的?他们也是经过组织出来的。比如那个娄底选一个书记或者怎么样,他也经过一定的所谓的党内程序然后一级一级,好像是选出来的,但是实质上不是选出来的。首先他们选党内的书记他是这样选的,也是上面的头确定了这个人,然后就让下面按照这个目标去做,然后你还是要经过推选所谓的那个投票了,投完了票谈话了。谈话了我有幸地经过一次,很滑稽。就是上面说完了以后,你说就这样子,基本上是不要你说的。他就把给你他要做的事他要说的事说完了,然后就这样了。

记者:姚立法先生,目前中国老百姓监督政府有什么更有效的办法?我们知道这个见证会都不能够存在,那么说老百姓上访也不行,用什么样的途径呢来监督政府呢?

姚立法:首先要解决的一个根本的问题就是说这个政府是老百姓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是民选的政府、是合法的政府,在这个前提下才可能谈监督。因为你不是老百姓的选举的政府,它就不可能接受老百姓的监督。再说的话,江西的基层政府采取这种形式,它的目的是掩人耳目。它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它是一个单向的。当然说到这里的话,就是说老百姓上访的话,有人接待吗?有人解决问题吗?这个完全没有。而且的话呢非常…,比如说刚才也谈到了见证会,见证会是非常善意的,完全没有说要推翻你这个政府。当然在这个权利去谈的话,他们认为这个有一个反对的力量或者甚至是一个敌对的力量。但是呢就是说普通的人,所有的人都认为不是一个反对的力量、不是一个敌对的力量。就说向他提意见的时候,向他建议的时候他们接受吗?他是不可能接受的。首先解决的前提就是说政府它要有它的合法性。它的合法性就是直接选举的或者是间接选举的。就是说人民授权给它了,人民同时就有权利监督它。现在它的权利不是人民授予它的,它不可能接受人民的监督。

记者:兰洪波先生,刚才姚立法先生提到了民选领导,民选当地的一把手可能会是真正有效的监督政府的办法,您怎么看?

兰洪波:我说实在话,我这样看不一定很准确,但是说一点我的看法,老百姓这种意识很差。当他们一遇到问题以后,他们就是通过什么途径来反映呢?群众事件就是现在不是那个一本书可能你们看不到,但是很流行叫《公共危机管理》。党现在就在研究群众事件的平息。前一阵子不是出了很多群众事件吗?就是这样的。我觉得老百姓平时不要求这个那个,但是一旦自己有事了,然后就单个的事情来群体事件。我觉得那些走在前面的那些人是伟大的,也是牺牲了的。

记者:象刘晓波这样的人,你说是吧?

兰洪波:啊,他们是牺牲了的。

记者:姚立法先生,你是一直在观察中国各地的乡村选举的这个状况的,你对中国民选领导从乡镇起步这个前景又是怎么看的呢?

姚立法:目前的这个选举是虚假的、是骗人的、是走过场的。当然就未来的选举当然我们是乐观的。因为整个社会在变。49年之前共产党对国民党所骂的那些说它独裁专制不民主等等。共产党它心里也很清楚,民主还是需要的。法有良法和恶法之分,中国的选举是非常恶的一个法律,当然我们甚至可以把它说成它不仅仅是一个恶法,它是一个邪恶的法律。这个法律的产生的话,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法律,而且几十年来还能照样在没有改变。但是这个背后的话,实质的东西就是目前的中国的话,它是一个集权的统治和民主的政府它是一个对立的两种制度,不可能在集权统治下有一个民主的空间。当然过程我们不希望很漫长。但是现在根据我们的判断,这个八载最多不超过二十多年吧。中国变化当然会有质的变化,当然这个变化不是等来的,是我们方方面面的人在努力。

以上是在江西高安的兰洪波和在湖北潜江的姚立法讨论江西省官员用录音电话给群众拜年的话题。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