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宝的首次美国之行,最大的特点之一大讲自家历史,并由小家不幸引申到祖国的悲剧——亡国奴的历史和大陆台湾的分裂现状,高调抒发乡情和乡愁,想在晓之以理之外,更动之以情。

温家宝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欢迎宴会的演讲,再次以家史家母作为开场白:“我是很普通的人。母亲从小就教育我,对人要真实、真情、真挚、真切。一个人如果做到‘四真’就达到很高的境界。我想以这样的精神来与在座的朋友们对话。”如此煽情的言辞,在中共历任高官的外交历史中,还不多见。

然而,中共各大媒体对温家宝访美的报道,却为党权利益至上而刻意隐瞒。党的喉舌只讲美国政要和媒体如何盛赞温家宝,温的首次美国行取得了多么大的成果,而对任何负面的消息,哪怕是全世界都在谈论的中立性消息,只要中共认为与己不利,就要隐瞒。比如,只报道布什总统对中美关系的肯定,而不报道布什对中国的警告:“中国在经济自由方面的进展,令人有理由寄望中国的社会、政治以及宗教自由亦会同步进展。只有在拥有能与经济自由化相匹敌的更大个人和政治自由后,中国的尊严始能获得确保。”只报道被组织的在美华人如何欢迎温家宝,而不提任何抗议性活动。甚至,在报道温、布会见记者的新闻时,布什明明讲到美国政府将恪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美国的‘台湾关系法’”,而央视的报道则只有“三个公报”而不提“台湾关系法”。

我这个年龄的中国人,大都熟悉一首名叫〈唱支山歌给党听〉的流行歌,其中最著名的歌词是“母亲只生下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按照中共灌输的意识形态传统,中国人都有两个母亲,一个是私人性的生身之母:自家的母亲;一个是公共性的养育之母:大家的母亲祖国。祖国母亲又被定义中共政权,进而再被定义为党和党魁。渺小的个人、家庭和血缘亲情被淹没在祖国、党和党魁的高大身影之下,变成灵魂深处的魔鬼,需要用“狠斗私字一闪念”的灵魂革命来消灭之。在极端毛泽东时代,整齐划一的公共领域完全代替了多元化的私人领域,公共妈妈随之取代了私人妈妈,也就是党妈妈取代了亲妈妈,每个人的爱首先要献给祖国、党和党魁。甚至为了党妈妈的利益而出卖、背叛、诅咒、批判、揪斗亲妈妈,多少血缘亲情因党妈妈的冷酷无情号召而破碎成血淋淋的记忆。

改革以来,尽管回归私人领域的步伐不断加快,亲妈妈重新确立了在私人生活中的地位,但在公共领域内,党权至上的体制没有根本改变,祖国母亲仍然具有高于自家母亲的地位,母亲打错儿子,儿子必须原谅的观念,仍然是被制度所鼓励的行为模式。

虽然,温家宝作为一国总理进行外交访问,他在公开场合的一举一动都是公共行为,他也自觉地把小我融于大我之中,在演讲中屡次把自家母亲及其悲惨家史与祖国母亲的苦难史联系起来,让血缘亲情服务于祖国母亲的利益。本来,温家宝这样做,非但无可非议,反而值得肯定。因为,作为党的高官和国家总理,在国事活动中把党和祖国的利益置于首位,乃是温家宝的职责所在,如果要做的圆满,二者必须保持一致。

然而,温家宝按照自家母亲所教诲的四真原则来为人做事,而他的祖国母亲却在报道他的访美行程时,遵循着隐瞒歪曲和断章取义的不真原则,温家宝家母的煽情四真和党妈妈喉舌的冷酷不真之间的对比,使温家宝在家母引导下的真情之旅,被祖国的党母变成了对内宣传的虚假之旅。

温家宝想用家母的真情打动美国人,他背后的党母却在用隐瞒欺骗中国人。只是不知道,温总理看到中央电视台的报道后,是否会为家母、为自己、为祖国母亲暗自悲哀?

2003年12月11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