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往的外交场合,中共高官一谈到经济问题,一定要高调宣示中国经济一枝独秀的政绩,强调中国大市场的挡不住的吸引力;近年来,中共的御用智囊们也不断宣称:中国将在十年、二十年内赶上中等发达国家,赶超美国也至多用五十年。其雄心壮志已经接近大跃进时期的赶英超美论。而对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的中美经贸冲突,温家宝的温和低调比之于朱镕基的消气外交有过之而无不及。

温家宝先以做保证的口气说:“我首先要告诉诸位,我这次是为了寻求友谊与合作而来,不是来打‘贸易战’的。”他强调“和则两利,斗则俱伤”,甚至说:“我们不会也不应该因为任何意见和分歧,撕断我们友谊的纽带。”接着他一反中共高官和御用智囊的赶超高调,破例谈及中美之间的巨大差距和中国的落后:中国的“人口太多……生产力还很落后……多么大的经济总量,除以十三亿,都会变得很小。”“中国的经济总量只相当于美国的九分之一,人均GDP只相当于美国的三十分之一。中国要赶上中等发达国家要用50年,要赶上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可能还要100年。”他甚至用动之以情的表达方式来要求美国在贸易上不要苛求中国,比如,他讲到美国商业部长保留的中国贫困地区的照片,并用“你们难以想象”、“多么繁重”这类表达。

表面上,这样的演讲显示温家宝一贯的务实作风,而骨子里,不过是以党权利益为核心的外交策略而已。

首先,众所周知,六四以来,无论对内对外,中共维持政权稳定的最大王牌,除了经济高增长之外,再无其它。保持住经济高增长,对内,可以作为收买民意的政绩合法性的支柱;对外,可以作为弥补道义劣势的行贿手段,用经济利益交换政治利益,已经成为中共缓和来自主流社会的政治压力的惯用手段,北京政权展示着巨大的市场,摇晃着丰厚定单,周旋于国际社会之间,足以让西方国家在政治问题上闭嘴。

其次,中美贸易冲突,无论从双方的实际利益的损益上讲,还是从WTO的游戏规则上讲,中方理亏而美方理壮,美国对中国的巨大逆差,中国市场的权力化特征,都是美方指责中方的理由。加上美国的总统选战已经开始,布什政府的对手又在对华贸易上大做文章,中国只有给美国足够的安抚,经贸冲突才有可能缓解。

再次,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在中国经济的国际依存度日益加深、外贸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高达40%的情况下,中美的经贸关系一旦激化,将直接有损于中共的经济高增长,也就等于有损于现政权的最大利益──维持稳定。

最后,以往,中美之间的分歧,往往集中在政治问题上,而中美都强调双方经贸关系的重要性,也都用经济手段制约对方:中共用经济手段化解来自美国的政治压力,而美国用经济手段对中国施加政治压力,人权与贸易是否脱钩,曾经是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之一,直到克林顿政府晚期才解决。现在,两国冲突由政治转向了经济,弄不好,好容易得到的经济与人权的脱钩,很可能再次以某种方式挂上,中共太不愿意让美国再回到挂钩的时代,那就将给中共统治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所以,温家宝一再强调不要把“经贸问题政治化”。

在中美关系上,凡是对现政权的核心利益没有即时威胁的问题,北京反而喜欢高调飞扬;而在那些立竿见影的利益关系上,北京则一向低调务实。由此,我们也能透视出中共政权的一贯本质:毛泽东时代也好,邓、江、胡时代也罢,党权利益永远高出其它一切利益,民族利益和人民利益不过是冠冕堂皇假面。

【大纪元12月11日讯】

12/11/2003 2:28:39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