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曾多次表示,各地开展的“扫黄打非”活动主要是打击淫秽色情出版物或信息。吉林省吉林市有关当地“扫黄打非”活动的报道表明,这个活动的实质其实是打击“政治性非法出版物”。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有详细报道

2010-03-01

吉林市新闻出版局2009年在扫黄打非活动中,重点打击了四类“政治非法出版物”。这四类分别是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类的出版物,攻击党的政策类的出版物,煽动民族分裂以及政治性盗版出版物。这一消息是维权网的信息员在吉林市政府官方网站报道中看到的。曾在吉林省柳河县担任村长的项守信先生曾多次致信中国领导人胡锦涛,要求惩治当地村干部的腐败问题。项守信先生表示,他自己的两个博客都受到封锁干扰,官方所谓的扫黄打非的一个目的其实是封锁新闻出版言论自由:

“我用电脑也给胡锦涛写公开信,是用两个博客写的,一个上一个没了,第二个呢锁在那旮得了,你根本上不上。”

2008年底和2009年初,中国独立知识分子刘晓波等人发起《零八宪章》签名活动,刘晓波后来被捕,并被判刑11年。从吉林市官方报道来看,当地2009年“扫黄打非”活动中封堵的出版物里,至少有两本与零八宪章或刘晓波有关,一本是《胡锦涛与刘晓波的对峙》,另一本是美国华盛顿的民间组织劳改基金会出版的《零八宪章与中国变革》。劳改基金会创办人吴弘达先生说:

“今天整个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已经失去了前途,这是个最重要的问题。所以这种现象凸显出来的话是一个政权不稳定的一个预兆。尽管它说我们需要对这个问题进行一定镇压或者怎么样,其实《零八宪章》也不是那么彻底性、完全地谈到一个政治纲领,这样的一个东西,还有很多的缺点。但是不管怎么样它是要比现在的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要往前走了很大的一步,但是中国也不能容忍。

吉林市官方的报道说,吉林市新闻出版局封堵政治性非法出版物,是为了落实国家和省的文件要求,为中国60年大庆营造良好政治气氛。原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表示,中国各地扫黄打非活动都是如此,他自己在香港出版的《百年祸国》、《呼唤自由》等书籍也不能在家中保存:

“现在在收紧,大陆居民很想看到一些有不同观点、立场的书籍。有的人专门跑到香港去,就是去买书的。有这个需求当然市场上市就就会出现一些盗版的书,过去在书摊上卖了。你象《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晚上有时候就可以买到。现在根本买不到了。据说上面有一个说法,就叫‘抓住以后就叫他倾家荡产’。我自己的书在香港出的,他们拿过来十几本放到家里。后来去年来抄我家的时候就全部抄走了。”

吉林市“扫黄打非”活动除了封堵了有关赵紫阳和零八宪章的政治性出版物以外,还封堵了有关新疆7.5事件、西藏3.14事件以及达赖喇嘛的光盘或书籍。黑龙江自由撰稿人廖诚先生表示:

“专制政府扫黄打非那个事情,主要就是对民主的萌芽,对社会实际上执政党的危机这一块,它越感到危机它越需要保护,就越需要打击异见人士,借扫黄打非之名,实质就是打击异见,为了维护这种假和谐。”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