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笔会及多个分会周二分别发表声明,抗议中国当局阻止廖亦武出国以及判处谭作人,对中国作家因行使受国际法保障的言论表达权而受到处罚和限制的现状表示关注。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03-02

周二,美国笔会和独立中文笔会同时就中国阻止四川作家、独立中文笔会荣誉理事廖亦武出国参加德国的科隆文学节,本周更强行将他从前往北京的飞机上拉下,并带走传讯等行为表示愤慨和抗议。美国笔会的声明说,廖亦武现在仍被软禁在家,他在给该笔会的一封电邮中写道“言语已无法表达我的愤慨”,“我是一个作家,从不认为自己是政治异议人士。刘晓波说得对:”为了获得和保持你的自由和尊严,除了抗争别无出路。‘“

据台湾中央社柏林报道,德国外長威斯特威勒周一发表声明对廖亦武无法顺利出境表示遗憾,并称德国政府高层已多次努力帮助他成行,可惜沒有成功。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广州的野渡认为当局做法荒唐:“廖亦武一直是在出入境黑名单上,还有他写的几本书揭露目前中国社会一些情况,很令大陆当局忌讳,怕他到了德国引起对这方面的更多关注。其实当局是很愚蠢的,就算不出国,现在科技、网络这样发达,他在大陆一样可以发声。不给他出去更增加了这方面的负面影响。”

十多年来,廖亦武一直被当局禁止出境,直到去年获批护照,但此后一再被有关当局阻止出国达13次之多,包括他在去年应邀去澳大利亚领奖和往德国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后的多次尝试。

与此同时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周二就独立中文笔会成员谭作人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五年发出紧急行动通报,称判处并继续关押谭作人直接侵犯了其思想和言论自由权,呼吁根据中国已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立即无条件释放他。

旅居瑞典的独立中文笔会狱委会的张裕认为完全不讲道理的对谭作人的判决,连同去年一连串的以言定罪的案件,确实令国际社会更了解中国的人权自由现状:“谭作人的案子空前的荒唐,他纪念六四这篇文章连批评政府的东西都没有,跟颠覆国家政权不知怎么扯得上。本身是一个很好的文学作品,被收进去作为罪证,绝对是一个耻辱,而且为一篇文章就判五年。另一个罪证更荒唐,献血纪念六四怎么谈得上犯罪?我想今年连着几个案子从刘晓波开始,肯定对外国人是很大教育。很多过去帮中国说话的,特别是欧盟跟中国政府一直在人权上对话,在公检法方面提供很多项目的帮助,看到这几个案子后,应该知道他们这几年帮助中国的法制建设,是白费了。”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紧急行动通报建议关注者,将呼吁书寄给中国国务院,转国家主席胡锦涛、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同时递交给自己所在国的中国大使馆。

因调查地震死难学童名单被捕,却被以纪念六四文章为依据判刑的谭作人已经上诉,案件目前正在等待二审通知。他的辩护律师浦志强称翻案不寄希望国家领导人,“我觉得大家各自做各自的修行,但很难指望这些信能起到什么作用,我对胡锦涛不抱任何希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