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正式辞退宪政学者张博树,而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也被阻止出国学术交流。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报道。

2010-03-26

2009bj64
图片:2009·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张博树和崔卫平都是与会者。(与会者提供)

去年年底被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限期调离”的宪政学者张博树,在本周五收到了该所的正式“辞退”通知,他告诉记者:“今天上午所里面给我来了个电话,说又搞了个新的决定,就是把我辞退。原来不是叫限期调离么?意思是你自己去找工作,三个月今年三月二十号到期。我一直跟他们讲的是我不会去找工作,因为我还在寻求司法途径维权,这个程序还没有完;此外你让我去找恐怕我也找不到工作,被社科院扫地出门的,其他地方哪个敢要我啊?北大还是清华?体制内恐怕没有机构敢要吧!”

张博树近年曾在香港出版《中国宪政改革可行性研究报告》、《从五四到六四:20世纪中国专制主义批判(第一卷)》《解构与建设:中国民主转型纵横谈》系列探讨宪政民主问题的著作。六四二十周年前夕更主编了李锐、胡绩伟、谢韬等中共自由派老人合著的《胡耀邦与中国政治改革——12位老共产党人的反思》,他也是《零八宪章》的首批联署人之一。

在中国社科院工作二十年,他对自己因直接批评体制而不为所容感到寒心:“感受很深刻也很强烈,虽然我对中国现存政治体制是持批评态度,也写了很多东西去分析这个体制,但第一我的观点是严肃的不是随便说的,第二点我的立场是建设性的,主张推进改革,包括呼吁当政者要顺应这个时代潮流,这个情况下当政者仍然听不进这种意见,甚至采用目前的这种方式,的确是让很多学者包括我本人在内感到寒心的事。”

和此前“限期调离”决定一样,辞退张博树的事由依然是他向工作单位提出请假赴国外演讲,被以题目政治敏感为由拒绝后仍继续前往,被指“旷工”和“擅自出境”。

另一位近年敢于在敏感话题上表达意见的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近期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受亚洲协会年会邀请,原定本周三飞往美国费城参加学术交流的崔教授,因学校不批准而无法成行。

崔卫平周五告诉记者:“纯粹一个学术活动,本来周三走,周六收到他们最后决定说我不能走了,理由是第二步出现的,不成理由,比如说我这学期有课。为什么这次我不直接走,此前有张博树嘛!因为没有批准就出国而被开除了,我不愿意这样的结果出现。我觉得就是惩罚我嘛!因为我做了让他们不高兴的事情,他们给我压力嘛!去年六四期间就有车子跟了我三天,然后我做刘晓波审判访问知识界精英看法也警告我不要再做了。”

崔卫平让有关方面恼怒的作为近期有:就刘晓波被判刑电话征询并发表众多知识知识分子看法、以及她去年参与北京学者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更代表《零八宪章》联署人前往捷克领取人权奖等等。而她近年对文革、六四等领域公共记忆空白和重塑的研究也令她于零六年及零九年两度不获准出国参加研讨。

尽管如此,但对思想言论自由的坚持不会退缩,崔卫平说:“第一对落到我头上的惩罚我要说不,这是不应该的,大学是自由思想的天地,应该容许不同意见;第二我不会应为这样的惩罚而改变我的想法。”

在体制内最高学术研究机构工作了二十年的张博树对学术不自由感受深刻,但他称博弈从未间歇:“心灵不自由、学术不自由、考虑问题先得看看党是怎么说的,然后再去想自己的话怎么说,这种情况之下怎么可能有发达的社会科学?学者们当然希望言论越来越宽松,希望有更多自由表达的机会和空间,但官方从其传统意识形态角度出发,极力地遏制这样的东西,两者之间的博弈从来没有停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