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0年4月13号的《纽约时报》上看到一篇社论。写的是高智晟、胡佳、刘晓波。这三个人都是因为为老百姓说话、为弱势团体说话、或者是为中国宪政民主说话而判刑的。

2010-04-27

高智晟也判了刑,不过没有透露多少年;胡佳被判了三年半;刘晓波十一年。刘晓波,我们知道他在二月被判了11年的徒刑,因为他主张实行宪政、实行民主,就因著名的《零八宪章》被当成叛国罪犯。

高智晟更是引人注目,最近《纽约时报》从三月底到四月八号左右有两篇报道是关于高智晟的。因为高智晟忽然又出现了,高智晟失踪了一年多,外交部发言人说话也含糊其词。所以大家以为他可能死掉了,被共产党整死了。因为共产党在监牢里一直对其施以酷刑。

但是最近他忽然出现了。第一次访问的时候,他跟记者说他不便多说话;第二次就表示抱歉,他已经没有办法再支持下去、进行他的维护人权的努力了。因为他一向是为弱势族群说话的,特别是当法轮功人员被捕后,他都给他们辩护。同时他也主张推动宪政,因此引起官方对他极大的不满。

他说他现在没有力量再做这样的事情了。为什么?因为他的女儿、他的太太都因为怕受到迫害,偷偷地逃到美国来了。他只希望他跟他太太、跟孩子可以再重新见面。他认为他的太太跟女儿,跟他都变成了断线的风筝一样,没有办法联系了。《纽约时报》特别安慰他,觉得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受到普遍尊敬,可以说是已经不朽了;以后还有机会,希望他不要泄气。

再一个是关于胡佳。我们知道胡佳是为爱滋病人、为保护环境呐喊,他的活动非常广泛。受到外国的注意,欧盟特别颁给他萨哈洛夫奖,也就是一种人权奖。所以他在欧洲的名声、在美国的名声,都非常大。

他今年36岁,他最近发现他肝脏有严重问题,照说应该保外就医的,但是监狱当局绝对不许。我们知道共产党的贪官比如说判无期徒刑的、甚至于判死缓的,只要有病、甚至没有病都装病,也可以保出来,在监牢住不到一、两年,就出来了,就可以保外就医。但是对于为人权说话的、为弱势团体说话的人,就遭到这样的待遇,这是非常残忍的。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共产党心狠手辣。他要作进一步检查,所以要他母亲去签字。他母亲已经六、七十岁的人了,儿子是带着手铐脚镣来看母亲的,他母亲看了伤心万分,说“我养你36年,是不容易的。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他还安慰他的母亲。

可是他的保外就医,照共产党监牢里的负责人说是不可能考虑的,除非肝癌到了已经确定非死不可的时候,才可能让他出来。所以他目前是没有机会出来的。

共产党现在还在提倡中国文化、提倡儒家、提倡孔子,可是这跟中国儒家传统、孔子,完全背道而驰。孔子对言论自由是什么态度,很清楚的。《论语》上说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我们知道孔子的努力就是要使无道变成有道。

但是显然世界是不合理的,所以孔子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要继续批评政府,老百姓应该有批评政府的权利。他虽然没有用过“权利”这个字,可是意思是一样的。应当做,就是政府要被议论,然后才能有改善。

中国古书如《左传》、《国语》都有这样的记载。《左传》上就记载说在周代的时候有一个制度,这个制度就是老百姓可以说话,可以骂政府;而“仕”、今天叫“知识分子”,他们也有一个责任。这个责任就是要把老百姓不满意的东西传播到全国、让人人都知道,这就是中国古代的言论自由。

孔子写了《春秋》就是要批评政府、批评最高当局的。所以汉朝的董仲舒就说,孔子为什么写《春秋》?写《春秋》就是要退天子、贬天子、贬诸侯,这个传统一直在中国流传下来。这就是儒家对言论自由的态度。

从这几点看起来,我们相信共产党现在的所作所为,不但违背了孔子、不但违背了古代中国传统,也违背了中国几千年文化的一个最精要的地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