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又到了本台大国崛起征文获奖文章选读的时间了。今天要宣布第9位佳作湖北马先生的文章。马先生今年25岁,是一名小学老师。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听短波收音机,发现了本台。马先生用卫星天线收听贵台有四年了,期间也写过一次信。恭喜马先生获奖,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聆听马先生的文章。

2010-05-12

就人口数量和领土面积来说,中国是一个大国,这是毋庸质疑的。看中共部门发布的有关经济方面的统计报告图,那带血的GDP犹如平地崛起的一座摩天大楼,甚是雄伟,尤其是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被作为“金砖四国”之一,频频亮相国际舞台,高谈阔论。于是,有学者惊呼:中国崛起了!并大肆宣扬所谓“中国模式”。中共海内外的喉舌媒体更是抓住时机,开足马力,推波助澜,一时间,“大国崛起”响彻全球,成为热门词汇。

在“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政策怂恿下,各地官员纷纷解放思想,积极引导并参与市场经济活动,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忙得不亦乐乎。有了这些公仆们的日夜操劳,出现所谓的“崛起”或者“奇迹”也就不足为奇了。于是乎,各地许多基层官员那如履平地的胸部也开始“中部崛起”,大腹便便起来,成为一种社会地位的象征。夹杂在闹市区的政府办公楼与周围楼宇相比,略显小气,缺乏威严,索性拆了,盖成万丈高楼,一跃而为该地区的标志性建筑,政府的形象也因此迅速蹿升、崛起了。通过这60年的艰苦奋斗和自力更生,过去一穷二白的政府现在可以拍着硕大的胸脯,底气十足的宣布:俺们不差钱!

那中共统治下的老百姓“差钱”吗?他们是否分享了发展的成果呢?众所周知,中国的医疗卫生状况排世界倒数几名,生活在中国大陆的许多老百姓,小病不愿看,大病又看不起,只有躺在家里等死。由于政府垄断了土地资源,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地主”,且不少官员又参与了房地产的开发,在城市的老百姓根本拿不到地盖房子,只好去买开发商的高价房,为此掏空一家人多年的积蓄、积累,从此勒紧裤带过日子,这也是“房奴”一族产生的深层根源。中国的发展是种畸形的发展,它带来了社会道德沦丧和严重的环境污染,造成公共危机和人们居住品质的下降,应该说:中国的权贵阶层崛起了,中国的普通民众更多地分享了发展的代价。

主持人:一位署名George White,我们姑且称他白先生的听众来信,他发来电子邮件,告知成功登陆本台网站的喜悦心情:

“昨天,是我,当然也是自由亚洲电台值得庆祝的一天,因为我成功突破中共的网络封锁。

现在已经无法正常收听你们电台的短波节目,不过我现在已经通过网络收听你们的节目。在网络上没有一点干扰,而且信号与当地的FM一样清晰。

当我一开始听你们节目的时候,我一再想,要不要对中共报有希望。几次犹豫后,决定放弃中共。因为我在很多被中共封锁的网站上看到了真实的信息。

近日,谷歌推出大陆市场,本以为会对部分搜索开放,可是中共当局对网络的封锁更严格了,变本加厉。

昨天,我成功地登陆了你们的网站,美国之音,希望之声,新唐人电视台,德国之声等等。知道了很多真相。同时也在你们网站上看到了如何使用抗干扰天线,以及对收音机的改进,和突破网络封锁等办法。“

主持人:谢谢白先生的来信,白先生可能是在本台网上看到大国崛起征文的消息,所以,寄来了一遍征文稿。可惜的是,大国崛起征文活动时间,只到去年10月15号。现在已经到了选读获奖文章的阶段了。对您没有来得及参赛,我们感到惋惜。白先生这次在信中还发表《论刘晓波》,文中赞扬了《零八宪章》,并期望中国政府早日释放刘晓波。让我们一起来欣赏:

“刘晓波为了自由,民主,在1989年6月4号加入六四运动,同时在2009年发表了《零八宪章》。于2009年12月25号开庭审理,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最判处11年徒刑。2010年1月,香港上万群众上街游行,要求中共停止对刘晓波的审判,同时停止对其他维权人士的迫害。

什么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刘晓波的《零八宪章》并没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作为一个维权人士,为了实现宪法中的民主,人权,平等,自由,而遭到中共的起诉。中共为了维持其独裁统治地位,将手无寸铁的知识分子刘晓波告上法庭。试问中共当局,一个手无寸铁的人,怎么能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个维护公民最基本权利的人,中共却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强加于他。可见中共为达到其独裁野蛮的统治地位,可以说是不择手段。

开庭一审后,刘晓波要求二审,当即被法庭驳回。法庭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权力?很显然,这都是中共一手在背后操纵的。

在法庭上,刘晓波最后的陈述——我没有敌人。这段陈述没有公开,但又公开的信息,都被中共当局封锁。

在文革时期,不知道有多少知识分子,为维护民主,自由,平等的权利,都被加以反革命的名义定罪,并处以死刑。试问,什么是反革命?他们有反革命了吗?现在,在大陆的人权状况很糟,不减当年毛时代的作风。现在虽然没有反革命罪了,但改名为煽动颠覆国家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分裂国家罪。

所以,我们一定要对中共说,但愿有一天,刘晓波被无罪释放,那时中国才是一个民主大国。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

主持人:湖南肖先生来信附上了他写给云南省长和香港特首曾荫权的信,内容是关于他的冤情。肖先生因为其前妻的父亲是国民党官员,因而受到牵连,受到了迫害。他要求本台将他的信件刊登在美国有声誉的报刊上,以引起中国政府和世界人民的关注。答复,肖先生,您的来信,如果内容合适,我会在节目选读,比如,一会儿,我会介绍您写给香港特首曾荫权的感谢信。但帮您在美国媒体投稿,则不属于本台工作范围。敬请见谅。这里还建议您,如果您打算投稿到美国媒体,还需将您的稿件,翻译成应英文,再予以投稿。否则,容易被退回。

下面我要分享的肖先生的给香港特首曾荫权的一封感谢信,里面提到了中国信访部门无视国家法规,漠视申诉人的态度:

“众所周知,香港是一个有民主法制,人权和言论自由的资本主义社会。曾先生是一个有远见的政治家,构建和谐社会,全心全意为人民大众服务的领导人。深受香港人民尊敬和爱戴。在香港人民的心目中,享有崇高的信誉和威望。曾长官不分内外,有求必应,有问必答,绝不会辜负大众的期望和要求。

我于2007年12月19号给曾长官寄了一封挂号信,我也是出于无奈,请求曾长官将我的冤信,转交给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同志。2008年1月4号,曾长官的秘书张颖思先生授权给我回函说,信中要求将你的信转交给国家领导人,我们未能答允,敬请见谅,现随函把夹附的伸冤信奉回,敬请查收。这种一心为民办事的精神,在中国根本不可能有。

信中说道,如果你想要去信给国家领导人,还请将信件直接寄往国家信访局。按照信访条例规定,转送国家领导人的信件和回答信访提出的信访事项,是国家信访局的职责和份内义务。如果曾长官把伸冤信转交给国家领导人,中国政府和中国领导人就会追究国家信访局的渎职行为,中国政府的信誉和威望在国际上要受到严重伤害。

遵照张秘书的要求,我于2008年2月18号,把我的伸冤信和张秘书的复函原件用挂号信,寄给国家信访局负责同志。请求他们转交给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结果,没有回复。4月1号,我又给国家信访局去第二封挂号信,我在信中是1千个拜托,1万个恳求,负责人把我的伸冤信转送给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至今,没有回复。即使是100封或1000封挂号信,也是不会有答复的。中国是坏在中下层腐败官员手里。特别是坏在国家信访局腐败官员的手里。

中共中央国务院为了在新时期,更好地保持各级政府同人民群众的密切联系,保护信访人的合法权益,制定了新的信访条例,说出了老百姓心里话和迫切要求。其中信访条例第七条明文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健全的信访工作责任制,对信访工作中的失职渎职行为,严格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本条例的规定,追求有关责任人的责任,并在一定范围内予以通报,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把信访工作绩效,纳入公务员考核体系。

信访条例第22条规定,有关行政机关,收到信访事项后,能够当场答复是否受理的,应当当场书面答复,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是在15天内,书面告知信访人。

信访条例第42条规定,负有受理信访事项职责的行政机关,在受理信访事项过程中,违反本条例的规定,有下列情形的,有其上级行政机关责令改正,造成严重后果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于行政处分。

胡总书记对信访工作,做了明确指示,切实做好人民群众和信访工作,维护社会稳定。

第4代领导人,为中国人民作了很多有益的工作,特别是为中国人民制定了这部新的信访条例,深受人民的拥护和欢迎。可是国家信访局不贯彻,不执行,违抗信访条例的规定,侵犯信访人的合法权益,卡扣受害人给领导的伸冤信,难道不值得中国政府的查处和追究吗?必须深入贯彻和执行温总理有权就有责的教导,绝对不能让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逍遥法外。

今天,我是受了国家信访局所逼,被迫请求国外新闻媒体,报刊,广播电台,伸张正义,为民除害,为我讨回公道,并转告中国政府和中国领导人以及中国人民的关注,使信访条列更加深入人心,更好地为中国人民服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