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著名法学教授科恩日前几经波折,终于能与家庭监狱中的上海律师郑恩宠会面,他其后在香港大学的讲座中呼吁关注中国当局对依法维权者的打压。与此同时,被转往辽宁锦州监狱服刑的北京异议人士刘晓波周三首次家属探视。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06-02

应上海一些大学等研究机构邀请参观上海世博会并作学术交流的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科恩教授,上周两度前往维权律师郑恩宠家,周四被门口看守的警察阻挡,经过与官方交涉,周六终于顺利见到郑恩宠。

由于郑恩宠目前所有对外电话通讯被切断,本台未能采访到他。

郑恩宠记述此次难得会面的一篇文章写道:科恩教授详细问了我软禁的全过程,有否法律依据以及监视居住的书面程序和最长期限?又详细问了我的律师生涯以及成长经历。科恩教授认为,我的律师生涯所从事代理案件,仅仅是非政治性,只相当于美国商业律师,他不理解中国政府是如何将我打成政治人物、“民主斗士”,并风趣地认为,维权律师的称号是当地政府授予的。科恩教授与我谈到广泛感兴趣的问题,特别是中国人权和维权律师状况……2006年6月,我刚出狱不久,科恩到我家来,被20多位身穿警服的警察阻挡,当时还专门配备会讲英语的警察,四年过去了,科恩教授一行到访能证明中国人权进步吗?

对此上海维权人士许正清有这样的看法:“当局对一些国外来的,一直怀有敬而远之的心态,非常复杂,不愿意让他们和郑恩宠见面、又不想阻止给国外的舆论和一些团体留下口实,他让你见面其实是造成一个假相,而且他觉得会面会谈内容也是老生常谈,不会有更大的进展。所以我们认为,目前紧迫的任务是让郑律师恢复人身自由,对他这样无限期的限制人身自由是没有任何法律支持的,是违反他基本人权的。”

令郑恩宠欣慰的,还有此次科恩同行的助手台湾陈律师带来留学美国的女儿的消息。在当局的严控之下,平时他连与女儿电话通话都极其困难。

相关会面的照片中可见在牢狱三年后,已经被困家庭监狱四年的郑恩宠满头白发,苍老了许多。

离开上海奔赴香港参加学术交流的科恩教授,本周一在香港大学法学院的一场讲座中提到,当局在没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如此长期监禁郑恩宠显示了中国的人权实际上是在退步。另外他提到山东的陈光诚,这位他曾会见并且印象深刻的赤脚律师被投入监牢已四年多,他质疑当局如此对待盲人违背了法律以及基本的人道标准。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近年打压维权人士、异见分子的力度加强,不但罔顾法理,对于国际呼声也不大买账。

当局在巨大的国际谴责声中今年就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北京异见作家刘晓波十一年重刑,并且安排到远离家人的辽宁锦州服刑。刘晓波的妻子刘霞本周三开始了漫长的探监之路。

她清晨六点从北京出发,下午一点钟见到了判刑以后三个多月没有见面的丈夫。

目前刘晓波住在六人监仓中,每天上下午各有一个小时户外活动,精神很好,唯独胃病令她担忧。刘霞说:“还好,就是胃不好,刚到监狱就犯了,这两天在给他做体检。”

曾努力向当局争取刘晓波留在北京服刑不果,目前短短一个小时的会面时间,来回却要花上一整天,但刘霞毫无怨言:“他就是让我照顾好自己。好长时间没见过面,见了面就都没提这种既成事实的事情了,都没说。哎,就在这儿吧,我看就别折腾了,要求也没用。每月反正就过来一次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