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自由亚洲电台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吾尔开希。很高兴能够第一次以本台评论员的身份在这里与大家见面,希望今后能够与大家更密切地、理性地在空中与大家交流。

2010-06-16

前不久,也就是六月四日,六四二十一周年纪念日当天,我人在日本东京的中国大使馆前,参加完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组织的抗议活动之后,向中国大使馆提出投案的要求。在得不到任何响应的情况之下,我翻越了日本警视厅所设立的封锁线,试图进入中国大使馆的时候,被日本警视厅机动队的优势警力所阻拦,并将我逮捕。在那之后的两天,我在东京警察署拘留中心,也就是监牢之中渡过。可以说是一种非常独特的方法纪念六四,似乎还要感谢日本警方。

我为什么要采取这样一个举动呢?

二十一年前,我们在天安门的时候,最响亮的,也是自始至终贯彻的一个口号,就是“对话”,听起来很简单的一个口号。为什么要提出对话呢?其实这个口号有很深刻的政治涵义。提出“对话”这个口号就是表达,人民有与政府对等地说话的权利,有表达不同于政府立场的权利,可以说,这正是民主的核心价值。然而中国政府,这个专制的跋扈、的中国政府,面对手无寸铁的学生,提出对话的要求的时候,是以军队,是以坦克,是以血腥屠杀来答复我们的。

在过去的二十一年之中,我们这些民运人士,从来没有放弃,继续提出对话的要求,继续主张对话的权利。我的老师,我的好朋友刘晓波在二零零八年提出零八宪章。零八宪章所主张的人民权利的内容与中国宪法也是完全兼容的,然而中国政府也不能够接受这样的一个主张,甚至把他以十一年重刑投入监牢。

我要用我的方法,也就是投案这样的方法,向中国政府表达:“我们并不害怕。我要和我的老师一起坐牢!”

去年,我通过进入澳门向中国政府提出投案,被特区政府拒绝于大门之外;今年我要闯入中国大使馆,我想要向中国政府,向中国人民,向全世界人民表达这样一个信息:不害怕中国政府,是一个有效的可选项。

这一点,我希望国内的朋友们也看到我们的努力,也能够引起大家的思考。

我是吾尔开希,我们下周再会。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