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八宪章”出台两年多以来,签名人超过一万。7月13号,“北京之春”杂志社和“公民力量”、“中国宪政协进会”等团体在纽约法拉盛召开“援救刘晓波推进”零八宪章“公民维权运动”研讨会。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自纽约报导

2010-07-14

zj
图片:三位纽约的中国民主党员、湖北访民陈绪兴(左四)、北京之春主编胡平(中)、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右三)、上海世博难民胡燕(右二)、零八宪章签署人之一杨宽兴(右一)(紫荆提供)

研讨会由“北京之春”主编胡平主持,“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在会上致词。

杨建利认为1989年的“六四”是参考点,中共面临新的统治危机,於是通过动员人的恶来完成其革命。现在百姓与权贵处於情绪激烈对抗,社会割裂的状态,使中国人陷入“囚徒困境”:每个人按照自己的利益选择,造成整体上每个人都是受害者。每个中共官员也是其制度的受害者,因为制度给了他们做坏人的机会。他强调,专制社会的特点是限制交流,而此时社会最需要沟通和共识,所形成的公民力量可以帮助中共内部一些人认为,在脱离中共之后,仍有民间力量支持。

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负责人唐元隽则认为,中国社会经过这二十年,与八九民运时已经不同。

唐元隽:“八九民运的时候,我们经历过那个时期的人,我们知道,中共的坦克机关枪一开,民众就趋於沉默,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被恐惧笼罩着,整个生活就改变了。没有人再起来敢说话了。在目标一致的前提下,形成一股力量,这个是中国的变革最重要的一个条件。”

而政论家陈破空认为,中国的反对派都是建设性的,而执政党恰恰是破坏性的。

陈破空:“声明啊,呼吁啊,甚至于游行示威啊,抗议活动啊,这些都是建设性的,对中国的民主进程是建设性的。建设性来自于反对派,破坏性却来自于执政党。它有一句话叫”消灭于萌芽状态“。本来民主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腐败案子的解决,或者某些毒奶粉家长的投诉,都可以在微小的方面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但是中共它把所有这些都扼杀了。”

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反对派不是需要考虑我们是不是建设性的问题,而是需要考虑,跟这种破坏性的执政党还有没有谈话的必要。

陈破空:“李鹏的日记很明显是一个赤裸裸的利益宣言:他当初保下来的共产党的江山让现在的高官能够享受高官厚禄。他给现在的当权者和将来的共产党当权者说一句话,就是:你们该捞的都捞了,都是我保下来的。所以我的儿子女儿捞一些你们也不要眼红。”

在纽约做访问学者的王天成也在会上发言。在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原纽约时报驻北京中国问题研究员赵岩在会上回顾了与刘晓波的交往,以及当年在中国大陆的百姓联名罢免人大代表的事件。

美国西东大学的教授杨力宇为会议送来书面发言,为刘晓波的自由呼吁。“北京之春”杂志社社长王丹也送来书面发言。会议还邀请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前坚持上访的上海访民胡燕和湖北访民陈绪兴讲述自己的经历。纽约当地的民众和中国民主党成员近三百人参加了会议。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