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艺术家叫吴玉仁的,在2010年的5月31日,帮一个朋友到警察局辩论,因为他的朋友借了他的一个发电机,被业主、北京的业主把它偷走了,所以他就一块到警察局报案。

2010-07-22

这本来是跟吴玉仁本人没有关系的事情。但是到了警察局以后呢,警察就把两个人分别审问,对吴玉仁非常粗暴,五个警察把他头蒙起来痛打,肩膀、头部都受伤。他要去照X光,当然也不行,照了也不会给他看。所以这就变成一个很大的案子。

这个案子照说是可大可小,这样的冲突我想在中国到处都会发生。尤其现在警察气焰非常高,打人、骂人,老百姓根本只有挨着听着的份。但何以变成这样大的案子呢?这里面有很多的原因。

第一原因,这个艺术家的本身背景很不简单。2010年的2月,北京一群艺术家、还包括日本的艺术家,他们的工作室刚好是一个发展商要发展的地方,就强迫他们拆迁,他们就抗议。发展商找了一、两百个流氓,把整个艺术家的创作室打光了,而且还打伤了人,那个日本人也打伤了。这是很大的案子,当时国际上到处都有报道。

当时参加的人之一有艾未未,吴玉仁先生也在里面。他们有几十个艺术家一直为了抗议跑到中长安街,闹出很大的事情来。因为中长安街很接近天安门广场了,居然他们敢去示威,所以引起注意。这是因为艾未未有他的国际声望、国内声望,保护了他,他们不敢乱动,虽然艾未未在四川也挨打。

这是一个原因。这个原因呢,我想种下了祸根。这个祸根就是北京的警察非常恨吴玉仁,因为吴玉仁当时是组织抗议中非常活动的一个分子。不但如此,他跟艾未未、还有其他的艺术家也参加过刘晓波的《零八宪章》,这当然更是祸上加祸。所以这些事情加起来,造成今天这个案子。

这个案子之所以能变成受到国内外的注意,比如说《纽约时报》,我是在《纽约时报》看到很多报道的。还有加拿大多伦多的《星报》、还有美联社、再加上英国的《每日电讯》报,不得了的报道。这些报道都是集中在一点上,就是中国的法律根本就没有办法了解,而且你一旦掉到法律陷阱中、官方要用法律来治你,任何公民都没有任何自保的可能。

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吴玉仁的太太是加拿大人,她的名字叫Karen Patterson,中文名字好像叫彭凯琳。她写了一封信到国际上求援,可是事实上挽救是很困难的。

事情也可以说非常小,但又可以变成非常大。5月31号他们进去以后,照说事主是那位杨先生、杨立才,他是为了帮杨立才才进警察局的。结果他们俩都被分别审问,杨立才十天之内就被放掉了,而专门对付吴玉仁,可以说这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

但是吴玉仁为什么会遭到这样的待遇呢?警方有它一套逻辑。说他是用暴力行动,妨害了公务,就是打了警察。他是一个比较文弱的、而且是一般人都讲他性格很温和的这样一个人,当然在警察局受到种种非常无礼待遇后,他可能有一些反抗,而且得罪了人,但够不上暴力。一个艺术家,我不能想象在派出所里面,还能够用暴力来伤害警察,他又不是上海的杨佳,怎么可能做得到?

总而言之,这是一种报复、这是一种诬栽,这就是非常可悲的一件事情。因为一个大国,照说警察是应该很文明的,是维持秩序的,是帮老百姓抓罪犯的。罪犯就是抢劫犯、偷窃犯、各种真正犯法的人,而不是对付一般公民,一般公民应该受保护的。

比如说,他的朋友杨立才东西被偷,警察局应该去问这个事主。这个业主他们不去问,反而是姓杨的有罪、特别是吴有罪,更是很荒唐的。可见警察局实在是永远帮着有钱人,站在他们一边。所以,上次发展商是受警察保护,他们虽然报了警,但两百多个流氓来打,警察就坐在外面、根本不干涉,就是默许的。

这一次借机报复,把吴玉仁关起来,而且五个警察把他头蒙住了痛打一顿,然后还要说他是用暴力妨害公务,这可以说是非常荒唐的一种控诉,没有一个人会相信的。

所以英国的《每日电讯》、加拿大的多伦多《星报》、加上《纽约时报》,都有共同的意见,就是中国的法律完全不可测、这个法律是绝对不公平的。遇到不幸时,只有欺压,而没有保护作用的。

所以我想这个事情对于中共来讲影响是非常坏的。我不懂为什么要采取这样一个手段对付一个艺术家,这明明是党的方面的报复,是杀鸡儆猴。就是要让大家看清楚,你只要想反抗党、想对党有抗议,那么就“逆我者亡”;否则你就乖乖听话,那就“顺我者昌”,这很明显是党的一个信息。

这个信息是给所有的知识人,包括艺术家在内,甚至一般老百姓,只要任何人在今天这个情况之下,违背了党的意志,那么你就没有什么好日子可过,而且警察把你抓去,总可以找一些罪名,像这个“暴力妨害公务罪”、“袭警罪”,这个罪最高可以判处三年徒刑,当然不能再高了。他们也没有照相,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帮他说话的,所以吴玉仁完全是被诬栽的。

所以,我觉得一个大国首都的警察局,采用的手段竟然是黑社会的流氓手段,这是非常可怕的事。如果中国能让这样流氓手段继续统治下去的话,我不知道他们所想象的大国崛起的国际形象怎么能够维持。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