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维权人士杨林日前去山东临沂沂南县探望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却发现陈光诚居住的东师古村已经处于戒严状态,连陈光诚的母亲都无法和儿子见面。自由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2010-11-03

“中国人权”星期二发布的消息说,现居深圳的维权人士杨林日前想去山东临沂沂南县看望陈光诚,但未能进村。

杨林星期三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于10月30号前往沂南县东师古村,但长途汽车司机在离村口100米处就要他下车,并告诉他东师古村已经戒严。杨林说,他看到村口站满了便衣警察。他从在村口遇到的陈光诚堂姐处了解到,当局兴师动众,每天有100多人对陈光诚家进行24小时监视,把通往东师古村的4个路口完全控制起来。杨林告诉本台记者,陈光诚的堂姐还告诉他,陈光诚出狱后,当局一开始还允许其亲属探望,但为了防止亲属携带纸条出来,强迫他们进出都要脱光衣服接受检查。但是从10月以来,谁都不能去陈光诚家,即便是陈光诚母亲要带食物进去也被拒绝。

“他嫂子、他母亲还有他姐姐就怕里面没有菜吃,只能隔着墙往里面扔点青菜都不允许扔过去。就到了这个极端的地步了。”

总部在纽约的“中国人权”高级政策顾问、中文出版物主编高文谦向本台表示,“中国人权”对有关当局明目张胆地限制陈光诚自由的行为表示极大愤慨。高文谦说,陈光诚的遭遇,是中国人权法制状况严重倒退的真实写照。

“按照中国的法律他已经刑满释放。在这个情况下,他应该享有《宪法》所保护的人身自由。但是中国政府这样对他的做法是非常非常地过分。”

高文谦表示,近年来中国政府自视中国在经济上已经崛起,以为他们可以不再理睬国际社会对其在人权等问题上施加的压力。

“相反的国际社会很多经济问题上或者其他的外交事务上必须要获得中国政府的合作。但是这次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一个国际社会重新在反思跟中国的交往政策的利弊进行调整的一个信号。”

美国大使馆新闻发言人包日强(Richard Buangan)星期三向英国国际广播公司BBC中文网表示,美国政府对陈光诚及其家人被当局禁止离开家门、甚至被禁外出看病的有关报道感到关注。上月底,一些美国国会议员也对陈光诚的现状表示关注。中国基督徒维权宪政专家、范亚峰博士一直非常关心陈光诚的安危,他认为美国方面的压力,可以对陈光诚真正恢复自由起到积极作用。范亚峰说,纵观中国的近现代史,很多政治变革都是通过国际社会的外部力量来完成的。

“中国未来的法治和民主应该说外部因素的影响力也同样大于内部因素。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中国在近期实际上是感受到以诺贝尔和平奖为标志的整个国际因素对中国政治体制变革的广泛压力。正因为这个原因体制内的保守派已经意识到中国的变革已经为时不远。正因为这种巨大的不安全感,使他们更加强化打压的力度。而这种打压力度的加强实际上恰恰加强了中国民主化道路的速度。”

陈光诚因为参与有关山东临沂地区强制妇女堕胎、绝育的法律诉讼,在2005年受到中国当局软禁;2006年,临沂法院以“破坏公共财产、堵塞交通”的罪名,判处陈光诚4年03个月的监禁。自今年9月9日被释放后,陈光诚和家人一直受到当局的监视和软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