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在洛杉矶活动的民运人士和人权团体,彻夜守候诺贝尔和平奖揭晓的一刻,得知刘晓波获奖的消息,许多人情绪激动、喜极而泣。他们在8日晚上将再度前往驻洛中领馆前集会,要求当局无条件释放刘晓波。正在洛杉矶访问的知名独立作家余杰则说,刘晓波已成为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最具世界标志性的中国人。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自洛杉矶报导

2010-10-08

lsj
图片:洛杉矶人权团体与民运人士连续集会,促当局立刻释放刘晓波(萧融摄)

因为时差关系,在海外声援刘晓波的各方人士经过彻夜不眠的等候,终于迎来刘晓波获奖的一刻。独立作家余杰说:“我心情非常激动,昨天晚上没睡觉,一直在等待,我非常激动后,喜极而泣,很多年以来没有流过这么多泪水。”中国民主党美西联络人郑存柱说:“对所有中国人、所有追求民主的海外人士来说,终于等到最好的消息。”美国视觉艺术家协会主席刘雅雅也表示:“我的心情非常高兴,却又想哭,我太高兴了,同时想到刘晓波坐牢,太可惜了,中国有这样一个人,但是中国政府不珍惜他。”

应邀来到洛杉矶演讲的余杰,和洛杉矶当地的民运人士难掩情绪激动,认为这一个奖项为分布海内外的民主运动带来新契机。余杰指出:“中国经过1989年六四事件至今,陷入长达21年的黑暗之后,中国民主化进程终於出现最大一线曙光!刘晓波在20年前的一篇文章中就已说过,他期待中国能出现一个具有世界象征性的人物,像曼德拉、哈维尔,而刘晓波自己现在已成为这样的人物,这是一个令人万分高兴的事情。”郑存柱则说:“海外民运一向纷纷扰扰,大家一直没有凝聚力,刘晓波获奖可以让大家回到刘晓波倡议的《零八宪章》,以此作为共同旗帜,让海外民运有一个向心力,大家走到一起,这样的话,对专制政权才能形成强大的压力。”

在海外欢喜迎来刘晓波获奖的消息,与此同时,也开始担心中国当局可能相应升高言论监控警戒。郑存柱表示:“我到现在还在网上看国内的反应,国内很多论坛上的帖子已被封杀,‘诺贝尔’成了敏感词,但大家仍以不同方式把刘晓波获奖新闻发布出去,很多人在帖子上说今天是个无眠之夜,大家都在祝贺刘晓波。”余杰说:“短期内恐看不到官方开放言论管制,但刘晓波获奖对中国追求民主自由的人都是巨大的鼓励,以更大信心与勇气往前走。”

刘晓波入狱后,已连续多次在海外发起声援行动的团体,8日晚上将于洛杉矶中领馆集会,要求当局释放刘晓波。刘雅雅说:“我现在正要发出电邮通知,今晚在中领馆前集会,我们要求中国马上无条件释放刘晓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导。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