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及著名异见人士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在一片赞扬声中,中国有评论人士表示刘晓波的获奖将推迟中国政改五年,改革派面临党内清算;美国有政治学者认为,刘晓波的获奖可敬可贺,但无助于中国民主和人权的进步。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究竟是推迟还是推动中国的政改?

2010-10-11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为此邀请中国山东大学退休教授、民主人权人士孙文广和目前在美国布朗大学任教并在今年向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推荐刘晓波获奖的徐文立俩人一起进行讨论。

记者:首先听听国内孙老师的意见,你认为刘晓波的获奖对中国的政改起一个延迟的作用吗?

孙文广:我认为倒不见得会推迟多少年。因为获奖给会给中国的民运人士和民间带来鼓舞。有一个大学一年级的学生给我发短信,他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他就哭了,他说这个真是对他非常大的一个鼓舞,他多年没有想到的事情现在成为现实。

记者:对中国的政治改革的作用是推动的作用?还是推迟的作用?

孙文广:我认为是推动的作用,因为政治改革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中共内部;另外一方面是中国民间。民间的呼声、民间的动作、民间的力量的显示,这些都对政改应该是有促进作用。中共内部可以分来那个部分:一部分是保守派;一部分是改革派。对改革派也是一个鼓舞,另外这几个大事,民间的要求会对中共内部造成影响、造成推动。

记者:现在我问一下在美国教书的徐老师,徐老师您怎么看?

徐文立:我觉得它们这个决定是一个英明的决定。肯定会对中国的民主事业起到积极和推动作用。中国不得已进行的市场经济改革已经把中国推到了一个自由民主社会所应有的一个基础上去了,这个只是一个加速或者是推迟的作用。但是,应该肯定地说这是一个加速的过程。前苏联也是在各国政治力量,包括给苏联的一些异议人士或者著名人士各种和平奖或者是其他的奖项,推动了这个过程。

记者:孙老师、徐老师你们两位都认为刘晓波今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不但不会推迟中国的政改,反而是一个推动和加速的作用。既然这样的话,孙老师你认为对中国政改的推动作用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孙文广:我觉得主要的还是表现在:一个是民间。民间的这个力量可能会更快的发展,争取中国的宪政道路。因为民间会看到一种希望、看到一种支持。这个事情不但在中国,在国外也是这样,像波兰瓦文沙,他是1983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他的获奖对以后对波兰的团结工会的那些人士起了什么作用呢?那是个巨大的鼓舞。于是街头抗争,各种形式的行动,最后实现了波兰的和平转型。那么在苏联也有类似的情况,萨哈洛夫获奖,后来有了戈尔巴乔夫获奖,对苏联的集权的变型从历史上来看都起了推动作用。另外还有一个就是现在很多的事情,也让共产党内的改革派思考对刘晓波判他十年徒刑对不对?这个没有必要吗。中国共产党内部总会有一些明知的开明的人,在1989年的时候有赵紫阳,在1987年的时候有胡耀邦。那么今天为什么不会有一个李紫阳?张紫阳?世界形势的潮流会影响中国,共产党不全部是一些顽石。

记者:那么现在问一下徐老师,你怎么看?

徐文立:刚才孙教授说的很精辟,我做一点小的补充。我们细致的观察一下中国官方的态度,已经表明不止是官方内部会有一些斗争,会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和意见,但是它在整体上的做法已经由非常多的调整。香港有一个问题来问我,我特别给他们讲,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非常善变的一个变色龙的党,特别是现在它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一个政治原则的一个党。细微地观察它一下,对于刘晓波这个得奖,表面上采取的对外是一个非常强硬和气愤的态度,但是它从来没有敢去谴责诺贝尔和平奖本身。只是说你们做错了一件事情,不应该把这个奖给我们一个在监狱当中的刑事犯。它并没有敢去批评诺贝尔奖本身所代表的普世价值。另外一方面,立刻把刘霞送到了她先生的跟前,而且提前告知了刘晓波他得奖了,会见的地点不在监狱内,这些细节的做法都表明他们对诺贝尔和平奖的一种不能算是一种尊重吧,起码是一种畏惧。所以说什么会引起清算而推迟了五年这个说法只是看到了局部而没有看到全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与孙文广和徐文立一起讨论刘晓波获得今年诺贝尔和平奖对中国政改的作用。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