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局封锁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引起部份中国留学生反感。在洛杉矶学习的王同学为表示抗议,上网广发刘晓波获奖和《零八宪章》等有关材料。与此同时,向来积极参与侨界活动的侨领对刘晓波获奖一事表现冷淡。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是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导

2010-10-13

xr1
图片:洛杉矶人权组织持续声援中国狱中政治犯。(记者萧融拍摄)

中国留学生王同学在洛杉矶接受本台访问,他表示,尽管朋友们都已知道他上网广发刘晓波的信息,但他今天“不方便”具名,以此抗议中国外交部官员不愿直呼刘晓波姓名,还以“没听过那个人”称呼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王同学说:“我举出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中国人权,刻不容缓’,因为现在(国内)学生遭受着洗脑一样的教育,学习之后就觉得中国共产党很好,他们总会让你赞成中国共产党,但我父亲跟我说‘中国人民已经不是奴隶’,为何国歌当中写着我们还是奴隶?我们还是要起来!”

当全球各大媒体大幅抢登刘晓波获奖消息,中国境内媒体则违反新闻行规,蓄意“独漏”,令来到海外享有言论自由的王同学直说不可置信。他表示:“我不会因为自己是中国留学生之中的少数而感到挫败,我的感觉是很高兴。那些‘五毛党’骂我是‘五美分党’,我知道骂我的人大部分都看不清楚中国政治真相,要不就是已被中国教育毒害了。”

xr2
图片:中国留学生上网广发刘晓波获奖消息,声明“刘晓波无罪”。(记者萧融拍摄)

这位“八零后”的王同学表示,为了上网广发《零八宪章》和刘晓波的信息,他成为同学之间的“特殊份子”,也曾经为此激烈辩论。他指出:“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毕竟中国政府对这一方面打压得很厉害,万一真有一天我要回国,也被中国政府盯上,这都有可能,所以没办法怨他们。”

相对年轻一代公开声援刘晓波,向来积极站到台前的侨领们,多以回避态度回应媒体询问有关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一事。当记者提及刘晓波获奖,他们立即打断发问,仅回答:“我很难发言,也弄不清,对他没有很多研究,请允许我不加以评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导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