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本台了解,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获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后,中国有关当局除对国内封杀这一消息,还对与其毗邻的泰国华文报纸,施加压力,这些报纸只能听命,甚至不接受相关广告。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10-10-13

ql1
图片:泰国六份华文报纸被指拒刊登刘晓波获奖广告。(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政府不仅仅在国内封杀刘晓波获奖的消息,而且也对境外华媒施加压力。旅居泰国的民运组织和民运人士,日前决定在泰国华文报纸刊登广告,祝贺刘晓波获奖,全部遭到拒绝。旅居曼谷的中国民主人士周丹星期三对本台说:“昨天我们找了六家报纸,所有的报社都已经拒绝了。他说有上面下命令不让登,他说我们六家报社口径是统一的,你去哪一家都不会登。”

另一位异议人士吕洪来告诉记者,最近两天,他和周丹、庞晶受民运组织《中华民会泰国分会》和《纪念六四海外协会》近二十位朋友的委托,先后跑遍了泰国所有的六家华文报社即:《世界日报》、《亚洲日报》、《星暹日报》、《中华日报》、《京华中原日报》及《新中原日报》,联系刊登祝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广告事宜,吃惊的是,拒绝的口径完全一致,其中《星暹日报》已经收取了广告费,答应刊登,但在最后审稿时被撤下。他说:“我们感到很惊奇。我们就跟他们说这里是泰国不是中国大陆,在泰国这样一个民主国家里,六家中文报纸全部不刊登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而且连祝贺的广告都不能刊登,我们非常遗憾。我们也不理解,对于一个中国人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你们都选择集体噤声。”

记者致电曼谷《世界日报》广告部查询,职员虽然没有立即否认,但称,政治敏感的广告,须“先看一下”。

记者:可不可以登庆祝刘晓波(获奖)的广告?

职员:你把你内容传过来看一下吧,社方他要看一下,像这种政治敏感性的东西社方要看的,也不是说一定不可以还是可以。

记者又致电《星暹日报》查询。

记者:刊登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广告。

职员:我已经问我们的总编辑了,他说不可以登。

记者:因为什么原因啊,有没有一个解释?

职员:他怕有问题,就怕会馆那些。还在看,但是我们选来选去好像不好意思(接受广告)啊。

吕洪来说,曾与华文报社交涉,他们(员工)对此表示理解,表示是为了报社的生存和自身的生存只能做这样的选择。

ql2
图片:《星暹日报》已经收取广告费,但在最后审稿时被撤下。(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21年前,因参与八九学运而后旅居曼谷的周丹表示,报社承认,为了生存,不得不如此:“我们跑了几家。他们说‘我们是要吃饭的,上面下命令了,我们不敢不服从。他说如果这样的话我们的饭碗也就被砸了。我们去到最后一个是《新中原报》,他说我们要是登你们的广告,那我们就没有办法签证到大陆了。”

挪威的诺贝尔评选委员会上周五傍晚宣布刘晓波获奖的消息,据说中国驻外使馆第二天立即通知华文媒体。周丹说,噤声的仅是华文媒体,泰国媒体都报道了刘晓波的消息:“应该是大使馆已经说过。他们说周六他们就下命令有关这方面的广告、新闻都不可以登。”

中国驻外使馆干扰别国华文媒体报道内容,一直存在,新西兰《首都华文报》记者王宁,曾因报道有关达赖喇嘛的消息及参与民运,被中国拒绝入境探望年迈的父母。

对此,香港《开放》月刊执行编辑蔡咏梅认为:“现在中国经济实力比较大,所以他们可能在经济上,我觉得主要是一个经济威胁的手段。因为华文报纸是很小的报纸,在海外生存很困难,他们就要借助这些华人社会的一些广告,那么这些广告现在就说这些做生意的,普遍的就是跟中国大使馆、领事馆关系非常好,现在是一个普遍现象”。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