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都具有非凡的人格魅力,刘晓波是其中的一位。刘晓波的朋友、中国独立作家余杰近日在美国的一次演讲中谈到:刘晓波具有很多人所没有的仁爱和牺牲精神。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的报道

2010-10-14

yj1
图片:余杰谈刘晓波的仁爱和牺牲精神。(记者CK提供)

美国旧金山的中国民运团体在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后,举行主题为“刘晓波与中国未来”的研讨会,邀请正在美国访问的刘晓波的朋友、中国独立作家余杰做主题发言。

余杰表示:刘晓波是89民运中著名的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之一,六四后21年来,四次入狱;是知名度很高的政治评论家,他的每篇文章都在海外网站上广泛流传;他又是深具影响力的《08宪章》主要起草人。余杰说:“但是,他并没有把自己看作是一个为人民付出代价,然后理应被人民感戴的对象,他还把他的爱,把他关怀,给了比他处境更加艰难的人。”

余杰与刘晓波认识九年,两人成为至交。两人平时都受到政府的严密监控和经常的骚扰。余杰说,在严峻的环境中,他看到刘晓波有非常可贵、在中国人身上非常少有的一种宽容的精神。人们在他因起草《08宪章》被逮捕判刑后,更看到了这种精神,余杰表示:“他在最后的辩护词中说出了‘我没有敌人’这句话。尽管这句话使他受到很多批评,但是这确实是他思想和精神中最核心的部分。在今天的中国,并不是解决了共产党的问题,就解决了所有问题,因为不仅共产党在伤害每一个中国人,每个普通人之间也在互相伤害。晓波经常讲的一句话是:很多反对共产党的人,他们在精神结构上,在思维方式上,在语言系统上,跟共产党非常相似,所以他在用自己的身体力行来改变这种跟共产党的同构性。中国的改变不仅仅是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改变,更加是每个人心灵的改变。刘晓波是非常少数能够把仇恨转化成仁爱的人,他的这种仁爱甚至拓展到那些监视他、骚扰他、甚至殴打他的警察身上。”

余杰复述了刘晓波曾向他讲述的一件小事:“有一次他到一个朋友家去做客,几个便衣跟着他到这个朋友家的楼下。一个小时后,他接到其中一个便衣打来的电话说:刘老师!我在下边憋了半天找不到厕所,我可不可以上来到你朋友家用一下厕所?晓波在征求了主人的同意后,让这个可怜的便衣上楼来用了一下厕所。从这个小故事我们可以看到,受迫害者绝对不能把自己降低到加害者一样的道德水平,相反,受害者应该以一种人格和道义的力量来唤起加害者内在的良心。”

余杰还谈到刘晓波的牺牲精神。刘晓波本不用因为写文章而坐牢,作为才华横溢的作家、学者,他有可能写出如曹雪芹的《红楼梦》、钱钟书的《管锥篇》那样的巨著,但他却把所有时间精力用于写作鲁迅称之为“速朽”的政治评论。余杰曾问刘晓波:后不后悔?他用一句话来回答我说,我们今天既然生活在我们的同胞的最基本的人权、自由和尊严都被践踏的这样一个国家中,我如果去写《红楼梦》、《管锥篇》那样的作品,这是一个过于奢侈和贵族化的选择。他从来没有想过用写作来为自己赢得历史地位,但历史对他是公平的,所以,他是一位作家,他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