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公告本年度和平奖获得者的前夜,我写了几段话。其中讲到,民主转型的研究表明对威权政权合法性的否定是转型的最重要前提;中国反对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对中共一党专政合法性的最有力的否定;是对普世价值最明确的肯定;最害怕的是中共当局。

2010-10-14

刘晓波已经不是刘晓波,而是一个符号,一个反对派在激进和温和之间符合中道的指标性符号。现在他得奖不是他个人得奖,而是全体反对派得奖。

我们已经看到诺贝尔奖委员会充分展示了前瞻性、独立性、建设性和勇气,终于使得诺贝尔和平奖花开中国,把奖授予了刘晓波先生。

作为推动提名刘晓波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推动者之一,我对这样的结果表示由衷的高兴。我认为这是人权对党权的抗议,这是民主对专制的谴责,这是文明对野蛮的控诉,这是和平对暴政的否定。

他的得奖不是对一个人,一个组织的奖励,而是对中国千千万万以和平理性反抗暴政、反对专制的各界人士,诺贝尔和平奖精神的肯定;是对所有追求民主梦想的中国人的奖励;是中国所有追求自由、民主和法治理想的人们的骄傲和光荣;是中国所有争取人权、公平和正义目标的民众的骄傲和光荣;更是全体反对派的一个庆典。

作为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秘书长,我深知尽管国际社会通过诺贝尔和平奖对中国民主运动和民间运动表达了敬意和嘱托,中国民主运动目前的状况还远不能胜任结束一党专制和建立宪政民主的历史重任。我们将和刘晓波一起努力,探索结合中国实际的宪政民主建设的制度蓝图和转型进程的战略构思,动员、集结和组织反对专制的力量,在中国打造一个替代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的政治前景,为中国政治的和平、有序和平稳转型创造条件,最终实现中国百年多志士仁人的宪政民主梦想,完成人类社会对中华民族的期待和中国民主运动的嘱托。

我认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之后,已经从一个符号变成了一个旗号,一个反对派在激进和温和之间符合中道的指标性旗号;一个有利于反对派更进一步集结的旗号。

因此我们在热烈庆贺的时候,我有理由期待,由此和平、理性反抗暴政的人们得到更多的鼓舞、动力和能量;由此反对派能更广泛地团结起来,推动和完成中国的民主转型;由此温家宝主张的政治改革得到更多的支持,以减少社会转型的成本。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