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闭幕了。如预料中那样,一是基本上确定了习近平的接班地位,二是公报内容回避许多眼前的重大问题。

2010-10-20

这次五中全会结束,由习近平出任军委副主席,境外统战媒体又再吹嘘如何顺利安排接班,甚至是制度化等等。这哪里是制度化,即使是循例,也只是循江泽民时代之例,何况习近平已经推迟一年,可见未来的“循例”也还会有许多变数。

根据各种消息判断,习近平去年没有出任军委副主席,是出自他本人的要求。他与其他太子党不同的地方,是少一些那种气焰,相信这与他少年时期家庭受到的挫折有关。然而从大局出发,这次非接不可,否则政局会更加动汤,因为不知道中共内部出了什么事情,无事也会变为有事,因为已经有“异议总理”温家宝在外面讲些不好听的话,又面临西方国家的围堵,还有胡锦涛健康出了问题的消息也在传播,胡锦涛的健康问题除了几个星期前我在这里做出揣测,香港“开放”杂志与“动向”杂志也先后根据他们的消息来源做出报导。如果胡锦涛一旦发生意外,政治局无法控制中央军委,那可真天大的事件了;何况还有觊觎“核心”地位而动作频频的地方诸侯。

中共的四代领导人,就他们的威权而言,一代不如一代,未来的习近平,又比胡锦涛更弱。胡锦涛已经要争取民心来扶植自己,才提出“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的新三民主义。习近平提出的“权为民所赋”,据说含有那么一点“民主”的意涵,是对新三民主义的发展,然而“我们的权力是人们给的”这种话,共产党官员讲的还不够多吗?

核心之弱,虽言可以加强集体领导而避免独断独行,但也将加剧党内斗争。

现在第五代还没有完全成型,重庆的薄熙来已经磨刀霍霍。就为了那个薄熙来现在政治局常委的其他八个人也会央求习近平早点协助胡锦涛抓住军权,因为如果被薄熙来抢先一步,可是“人头落地”的事。也因为如此,目前可以预见到的未来第五代班子,不止是“青红帮”之争,还要加上薄熙来一派,或暂时可以称之为“毛派”,他是真正的继承毛泽东手段的毛派。胡锦涛是假毛派,因为因循苟且,哪里有毛泽东的气派?在这个情况下,习近平会与汪洋联手,防止薄熙来成为实际上的独裁者。而薄熙来会把注意力放在争取军人方面,到底将领里也有不少太子党人物。

至于五中全会面临的除了组织问题外,最重要的有经济问题、政治问题、外交问题等。江胡时代的中央全会往往就是突出经济问题来掩盖其他问题,这就叫做“黑箱作业”。例如这次会议开了4天,有关十二五计划,已经做了最充分的准备,所以不可能有太大的争议,即使所谓“国富”转为“民富”,就是有不同意见,也说不出口,但是会在执行中七折八扣,把财富留给自己。但是如果说会议没有讨论刘晓波获奖事宜,没有讨论温家宝对外发表的言论,没有讨论中日关系与所谓“南海核心利益”,鬼才相信。例如温家宝刚说不打稀土战,但是马上有商务部官员出来讲要控制与减少稀土的出口等等,与温家宝唱反调,显然是有中央精神的支持,否则敢这样对抗自己的顶头上司吗?而会议进行期间,内陆其他城市突然发生比918规模大得多的反日示威,为何首都北京与外商最多的沿海城市却非常平静?这种明显的“内外有别”,不是就有中共操控的蛛丝马迹吗?

这种黑箱作业就是共产党帮会性质决定的,以为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然而随着资讯爆炸人民的觉醒,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共产党越来越难控制媒体与网路,4亿网民只要有1亿可以翻墙,就超过共产党员总数,对共产党的威胁也可想而知。中国人民知道刘晓波获奖的,肯定比知道魏京生、王丹的人多,所以连鹰派的环球时报也要向民众对刘晓波的态度做出民调,根本知道中央的封锁只是掩耳盗铃而已。

美国驻中国大使洪博培最近公开表示,他看到了中国“变化的态势”,人们现在公开讨论的话题在以往是绝对不能讨论的。这个态势的出现不在于中共的主动,而是在于他们的无奈。未来这种无奈会越来越多,也是未来第五代最头痛的问题:是主动迎合潮流,还是继续逆历史潮流而动?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