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一时成为中国、甚至国际上的焦点话题。非议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有中共权势集团在世界上横蛮可笑的表现,以及对国内神经病态的严控封杀消息;还有一些中国的异议人士根据个人经历,以及对精神道德和个人表现的判断,严厉指控刘晓波缺乏获奖的资格和人品。

2010-10-20

赞成的人则显得声势浩大和高度兴奋,达赖喇嘛等世界精神领袖发表声明表示欢迎;奥巴马等民主国家的政治领导人呼吁中共释放刘晓波,都成为国际新闻媒体上引人观看的焦点信息。而国内和旅居海外的异议人士高调举办庆祝活动,加之中共在国内对此打压抓捕,更使之热闹异常。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对中国的人权民主运动究竟有无作用,以及是怎样的作用,目前言之过早。如果硬要下个判断,也只能是个人的意愿和倾向。但是中共对和平奖采取的种种手段,还有和平奖本身的意义和能够发挥的作用,则是已经客观存在,并且容易归纳总结出来的。

中共许多年来在诺贝尔和平奖上的表演,说是神经错乱,虽然有些刻薄,但是大体准确。已经有许多年一传出有中国民主人权人士可能获奖,中共就会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威胁挪威政府,所讲内容千篇一律,十多年来没有任何改变。那就是中国可能的获奖人是中国法律认定的罪犯,颁奖给这样的人违背诺贝尔奖和平奖精神,并且将给中国与挪威的国家关系造成问题和麻烦。

不过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的态度还是有变化的。就是态度逐渐强硬,甚至狂妄、蛮横、霸道起来;语气不但咄咄逼人,还含有威胁和辱骂的成分。

中共早在今年诺贝尔奖颁发数个月之前,即有中共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对和平奖的秘书说,挪威不可为颁奖给刘晓波而损害中挪友好关系。然而不仅没有中共的预期效果,还被讲述给媒体,留下笑柄。

诺贝尔和平奖正式颁发今年中奖人是刘晓波后,中共外交部居然召见挪威驻中国大使,表达强烈抗议。而且在中共媒体上口沫四溅地说,诺贝尔委员会颁奖给刘晓波是自取其辱。但是真正自取其辱的究竟是谁呢?诺贝尔和平奖是化学家诺贝尔遗产设立的奖,纯粹是一个私人性质的奖项。虽然诺贝尔和平奖的五名评奖人是挪威政府挑选的,不过政府所能起的作用也就是价值观念和个人品质的保证,而不能干涉评委们如何评判、评奖、获奖人和具体工作。这正如民主社会的一些独立机构一样,尽管有的机构可能经费都是政府提供,或是长期承担,但是政府能够选择的只是理念和价值,却无权干涉这些独立机构的具体运作。

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曾经在希特勒最猖獗的年代,颁奖给希特勒关押的一个媒体负责人。挪威是一个距离希特勒德国不远的小小国家,在希特勒横行欧洲的日子里,敢于不顾希特勒的威胁而颁奖给其迫害的人,可见专横霸道的政权并不能胁迫诺贝尔委员会改变。

对于一个本国政府也无权干涉的独立机构,对于连希特勒也难以夺其志的知识分子群体,中共狂妄而愚蠢地竟然以为可以凭压力让其顺从自己,这不是硬要自取羞辱,又是什么?

而在全世界众多关注的政府和国际机构的一致赞同支持下,在媒体报章和国际舆论的庆贺及对中共的谴责下,更曝现了中共自取羞辱的分量与对人权的迫害现实。

其实中共对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中国异议人士的惊慌,实在可笑。因为诺贝尔奖虽然很有影响,但实际只是五名评奖人的看法。人们对诺贝尔奖历年的评选结果也是褒贬不一的。

由于诺贝尔和平奖是对世界和平贡献的赞扬、奖励,所以此奖最适当的获选人非戈尔巴乔夫莫属。结束冷战,摆脱核战争对人类的威胁,还有东欧共产专制集团奴役下的人民获得解救,在这二十世纪人类最大的和平贡献中,戈尔巴乔夫有着不容忽视的作用。

但是明显不合适,乃至荒唐可笑地颁发此奖,诺贝尔和平奖也不是未曾有过。例如恐怖集团的头目阿拉法特也曾获得此奖,只是让人感到恶心。而去年和平奖颁给刚刚担任总统的奥巴马,是将对和平贡献的奖励,变成对和平成果预期的赌博。

中共对这样一个独立组织颁发奖项慌乱的反应,只能说明他们深知自己所行不义,便不顾一切要遮掩丑恶的拙劣表演。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