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各界人士发起的“关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签名不断增加,但发布声明的网站却在中国遭到封杀。香港泛民主派议员联署去信给胡锦涛,要求释放刘晓波。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报导。

2010-10-21

xy1
图片:刘晓波获诺奖全球媒体广泛报道(网友上传/记者心语)

下载视频文件

xy2

香港支联会自本周起,每周在港各区收集“释放刘晓波.支持《零八宪章》”以及“祝贺刘晓波获和平奖”签名及明信片的活动;举办“要求释放刘晓波”集会让更多人认识刘晓波的言行和《零八宪章》的主张;还计划十二月举办“全球声援刘晓波行动:释放刘晓波.还我中国人权”大游行。

支联会常委李耀基告诉本台记者,“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收到不同的签名给刘晓波以及天安门母亲,我们还有一些群众参加11月17日的烛光晚会,呼吁香港市民参加12月5日的大型活动”。

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也发起一连串行动,包括由近日抽签获得提出释放刘晓波动议辩论的社会民主连线,透过三名立法会议员作动议修订。社民连议员陈伟业表示,在黄毓民下月3日提出要求释放刘晓波的动议辩论之后,他和长毛梁国雄将提出修订案,他告诉本台记者,“我和长毛提出两个不同的修订议案,长毛提出的修订是有关在中国结束一党专政,我自己提出两个修订,一个是中国政府不应该干扰刘晓波家人,另一个是世界的共同价值方面,中国的经济发展不错,但是很多世界关注的问题包括人权、言论自由,中国政府也应该了解和因从世界的共同的价值,所以也在修订里面同一时间提出讨论”。

泛民议员也联署去信国家主席胡锦涛,要求释放刘晓波,但亲北京的民建联表态反对,拒绝签署。民建联党团召集人叶国谦反问”为何要求释放刘晓波,有什么理由要释放?” 引起许多网友批评,有网友说:这次用“无耻”两字都不足以反映民建联的恶行。

一批香港中六文学班的同学,则发起了写信给刘晓波夫妇的行动,把每个人给他们的信件问候发布在博客站点上。有学生写道:我庆幸自己生活在香港——仍有丁点言论自由的地方。虽然我没有一双巧手,写出扣人心弦的好文章,但我会努力参与社运,维护珍贵的个人权利。我更希望能把争取自由之风气透过香港这小窗口,传送到大陆同胞的心中。

而中国各界人士发起的“关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的签名已经征集到700多个,但是发布声明的“我为晓波”(Wexiaobo.org )网站在开通48小时后即遭到封杀,在中国境内已经无法访问。参与声明的《零八宪章》另一位起草者,北京宪政学者张祖桦对此表示,“意味着当局对诺奖这次颁给刘晓波博士感到非常恼火,他们是尽可能封杀这方面的信息,不让中国的民众知道这个情况,我觉得这是他们的主要意图”。

中国当局则继续妖魔化诺贝尔和平奖的舆论攻势,星期三环球时报发表标题为“七位中国知名学者谈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文章,发表对诺贝尔和平奖的负面言论,甚至谈及“和平奖折射了西方危机,是西方对中国的集体焦虑”,网友评价认为“敌对思维来解释刘晓波获奖,而完全回避中国自身的问题,其用意甚为可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