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著名独立作家余杰先生星期五透露,过去这个星期,他一直被警方软禁在朝阳区东五环附近的家中,至今还没有获得自由的迹象。虽然警方没有说明这次禁止他出门的原因,但分析普遍认为,应该跟中国狱中独立作家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有很大的关系。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有详细报道

2010-10-22

北京独立作家余杰先生星期五在电话上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他10月14号从美国访问回到北京家中,先是出门受到跟踪监视,然后从10月18号开始就不能出门:

“三个人到四个人,就是便衣,他们就搬张桌子就坐在我家下面,楼道里面。我一出门就把我拦住说不能出门。连续五天都不让我出门。然后他们也不让任何朋友到我家来。比如说星期二的时候有个日本记者来访问我,他们派了一些人把他拦到小区的大门外面,然后有一帮人把我拦在我家的门口。今天中午有个奥地利使馆的负责人权的一秘林永汉(音)先生,他和他的助手来访问我,他们也用这种办法,把我们阻隔开来。然后派出所的人、公安局的人说这段时间不能来见我,也不说明任何理由。”

从早年批评中国对付八九天安门学生运动的手段,到今年在香港出书,尖锐点评中国总理温家宝,37岁的余杰是中国一位少有的大胆敢言的年轻独立作家。他擅长文化和时政批评,出版过《火与冰》和《拒绝谎言》等大约40本著作。对余杰来说,被警方监视本来已经成为近年来的家常便饭,但是,这星期对他的监视程度超过了以往任何“敏感时期”:

“在奥运会的时候我还可以在我的小区的餐厅里面跟一些朋友见面,包括外国记者,然后也可以访问。只要我不出我们小区的院子。出这个院子就需要坐他们的车。但是这次我连院子里面的活动都不行。”

据余杰先生分析,这次警方软禁他的主要原因应该与刘晓波获得今年诺贝尔和平奖有关:

“有很多跟刘晓波先生关系非常密切的一些朋友都有这样的情况。就是除了刘晓波先生的妻子以外,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丁子霖老师,她也是这样的情况。知道刘晓波获奖的这个消息我就知道官方恼羞成怒,然后从上到下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才会有这种非常过激的、不必要的、违背了他们自己制定的宪法和法律的非法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的这些举动的出现。”

据余杰先生透露,一直负责监视他的主要是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朱旭和朝阳公安分局的国保王春辉。记者星期五晚多次拨打这两位人士的手机,电话都没有接通。记者又致电北京市公安局,向值班人员询问情况:

记者:“我想问一下北京的异议作家余杰,他要被软禁多久呢?原因是为什么呢?”

值班人员:“您好,您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记者:“他自己讲的。”

值班人员:“您知道这种事情发生在北京的那个区吗?”

记者:“朝阳分局。”

值班人员:“你向朝阳分局去咨询,我们也不太清楚。”

接着记者又打电话到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分局,值班警察听说是询问余杰被软禁的事情之后,没有表态就将电话挂断。记者又拨打管辖余杰所住小区的豆各庄派出所电话,也没有接通。

余杰先生不仅是一位凭勇气和良心写作的独立知识分子,也是一位基督徒。关注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的美国民间组织对华援助协会星期五披露,余杰通过TWITTER(推特网)向该组织发出短信,呼吁外界关注他现在被软禁的困境。该组织创办人傅希秋先生在分析余杰现在被软禁的原因时说:

“最主要的是刘晓波获奖之后当局一个过渡性的反应。又怕异议知识分子、维权人士有这种大规模的声援、聚集。包括最近在南非召开的‘第三届国际洛桑世界福音大会’,对两百多名中国与会代表进行全国性的搜捕、拦阻、堵截。我想这都是一个反应面。余杰本身是独立中文笔会的副会长,跟刘晓波个人私交也非常好。同时他也是一个基督徒、公共知识份子。最近又在美国多个城市连续访问。”

美国《今日基督教》杂志曾发表长篇报道说,作为中国著名人权活动的倡导者,余杰是中国政府肋骨旁的一根刺。余杰盼望中国出现马丁。路德。金似的人物,以信仰和道德的感召力以及非暴力的方式,实现自由的梦想。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