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在《纽约时报》发表“为什么我们给刘晓波诺贝尔奖”的文章,引发中国网民再一次的呼应,各界签名声援继续,香港则有团体发起寄送明信片给锦州监狱的行动。刘晓波妻子刘霞虽然无法公开活动,却仍然发出邀请,希望各界同道人士共同参加诺贝尔奖的颁奖典礼。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2010-10-25

xy3
图片:官方媒体正在发动一系列的舆论攻势试图妖魔化诺贝尔和平奖(心语制作)

下载视频文件

xy4
图片:诺奖委员会主席发表文章后很快被网民翻译后发表在“P民日报”上(网络图片/ 记者心语)

近期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雅格兰在《纽约时报》发表标题为“为什么我们给刘晓波诺贝尔奖”,托尔比约恩在文章中回顾了国家主权的概念和人权高于主权的国际共识。

他表示,“刘晓波的入狱,清楚地说明了中国的《刑法》违背了《宪法》精神。但在奉行普世人权的国际社会里,阻止人们发表观点或流言不是一国政府的职责,各国政府有义务确保言论自由,即使发言人主张不同的社会制度。”

托尔比约恩表示,中国当局声称,任何人都无权干涉中国的内部事务。但他们错了,《国际人权法》和标准高于民族国家,而且国际社会有责任确保它们得到尊重。一个人仅仅因为他表达了意见而正在被监禁11年,这是一个悲剧。如果我们要走向阿尔弗雷德?诺贝尔所说的“民族和睦”,那么普遍人权必须成为我们的检验标准。

此文章一经发表,马上被中国的网民志愿翻译为中文,并再次引发了各界对诺贝尔和平奖的关注和讨论。

知名网络媒体人安替表示,“仔细看了下诺委主席解释为什么颁奖给刘晓波的《纽约时报》文章,觉得我党这些工农兵学员,竟然好意思和人家欧洲人辩主权,忘了主权、人权都是人家发明的。”

与此同时,各界人士《关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签名更新至10月24日已超过850人。签名网站“我为晓波”(Wexiaobo.org)几经被屏蔽,然后又被志愿工作者恢复。

香港一批团体则发起向锦州监狱的刘晓波寄送明信片活动,表达对他获奖的祝贺和支持。

参与的团体包括支联会、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独立中文笔会、劳改基金会以及香港记者协会等。

记协主席麦燕庭向本台表示,“总的来说我们除了要求立即释放刘晓波以外,我们还要求中国政府撤销对刘霞以及维权人士的监控;第三,我们也要求中国政府要实现《宪法》赋予所有中国公民享有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这些团体表示,他们印制了三款共六万张明信片,将在学校、教会和街头呼吁学生、教友和市民以文字或图画方式,恭贺刘晓波获得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促请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回家自由写作,以及与妻子刘霞团聚。

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表示,“我们会寄到辽宁锦州监狱给刘晓波,我们相信刘晓波在监狱里面收到香港人签名信笺会受到鼓励,也是对中国政府的一个大压力。我们除了明信片行动之外,还有很多行动要求释放刘晓波,包括有烛光晚会。(国际人权日前)12月5日香港也有一个大游行,呼吁全世界关心中国人权的团体都在那天有全球的行动。”

刘晓波妻子刘霞已经连续数日无法在网络上发表消息,外界无法了解她的处境。星期天,刘霞透过海外民主中国网、维权网和参与网发表公开邀请函,邀请在中国敢讲真话的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维权律师145人参加12月10号在挪威奥斯陆举办的颁奖典礼。

中国官方则继续其抨击诺贝尔和平奖的舆论攻势,《人民网》星期日发表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周弘的文章“诺贝尔和平奖无关世界和平”,认为当今的诺贝尔和平奖已经与和平的目标背道而驰。

记者前往这篇文章的网站页面,发现下面显示“该评论已经关闭”。

网友表示,说“诺贝尔和平奖与和平无关,那么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与人民有关吗?”,还有网友说,不知道到下一届诺贝尔和平奖如果和中国无关,这些宣传机器如何改口。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