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有意思。听众朋友们如果注意的话,《闲话上海》最近连续四周,包括上周刘晓波专辑的内容,聊的都无外乎中南海的国际关系。这其实也是近期全世界主流媒体纷纷表达忧虑,困惑乃至质疑的一个热点。美国高调宣示重返亚洲后,亚太事务业已升格为一个不亚于世博的超级外交博览会,各方利益高手纷纷过招,好戏连台。而如此众目睽睽之下的中南海国际关系,却在“天安舰危机”至今的多次亚太交锋中连连失手,屡出下策,进退失据,自相矛盾,

2010-10-25

并因此显然坠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将近40年以来的外交低谷。话说回来,外交是一个美丽的词句,也是一门深奥的艺术,通常不是我等“闲话”草民三言两语得以盖之的……但也不一定!那边厢红透半边天的上海闲话青口皇帝周立波,就以一个“流芳百世”的“三字经”段子,管窥和概括了近期“千夫所指”的中南海外交:“最近法国总统脑子绝对被枪打过了,他总要和我们中国对着干,结果失策了吧,绝对失策。我们的温总理用我们儒家的方式对付他,进行了环法游,就是不进去,吼煞侬(气死你)。”这也就是本周《闲话上海》三人行要聊的中南海“吼煞侬(气死你)外交”,这类外交行为,在近年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际舞台上屡见不鲜。其“成效”,也就理顺了我们大标题的下联——中南海:我没有朋友。日前因刘晓波和平奖危机被中共当局软禁的北京异议作家余杰在上个周日推出一篇博文——《刘晓波打败胡锦涛》,其中些许文字与本周的闲话话题倒是蛮搭界的——“宣称‘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我朝老大哥非常恼火,冥思苦想后确定了一个更响亮的口号:”我没有朋友!‘“好,让我们进入《刘晓波:我没有敌人中南海:我没有朋友》的下半部的闲话——”喉煞侬外交“。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