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要求释放刘晓波的呼声日益高涨,中国当局对各地异见人士的打压也空前严厉,他们被软禁,监控,甚至拘留。有分析认为这种情况可能要持续到和平奖颁奖后。此外,刘晓波的家人已经申请11月份探监,他们希望刘晓波能自己前往挪威领奖。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2010-10-26

国际社会各阶层要求释放刘晓波的呼声日益高涨,刘晓波家人也热切盼望着他重获自由,甚至能亲自前往挪威领奖。

刘晓波的弟弟刘晓暄周二对本台表示:“我和我哥哥刘晓光已经在大连申请了探狱的要求,现在等着待批,十一月份的。

到狱里见到晓波以后再商量其他的事情,我作为弟弟来讲我觉得应该尽早释放我哥哥为好,最好是释放他,要他自己去领奖吧,看政府的反应吧。“

星期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回应日前一批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20国集团领导人下月在首尔峰会时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提出释放刘晓波时表示:“你所提到的是一位触犯中国法律而被司法机关判刑的罪犯,中方反对任何人藉这件事做文章,并坚决反对任何人以任何方式侵犯中国的司法主权。”

陕西维权律师张鉴康对此表示:“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政府他应该大大方方地承认普世价值,应该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的人权问题是很严重的,像这种搪塞,什么司法主权,中国内政,都是无稽之谈。

如果这样说的话,纳粹当年在国内屠杀侵犯少数左翼的人权,都可以用司法主权,国家内政来作掩护了。

从1945年二战结束以后人权观念进入国际公约,像联合国人权宪章还有世界人权宣言,已经是昭示人权是高于一切的司法主权的,所以他这种回答可以说是不值一驳。“

在国际国内舆论的关注下,中国政府在刘晓波事件上不仅没有让步,而且对关注刘晓波的一批大陆人士空前的打压。

为庆祝刘晓波获奖而被拘留八天的陕西异见人士赵常青刚一回到北京即被警方控制,第二天即星期一被遣返陕西老家软禁在宾馆里。

赵常青周二对本台表示:“24号到的北京,下午三点北京警方就给我上岗了,昨天早晨五点左右就把我送上飞机把我给带回来了,把我安排在我们县城的一家宾馆,为什么监控没有说,但是说要到十二月底,希望我配合一下他们的工作,政府付出的成本有点高,我老家也是一个穷县,今年又遭到水灾,真是很遗憾。”

家庭教会成员范亚峰博士上星期被当局传唤后,目前被软禁在家,警察还不时对其进行骚扰,范亚峰目前在家已进行了三天的禁食祷告。

他周二表示:“周六的下午,几十个警察闯入我家,要搜查带走一个叫华惠棋的基督徒,碰巧他不在,没有成功,但是警察还是到我的家里进行搜查。其次,我们周日聚会的时候也被拦阻,经过我努力的交涉最后才放行,北京现在的氛围非常糟糕,人权状况非常恶化,据说,这种措施要延续到12月10号,应该是诺贝尔和平奖的效应,12月10号是发奖的日期。”

从本月八号就被软禁在家的民主党成员胡石根周二表示,这种打压是全国性的,但相比之下北京更加恶化,打压的程度是空前的。

他说:“像这种被软禁的在北京很多,我知道像过去不会被堵在家里不让出门的,像崔卫平,徐友渔,余杰,过去他们写文章说话没人管的,这回也不让出门了。

现在政府是这样的,他怕任何一个他们觉得可疑的人出去他们都要极力阻止,其他地方也非常严重。

山东济南孙文广也是被软禁,中文笔会的会员,还有一些国内的民运人士,贵州陈西也被警方传唤;其他人被堵在家里不让出门。

北京的查建国,高洪明,宗教人士徐永海等都一直在软禁中。

这次打压的力度,范围已经超过了对《08宪章》,08奥运,09年大庆,表明他们不计成本。“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