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想诺贝尔和平奖,至少我所记得的,是二十年前就开始了。那时候是“六四”屠杀完了,学生领袖像柴玲,就有人提名她做和平奖的候选人。后来又有魏京生啊、又有天安门母亲、又有胡佳、以及其他人,都是没有成功。

2010-10-26

这次是因为刘晓波是从天安门事件,他是参与者,他从美国匆匆赶回去以前我还跟他见过面的,所以我就知道他是热心要做这件事情。当时他还很莽撞,他的思想还不够成熟,还有一些言论我也不见得赞成。

可是这二十年下来,他一天天在进步,非常成熟了今天。所以他得奖。他太太刘霞去看他,她得到印象是他当时就流眼泪,说这个奖是“属于所有的天安门的亡魂”的,就是过去为天安门而被杀的那些青年、跟民主、自由的维护者、卫士们。

这是对的。这不是给他一个人的,确实是给所有的天安门以来或者死亡、或者受迫害的无数人的。刘晓波就变成一个象征的人物,但是他的象征性是有他特别价值的,是二十年的不断的努力所得到的。

同时也是共产党帮忙的,如果共产党不是在去年判他十一年的徒刑,他也不可能得到这个奖。所以共产党如果要责骂别人让他获奖,不如责骂自己,为什么自己这样愚蠢,弄到今天不可收拾的状态。

世界反应当然很大,各国元首、政府,或者是总统、或者是首相,都发言致贺,同时要求中共很快释放刘晓波,不能让他继续关在监牢里。这个是一个很可笑的事情,把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在监牢里,说他颠覆政府,他并没有使用暴力。

刘晓波早年是个很激烈的人,“六四”以后他就看清中国的局势,没有办法用暴力的手段来改变中国。只有从民间做起,从一步一步地做起,这就是他二十年来努力的方向。今天这个方向至少在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看来,是有效的。

所以这是一个很实至名归的荣誉。但是这个荣誉得来以后,共产党的反应也不是完全意外。所谓意外,就是共产党也许认为它现在财大气粗,又有钱又有势,对挪威、对西方各国在贸易上都可以左右,所以它只要一阻扰,和平奖委员会就不敢给,因为和平奖委员会最后要经过挪威的国会聘任委员。

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中共大概有把握,觉得从前像魏京生、天安门母亲,他们都阻止住了,胡佳也被阻止了,所以今天也能把同样办法用于刘晓波。这就是它的如意算盘。没想到和平奖委员会的人有这样的勇气,不顾一切后果,把这个奖宣布了。委员会的主席在没有给奖以前,已经声明了,就说他们收到警告,但他们不会把这个警告放在评判中。

《纽约时报》在得奖以后第二天的社论,就叫“刘晓波”。它这里面就讲刘晓波得到这个奖是中国人民和刘晓波本人的一个很大的光荣,另外一个方面是北京政府一种很大的耻辱。尤其北京政府在得奖以后的反应,说是给刘晓波颁奖是亵渎了和平奖价值,这尤其是耻上加耻——不是我的话,这是《纽约时报》社论的话。《纽约时报》认为刘晓波代表一个和平发展的一种潜力、一种改进,《零八宪章》将来会得到更多更多的人拥护,因为已经有上万人签名过。

同时社论最后几句话也很动人的。它说,我们不管中共怎么样的反应,但是全世界与我们都不会忘记刘晓波,也不会忘记高智晟这样的人权律师,也不会忘记胡佳。他是为人权奋斗的人,现在也在监牢里。社论最后一句话是说要向他们这种争自由的努力,表示最高的敬意。

中国的网民在得到这个消息以后,知道有这件事情的人都写信到网上、发帖到网上。但是中共当时就下令严密地封锁,网警忙得不可开交。有一个网警最后只有告饶,说我12个小时都不能睡觉、我也不敢离开。因为一离开就有帖上去了,有帖上去就得把它拿下来,现在不能离开,他就向读者告饶,是不是能放他一码。

但中共反应还不止是如此,对挪威,因为挪威的渔业部长要来谈判,约好两次谈判,共产党临时都取消,表示它的愤怒。这是很不像话的,这可以说是很幼稚的,也是很愚蠢的一种动作。

但这种非理性的反应证明它实在是在整个中国人民中间是孤立起来的。共产党绝不代表中国人民,共产党政府也不代表中国人民。所以《纽约时报》把“人民”跟“政府”分开,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就是共产党内部也同样有反对的力量。在职的官员当然不能公开表示,可是退休的党的元老,最近像李锐、李璞,都是为共产党革命奉献一生的这些90岁以上的老人了,这些老人动员起来,向中央上书,一共有20位这样的元老要支援刘晓波,从这件事情开始改革,给言论自由、给结社的自由、恢复人权。这些元老的抗议,是值得重视的。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