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世界各国的反应是热烈而正面的,各国元首,包括美国总统,上一届诺贝尔奖得奖人奥巴马,也在第一时间表达祝贺及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我在评论这一条消息时表达,诺贝尔奖在去年给予奥巴马奖项之后面临全世界可谓铺天盖地的批判声浪,今年的人选公布却是得到相当一致的肯定与好评,可以说,不仅是诺贝尔和平奖给了中国的人权民主运动掌声和鼓励,也是刘晓波使诺贝尔奖得到荣耀并重获信誉。

2010-10-28

但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声音都是赞赏和歌颂。我在上一期评论中对于来自异议分子圈子里的不同声音提出了我的说明,今天来谈谈国际上我目前唯一听到的批评声音。这个声音来自亚洲国家,新加坡。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在公布刘晓波为今年的获奖人当晚的一个场合说了这么一段话:“诺贝尔奖大体上反映了西方世界的看法。亚洲的得奖人从来不是那些带来伟大变化的领袖们。邓小平比起任何人作的更多。当他上台时有八亿人的收入在每天不到一美元,三十年后,因为邓小平主导改革开放,仅有两亿人仍然活在不到一美元的状态,而六亿人摆脱了贫困。请问他有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吗?没有。那是因为西方世界认为,在亚洲必须将诺贝尔和平奖给予持不同政见者。昂山素季,韩国的前领导人。邓小平拯救了六亿人,但他永远无法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马凯硕曾经出任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并曾两次轮值联合国安理会主席,他也曾出使马来西亚和美国,可以说是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最资深的外交官之一。这些年,他也出版过几本鼓吹东西方差异的书,是个不折不扣的李光耀信徒和捍卫者,很可能还是文胆之一。但这位履历完善地位崇高的前外交官这番话却让人不仅不敢恭维,恐怕还必须先指出他说法之中与事实严重背离的谬误。

他说,西方只肯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持不同政见着,而不肯颁给带来伟大变革的领袖们,他忽略了金大中是在总统任内得到这个奖项,正是因为他为两韩和平带来的伟大变化。早年获奖的日本首相佐藤荣作,孟加拉国的银行家尤诺斯也都不是持不同政见者。不知这是马凯硕先生的无心之过还是必需刻意歪曲事实才能论证他薄弱的论点?

至于邓小平,忽略邓小平上台之时还有八亿人生活中贫困线之下根本就是共产党所造成的,算是一种狡猾,最差也是无知,但主张一个在自己的首都下令向平民开枪镇压和平示威的人应该获诺贝尔和平奖,则实在令人惊讶到匪夷所思的程度,以马凯硕先生令人叹服的履历只能证明他说出这番话绝不是因为无知,而是无耻。

诺贝尔和平奖的确有颁给持不同政见者的传统,但也绝不是针对亚洲,纵观获奖人,从南非的曼德拉到阿根廷的埃斯奎威尔,从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博士到伊朗的伊巴迪女士。但历史上只有两个诺贝尔和平奖得奖人是在狱中获奖,另一个是一位德国反战记者,那时的德国领导人是希特勒。

马凯硕教授提出的所谓东西方观点差别确实有其吸引人之处,但认真听听他讲的话,可惜对于所谓西方观点西方价值观到底是什么,从来没有说清楚,与东方或亚洲价值的差别是什么,也没有翔实的说明,如果刘晓波以及所有我们这些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追求的是自由、平等、参与、宪政等这些来自西方的观念,请问这些价值观哪里不适合亚洲人呢?不利于统治者倒是很清楚的。

如果新加坡李光耀式的亚洲价值就是人民必须顺从,听话,而且当表现出反抗时必须被镇压,那么对不起,这套说法还是留在新加坡有点市场,其它亚洲人民绝不甘愿作统治者之下的二等臣民,这是西方价值,也是亚洲价值。另外,我所知道的亚洲价值观之中对于附庸权势者的鄙视也是极为清楚的。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