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胡平先生,北京之春主编

2010-11-01

一、十七届五中全会背景

几大事件:

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温家宝近来一系列关于政改的讲话

李锐胡绩伟等23位中共退休高干发表实行新闻自由出版自由的公开信

……山雨欲来

与1988年局势有某种相似处

二、风声鹤唳与官办游行

在五中全会举行的前几天以及会议举行期间,北京城,尤其是天安门、中南海一带,戒备森严…。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五中全会期间,在西安、武汉和成都等城市,居然又爆发了反日游行。

我们知道,按中共惯例,在敏感期间,就连一般性的群众集会活动都是被严格管制的;再有,以往的反日游行都是发生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特别是作为首都的北京。

可是这次反日游行,居然发生在五中全会这样的敏感期间,北京没有发生,却发生在西安武汉成都等二线城市。

由此可见,这次游行完全是当局一手策划的,时间、地点,都是精心安排的。其目的主要不是对外,而是为了对内;不只是为了转移舆论视线,更是为了营造一种气氛。

据近日《朝日新闻》旗下的周刊透露,六年前中日之间曾签订有钓鱼岛密约,其核心内容是中国不让保钓船出海、日本则不羁押人。

大抵今年菅直人班子上台后,外交部门不知有此密约,日本人扣船扣人,致使中国官方恼羞成怒。

中国民间保钓人士李义强在10月19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他相信有这样的“密约”,并且从各方面来论证这个“密约”的真实性,

三、政治:会议基调与温相整改讲话之对比

五中全会公报低调低得不能再低,再低就没了。

这和前阶段温家宝三番五次高调讲政改讲民主构成尖锐对比。

很明显,现在中共上层有两种不同的声音,而温家宝的声音在上层是少数,是弱势。

温家宝讲话的意义不在于它是中共政改的信号,而在于它是上层分化的信号。

通读五中全会公报,大概只有一条信息引人注目,那就是习近平升任中央军委副主席。

四、经济:关于“十二五”规划纲要

十一五期间,中国最值得夸耀的经济成就,当属中国的GDP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

由于中国近30年来的经济增长的支撑点主要是土地及资源,这种快速的GDP增长是建立在对环境的掠夺性作用与对人权的漠视之上,因此其经济成就之后无不隐含着巨大的隐忧。

1·经济结构调整

提高内需问题

7个产业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分别是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以及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创新能力不足(知识产权无保护问题)

2·缩小贫富差距、改革收入分配

基尼系数已高达0.5,城乡差距3.33 比1

3·所谓“包容性增长”已不再见诸文字

五、中国式发展模式已经难以为继

北京当局一再强调“抓住和用好重要战略机遇期”,表明他们对于“全球化加低人权优势”的局面能否长久,缺乏自信。

国际环境:当奥巴马总统在首次访华和哥本哈根会议接连受辱之后,天安号事件、南韩、黄海纠纷,人民币汇率、刘晓波赢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西方国家重新审视对华战略,就摆到了更加优先的议事日程上。

国内情势:政治改革呼声的高涨,温家宝现象为重要标志,上层自选动作日益增多。地方诸侯自说自话,民间维权风起云涌……全会对此视而不见,已被利益集团挟持,呈晚清衰败景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