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徐友渔、崔卫平等人,三周前发起并连署声明,支持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签名者已超过一千人。北京公安星期三要求徐友渔核查记录与签名,被徐拒绝。而崔卫平和张博树则被当局禁止出境。初步统计,两周来先后近十人被当局拦截。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采访报道

2010-11-11

xc
图片:星期三,北京公安向徐友渔教授(左图)核查“签名”遭到拒绝。崔卫平教授被禁止出国。(记者乔龙制作)

刘晓波获得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后,10月14日,学者徐友渔、崔卫平、郝建等人发起并连署声明,支持和赞扬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颁奖决定,呼吁中国当局以理性和现实的态度对待刘晓波获奖一事,兑现有关政治体制改革的承诺。该声明首批签名的有戴晴、张博树、王力雄及于浩成等一百多名各界人士,目前签名者已达到一千多人。周三,有两名北京公安到徐友渔教授家,查问组织这次声明之事,要求徐友渔核查记录与签名,当场遭到拒绝。记者周四致电徐友渔,发现家中电话全天无人接听。至本台当晚截稿前,仍无人接听。

本台周日曾报道,另一位发起者,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当天被禁止前往香港出席一个学术活动,三天后,郝建的同事崔卫平教授也接到校方“不准出国”的通知。崔教授周四告诉本台,她原计划星期五赴罗马,参加意大利举办的亚洲电影节,校方却告诉她:“前天不同意去,不允许去,是口头通知的。”

崔卫平说,出国完全是参加学术活动:“这是在意大利举办的一个亚洲电影节,我担任国际评委,这个纯粹是电影的活动。不让我们出席,不让我们前往是非常野蛮的。”

对于徐友渔被公安要求交代“连署声明”的情况。崔卫平告诉记者,她也因此被盘问:“昨天好像警察到徐友渔家里去了,就是您跟徐友渔等人发起刘晓波获诺奖的一个声明。”

崔卫平:对的。

记者:他们有没有找过您呢?

崔卫平:他们找过我。

zbs
图片:星期三,宪政学者张博树在深圳罗湖口岸出境时,被边防拦截。(记者乔龙制作)

崔卫平对此不愿多说,但她对当局近期禁止部分因参与声援刘晓波获奖的人士出境表示愤怒。她说:“不能出国从事一些正常的学术和专业活动,我表示非常的、完全不能接受。对于知识分子采用这样一种强制性的力量的执行,是非常骇人听闻的。”

而宪政学者张博树博士也是连署者之一,他周三早晨从深圳罗湖海关出境时,遭到边防拦截。张博士周四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情况:“(我的)名字看来是进入他们名单了。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屋子里面,一会儿,就来了一位女警官,说我不能出境,我说为什么不让我出境呢?她说这个我们也不能解释,我们只是奉命行事,根据上级指示。不能到台湾去,机票都买好了,不让我出去的话,造成的经济损失怎么办呢?她说这个问题她解决不了。我说,那你说一说上级单位是谁?走了五分钟,回来告诉我,是北京市公安局限制出境。”

目前还在深圳的张博树表示,此行原计划到台湾观摩五都选举,然后参加由东吴大学主办的一个学术会议。

学者陈子明,向公安要求去台湾参加一个活动,也被拒绝。他说:“他们邀请我去,发了邀请函。我因为上次要求去香港没去成,不给我办那个证,所以就跟他们打招呼要去台湾,他们说请示请示,后来告诉我不行。”

初步统计,不到两周,已有近十名学者及律师被当局拦截。外界相信当局握有一份被禁止出境的名单。张博树说:“我听说最近几天连续发生这样的事情,郝建就被拒。这两天好像贺卫方和莫少平也遇到这个问题。当时我在,我就跟他们(边检人员)讲,你们这是侵犯公民的权利,合法出境的话,你们这样阻拦不给任何说明,不给任何理由是说不通的。”

张博树认为,当局的一连串行动是有针对性的:“应该和12月10号挪威的诺贝尔颁奖活动有关。其实非常愚蠢,你就是把大家都拦住,不用说很多人出境未必就是参加那个活动,我这次出境到台湾去观摩台湾的五都选举,我也不是要去挪威。即便说我有这个想法,或者有这个打算去挪威,那你靠这种方式就能解决问题吗?其实我觉得这在国际社会面前,是非常愚蠢、甚至是丢脸的一种举动,一种行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