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8号,《纽约时报》有个关于《人民日报》报道,是说《人民日报》在10月27日忽然出现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作者叫郑青原,题目是《再提政治体制改革》。外国人在内,中国内部也有人在内,好些人经过采访以后,好像都表示认为这是一种不点名地批评温家宝。

2010-11-11

我们知道温家宝好像一向给人印象,因为他跟赵紫阳合作过,是比较温和的,他人的形象也是一个温和形象。但有些人就说他是作假的,像余杰就把他看成中国善于表演的影帝,电影明星那种方式作秀给人家看的,所以不相信他真的会改革。

但是又有不少的人,也是包括许多海外的、国内的异议分子、改革派、知识人,都认为可能他是想推动政治改革。因为他一再地强调就是经济发展到一个程度、经济的进步到一个程度,就遇到阻力了,这个阻力来自政治制度的牵制。如果政治制度不改革、不开放、不走上民主自由这条路,那么很快地,经济发展也就不能再往前走了。这是他一再表示的。当然他的表示说的是民主自由,可以做各种解释,不一定是西方的。不过看他那个说法,好像有近乎三权分立的这种味道。因此就给人印象他还是会像赵紫阳一样,提倡一种西方式的民主制度,民主、自由、人权这些西方的所谓我们今天称为“普世价值”的。国内的保守派、坚决主张一党专政到底的人,当然引起愤怒。

所以这也有可能,我们现在在外面,也没有得到任何可靠的消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温家宝是不是一定每次讲这些问题都是作秀给人家看,我们也不敢完全武断地这样断定。所以我们就姑且承认有这样一个可能,国内有一种意见,就是党内当权派中间以温家宝为首的、或者环绕他的一些人士,主张某种政治改革的。这种改革跟西方很像,虽然也没提出具体的方式来,但是可以大体认为是走赵紫阳原来的改革路线。

我们知道赵紫阳当初的改革路线就受到邓小平的直接批评,就认为这个改革,他说你不要搞三权分立、不搞西方那一套。因为邓小平希望是加强政治控制,也就是加强一党专政,认为经济上我们可以放松,政治上要加紧。

但是今天情况又变了,大陆的经济也是由党来抓的,所有重要的赚钱的那些企业都是国营的,反而相对私人的自由市场反而缩小了。所以今天共产党的言论,国内的、尤其是党内的保守派、一党专政派,那是更加加强他们的信念,那就是只有加强政治控制,才能维持经济发展。

这篇社论,以郑青原的名字发表的,也是这个意思。其中有一个说法,就表示说只有加强党的领导,然后党才能指挥一切、包括指挥军队等等。换一句话说,他们明显地认为西方制度不合中国国情。这是从前国民党拒绝民主开放的一个理由,现在被共产党吸收过来了。

为什么会大家认为是针对温家宝呢?因为温家宝当然过去批评也有过,因为温家宝一向好像是表示要民主自由的,还有一些人跟着一块叫的民主是好东西之类的。但是自从今年8月21号温家宝在深圳讲话,特别强调民主改革这一点,引起大家很大的注意。

自那以后,一直到美国的联合国访问,受到CNN的采访,也大谈民主改革、民主自由、法治,种种,甚至好像对于人权也是表示同情的,所以更引起人家注意。所以有些相信他的人就认为他代表一种改革力量,不相信他的人就认为他是作秀。

不管是怎么样,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自从8月至10月为止,他前后至少有7次的机会讲这个问题,都强调改革。所以再引起反应,说是对他的一种不知名的批评、批判,我想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个问题,我想在10月尾共产党出版这样一个东西,又跟刘晓波的和平奖有关。因为和平奖以来,国内的要求民主改革人权的压力,知识分子非常大的,共产党元老也有几十人上书。最近还有100多知识分子联名写信,都是自由派的,要求释放。

在国外压力更是很大。从美国到欧洲的德国、英国、法国,总统、总理都发言,一方面恭贺刘晓波得奖,一方面要求中国政府释放他。美国的奥巴马也是这样做的。唯一的好像没有这样表示的,就是联合国秘书长。他是韩国人,最近《纽约时报》报道,他是有压力。因为他的任期六年很快就要到了。如果他要是表示这种意见,共产党可能就会否决他再连任一次。所以这是《纽约时报》登的,登这个秘书长也很不光彩,他为了他私人想再做一任,就连对刘晓波这样事件都不敢表态。所以国外压力很大。

另外一个压力是和平奖的委员会、挪威的Jagland,在《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文章。虽然不长,申明我们为什么要把和平奖给刘晓波。他就是说这是《人权宣言》,联合国提倡的、中共接受的。中共还要在它宪法上还要有所改变,来适应。刘晓波做的事情绝不可能是叛国,没有理由的,所以这是对人权最大的糟蹋。所以他说我们一定要这样做,威胁也没有用的。而且共产党一再地威胁,也都被Jagland戳穿了。

在这几种情况之下,我们可以看出来压力是很大。另外一个压力就是有15位过去得和平奖的人,包括图图、包括美国总统卡特等等,15个人,联合起来要求中共释放刘晓波。这也是一种很大的国际压力。

所以我想10月以后,共产党一定是民主自由人权的问题,内部感到的压力一定是相当大。同时在同一个时期之内,还有跟整个西方,跟整个亚洲的邻居,都发生冲突,跟日本等等。

这种情形可以看出来,共产党压力很大。刘晓波的事件跟温家宝的谈话,大概把它们联系起来的,好像党内、党外、朝野,都有压力。在这种情况之下,我想才有《人民日报》这篇评论。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