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南地区有影响力的《成都商报》记者殷玉生,因追踪发表河北大学飙车案的调查报道,本周被勒令“自动离职”。殷玉生对本台披露,是中宣部下令,除了发表李刚案相关报道,另一个原因是在庆祝刘晓波获奖的聚会上,有人看到他也在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采访报道

2010-11-12

yys
图片:河北大学飙车案中肇事者,成为民众近期嘲讽的对象。(网络图片/乔龙制作)

10月中旬发生的“河北大学校园飙车事件”,因肇事司机一句:“我爸是李刚”,经媒体披露后,在中国民间引起极大反响,而追踪报道该案的《成都商报》记者殷玉生,本周三在报社的压力下辞职。该报的一位记者周五告诉本台,驻京记者殷玉生已经离职,同时透露辞职还有其他原因,“他辞职了,刚刚辞职。”

记者:刚刚辞职?
回答:我听说的好像还有其他事,但是这个事我说不太准确。

记者:你们报道的河北大学的飙车案,应该是很轰动的。
回答:其实全国所有的媒体都在做了。

记者:你们商报好像报道的早。
回答:是,是。

记者:上面的压力吧?应该是。
回答:就是压力啊!连篇累牍、天天在报道。

记者:说可能是受到中宣部的压力,报社受到压力,要他转岗或者降薪?
回答:这块反而我不太清楚。

yys2
图片:在网上仍能搜索到《成都商报》发出的“校方要求封口”报道。(网络截图/记者乔龙)

而网友对此感到惋惜,认为殷玉生作为一名记者,客观报道了“飙车案”的事实。记者联系到在北京的殷玉生,他告诉记者,已经离开报社,“正式离开,前天(星期三)。说是因为我一篇河北大学的报道,里面他说失实了。”

记者:但是网友都认为您的报道是客观的。
殷玉生:这个我也这样跟他们说的,所以当他们降我职的时候我不同意。(报道)是客观的,我都有各方面的证言,多方各方面的证明,我说我的报道是完全符合事实的。

记者:那您认为是哪一句报道他们不满意?
殷玉生:他们说我的失实。就是我报道里面学生们告诉我校方封口,不让他们谈论“我爸是李刚事件”,不让他们谈论车祸。认为这一点不符合事实。

10月16日晚上九点40分许,位于河北保定的河北大学工商学院学生生活区,发生“校园飙车案”,导致两女生一死一伤。几位目击者形容肇事司机李启铭当时很“嚣张”,下车时“一身酒气”,甚至和门卫“有说有笑”,还说:“看把我车刮的……我爸是李刚。”引起民众强烈不满,各省媒体都做了大篇幅报道,结果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宣部下达了封口令。

殷玉生说,报社找他谈话时告诉他,是来自中宣部的压力,而受到警告的不仅仅是《成都商报》,“我们领导告诉我,因为这版报道,我们被中宣部点名批评了,受到上级的压力。好像有几家吧,我不知道,但是我们那里告诉我,通报了不仅是我们,还有别的媒体。”

殷玉生以报道社会及突发新闻为主,他认为这次离职,虽然报社对他做了一定程度的补偿,但既是上级下令,重回记者行列,可能并不容易。他说:“我是有新闻梦想的人,就这个事情只能说明了中国的新闻现状。官方或者直接说中宣部对新闻的控制越来越严厉。”

记者:本来您好像是可以不辞职的是吧?
殷玉生:他说他要求我调职,调离采编队伍,记者和编辑都不许做,我不同意。

对于被要求离职是否还有其它原因,殷玉生直言,与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有关,“跟诺奖有关系,刘晓波获诺奖,在当天有一些人庆祝,我在现场,这可能有关系。”

近期,当局封锁维权新闻及人权新闻的例子接二连三,尤其对刘晓波获奖,访民网上投诉及因强拆引发的群体事件。殷玉生说:“这几个月都一直是大规模的收缩,控制媒体什么异地采访,宣传报道越来越多。”

记者登陆殷玉生的博客,看到他报道的突发事件及维权报道,网友非常赞赏,其中一位网友郝景义,对殷玉生被逼离职,他说:“我是在网上碰到他,加他(为好友),我看他写的文章不错。那就大家声援,我现在对中国的公检法有一种仇恨感,现在记者被辞职,律师被那什么,这事我是相当气愤,我现在看到这种事已经很多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