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由北京挑起的“爱国者治港”的荒谬争论中,最荒谬的莫过于:某些香港大款在北京钦定的傀儡标准之外,又将邓小平的爱国标准金钱化:爱国与港人的民主权利和做人尊严无关,而只关乎港人的经济利益和在大陆的投资,谁能让港人钱包鼓起来,谁在大陆投钱多,谁满足于北京给予的物质优惠,谁就最爱国。

比如,港人发动七。一大游行时,御用大款霍英东出来指点江山,以一己的“铜臭之心”玷污港人“爱民主之志”,声称港人应该多关注经济民生,而不应该搞泛政治化的街头政治。这次,御用大款曾宪梓一马当先,以炫耀自己在大陆的投资来宣示“铜臭爱国主义”,并叫板般地质问民主派:爱国要靠实绩,实绩只能用金钱来衡量。我曾某大把向内地撒钱,你们民主派哪个能比!但这位大资本家却没说:他的起家是靠香港的自由资本主义,他在大陆的投资获得的丰厚回报远高于他给大陆的善款。实质上,他对大陆的主要投资,与其说是金钱,不如说是政治,以甘当政治花瓶和帮助北京打压港人的民主诉求来换取名利双收。

曾大款的发财之路本身就劣迹昭昭,曾因贩卖冒牌货,上过两次法庭,不但罚款,还入狱四个月,虽然因缓刑而没有坐监,但他做生意的不诚实则确定无疑。现在,他又充当强权的舆论打手,以“金钱爱国主义”棒打民主派,与以经济大礼收买港人一样,实质上都是软硬兼施的威慑性要挟,诱逼港人为了既得利益而放弃是非,进而完全听命于独裁政权的钦定。

如果按照曾大款自我发明的“金钱爱国标准”来衡量,发达国家中那些有良知的大富豪满世界撒钱的举动,岂不就是“卖国行为”?比如在美国,传统的洛克菲勒基金会和福特基金会,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向全世界提供多方面资助,成为美国富豪致力于慈善事业的象征。近些年,美国的独强地位令某些国家咋舌,美国大富豪中的新一代慈善家之大方出手,更令世界为之惊叹。他们中的某些人甚至做出有辱政府尊严的捐助。比如,美国政府由于不满联合国的作为,近年来累积拖欠联合国会费高达十几亿美元。而在1997年9月,有线新闻网(CNN)的开山鼻祖、美国新一代慈善大家的领军人物泰德。特纳却向联合国捐款10亿美元,用以应付其财政危机及其它发展性援助项目。要知道,10亿美元捐款几乎要占特纳个人资产的三分之一。而且,这分明是给美国政府难堪,如果按照香港曾大款的爱国标准,特纳之举颇有不爱国之嫌。

正如美国各方面的创新人物居世界之最一样,美国的慈善大家也是新人辈出。特纳的慷慨只维持了两年,就在1999年被大幅度超越。多年稳居世界首富宝座的微软公司总裁比尔。盖茨宣布,他将拿出创记录的165亿美元,以他和妻子梅琳达的名义,建立全球最大规模的基金会,致力于为非洲和印度贫困儿童提供疫苗以及完成卡内基当年未竟的事业——为美国每一个村镇建立一个图书馆。此后,盖茨不断为这个基金会“输血”,迄今总共捐款256亿美元,占盖茨当时的个人资产的60%.另外,致力于“开放社会”的金融大亨乔治。索罗斯,在最近5年的时间里,也向社会各界捐款5.36亿美元,主要用于推动世界上的封闭国家向开放社会的转型。

另据美国《商业周刊》2003年初的美国慈善家排名,在过去五年里,美国50位最慷慨的慈善家总共向社会捐款410亿美元,其中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善款用于美国之外。

两相对比,香港的御用富豪的作为,不仅是在美化独裁者所钦定的爱国标准,而且是用铜臭来装饰坟墓的腐朽。

2004年3月3日于北京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