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目前超过16万持有正式执照的律师中,近年因代理如法轮功、“三聚氰胺”毒奶粉和暴力强拆等敏感案件的“维权律师”,本身成为当局打压对象的现状日趋突出。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采访报道

2010-11-15

香港《明报》本周一的报道列举北京律师李方平于2006年12月因代理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法律诉讼,遭不明身份人员打伤头部入院;2007年9月,高智晟律师被公安带往秘密地点,遭电棍殴打并被电击头部和生殖器等酷刑;2009年5月,律师张凯、李富春在重庆代理在押劳教人员非正常死亡的“躲猫猫”案件时,遭当地警察殴打并被用手铐将双手吊在高处铁栏等酷刑及屈辱性对待等事件。在北京的张凯律师认为,为公民依法维权的律师本身遭受打压,其原因来自政府控制司法的制度性弊端,但是这种打压状况并不能阻止更多的律师投身维权工作:

“这种传统的、陈旧的一个制度它需要更新。国家主导一切,国家可以主张公益,但事实上这与我们的基本法的精神它还是不符的。法律本身就是要求律师去维护人身权利或者信仰自由。这属于法律人的一个基本良知和基本品德,所以我们会看到虽然官方在打压,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维权律师在进行抗争,维权律师的人数并没有减少,而是在慢慢地增加。这说明法律的原动力在驱使更多的人去投入到这种维权事业当中来。”

《明报》的文章指出,除遭受严重暴力和拘禁外,中国维权律师还更多地受到监视、跟踪等形式的骚扰。另外,各地司法部门还会向律师所在事务所施加压力,要求律所与这些律师解约,否则律师所营业执照将有麻烦。同时,维权律师往往会在定期的律师执照考核中遭当局“停牌”,而只能以公民代理身份为当事人工作。今年年初,北京律师李苏滨等人曾尝试发起“维权律师协会”遭当局阻止,李和平律师受到北京市司法局的约谈。李和平律师认为,尤其是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目前中国维权律师的生存环境正在恶化:

“我感觉到中国维权律师的生存环境比以前更恶劣了。现在包括很多法学界的这种重量级的人物都认为中国的法治是大倒退了。我认为‘倒退’这两个字可能还不准确。它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偏离了法治的轨道。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我们家门口一直有警察,它要你按照他们的规定,你走哪儿,他要跟到哪儿。我们感觉到就是非常荒唐。”

在重庆的郑建伟律师指出,替民众维权的律师遭受各种打压,这本身就暴露出中国司法不公的现实,解决问题的关键是如何确保审判、执法机关能够真正依照法律办案:

“为弱者维护他们的权益,往往有的时候代理的案件就显得非常敏感。包括刑裁、殴打,不排除公权力方面有一种对这些律师的错误的认识。律师他是履行法律赋予的职责。不要首先把他看成一个对立面。因为我注意到目前有一个不好的倾向。越来越多的法官他知道事实,也知道法律,但是他没办法按照事实和法律去判。现在是一个司法公正的问题。为什么中国的司法到今天,老百姓不相信?因为公权力和私权利的楚河汉界早就被打破了。”

《明报》的文章表示,目前全国维权律师约有100名。由于代理的案件影响力大,这些律师也成为被打压对象,这种情况应引起更大的关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