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前夕,有六个国家表示将不出席颁奖典礼,其中包括中国。中国政府继续关押刘晓波,并禁止其家人代他出国领奖,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台将面临百多年来首次无人领奖的情况。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2010-11-19

nl
图片:百年诺贝尔和平奖刘晓波将成为无人领奖第一人。(记者心语制作)

下载视频文件

诺贝尔研究所星期四公布6个国家不出席12月10日的和平奖颁奖典礼,他们是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古巴、摩洛哥和伊拉克。另外有36个国家准备出席,包括大部分欧洲国家。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警告其他国家,如果派代表参加颁奖仪式,就是挑战中国法律,要“自负后果。”韩国是其中一个举棋不定的国家。上周韩国外交部曾表示,中国向韩国施压,要求韩国不要参加颁奖仪式。韩国外交部认为,在做出是否前往奥斯陆参加颁奖典礼的决定时,应考虑同北京的关系。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常任秘书伦德斯塔(Geir Lundestad)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这些国家没有解释拒绝参加颁奖仪式的理由。伦德斯塔还说,中国展开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阻止人们参加颁奖仪式的行动。他说,“我不知道一个国家如此积极而且直接地试图阻止大使参加诺贝尔奖颁奖典礼的任何例子”。伦德斯塔说,到11月18日晨截止时间为止,还有16个国家没有对诺贝尔委员会的邀请作出回答。

伦德斯塔德并说,在最新的出席颁奖典礼的嘉宾名单中,没有刘晓波家人的名字。而如果没有家人代刘晓波领奖,委员会便会暂时保管和平奖的奖牌、奖金和证书。如此,刘晓波将成为过去109年来不能亲自前往奥斯陆领奖,也不能派代表领奖的第一人。

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尚宝军向本台表示,“比较丢人的一件事,这是百年历史上,无论是纳粹德国也好,前苏联也好,总之至少还能够有人去领奖,现在这个状况,应当是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

过去,曾有三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无法亲自前往奥斯陆领奖,而由获奖者的代表出席颁奖典礼,并领取获奖证书和奖金。

《经济学人》此前发表的文章“谁敢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Don’t you dare go to dinner)表示,“刘晓波10月8日的得奖已经让西方政府和中国政府都芒刺在背。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西方世界为追求与中国更紧密的经济关系而在很大程度上搁置了人权问题上的分歧。他们所施加的表面上的”压力“也仅仅是较低级别的中国和西方官员之间的毫无建设性的”人权对话“。但诺贝尔和平奖使这个问题又一次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虽然诺贝尔奖委员会希望刘霞代丈夫领奖,但是刘霞自10月8日以后,逐步与外界失去一切通讯联系,与刘霞一起失踪或失去人身自由的还有丁子霖、蒋培坤夫妇,鲍彤、余杰等。工程师郭贤良也因为散布刘晓波获奖的传单而遭到刑拘,一直为刘晓波声援和呼吁的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负责人张裕向本台表示,“我们有一些人会去参加奥斯陆的颁奖会,在那里我们会表述我们的态度,也会和一些其他团体到中国大使馆去请愿,包括要求释放刘晓波和所有的良心犯、政治犯,也包括抗议他们不让刘晓波的亲友出来,株连这么多人出国旅行。”

ts
图片:香港支持者设计的刘晓波获奖T恤衫。(自曲/记者心语)

香港各界在支联会受邀参加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礼之后,设计和印制了250件刘晓波卡通造型的T恤衫,包括三款图样:刘晓波获诺贝尔奖、刘晓波和刘霞以及刘晓波之语。不少网友希望能够在中国大陆也能够穿着这样的T恤。

香港网友童工在博客文章中表示,诺贝尔和平奖届时颁奖台上会留下一张空凳,这是对打压异见者的最强而有力的控诉。今天,中国打压异见者之力量和威吓,已远超过自诺贝尔和平奖成立以来,任何极权国家,这又岂不令人感叹,今天中共之极权及霸道,已远超当年苏共与缅甸军人政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