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中国异议人士的民运继续受到国际关注。刘晓波家人处于重大压力中。而四川民运人士刘贤斌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正式起诉后,律师会见被阻。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11-23

dx1
图片:香港街头声援刘晓波(网络图片/记者丁小)

近日,波兰前总统、198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瓦文萨,分别向多家欧洲媒体表示,愿意代表此届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到挪威奥斯陆领奖。尽管根据挪威媒体已报道,诺贝尔委员会婉拒了瓦文萨的建议,强调会保留该奖直到刘晓波领取,但这一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表态,再度令目光投向中国。

在周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外媒记者就中方有计划流放刘晓波,但被他本人拒绝一说求证。

发言人洪磊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中方在刘晓波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的。”

当记者问,什么时候可以把刘晓波妻子刘霞从软禁中释放时,外交部发言人说,不了解这一情况。“我不了解你说的情况,中国《宪法》和法律保证公民的合法权利,中国公民也应该自觉地维护《宪法》和法律。”

据悉,目前不但刘霞被严密软禁,甚至连娘家的人也难以见到她,她和家人们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刘晓波的辩护律师尚宝军说:“刘晓波的家人压力确实很大,出去(领奖)也确实是不大可能的事情。据我了解,现在她家里人见刘霞都很困难。”

作为刘霞委托的联络和处理有关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事务的受托人、海外民运人士杨建利,本周在香港《苹果日报》上刊载文章再次向中国政府呼吁,让刘霞出国代刘晓波领奖!呼吁书中写道:包括刘晓波判决书的荒唐,包括中国政府完全非法地限制刘霞的自由、切断她与外界的联系,包括上百人在刘晓波获奖之后被软禁或被强行遣返户籍所在地,也包括所有可能作为刘霞邀请嘉宾出席颁奖仪式的国内朋友均被限制出境——作为邀请嘉宾名单的最后整理者,我不得不遗憾地说,目前已不太可能有一个刘晓波的国内朋友在10月8日之后还能顺利出境到达挪威。也许,中国政府还将为我的论证、为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劣境况添加一个更为有力的论据,那就是2010年12月10日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大厅里,迎接举世目光的空座位!

与此同时,另一位受到国内外舆论高度关注的四川民运人士《零八宪章》签署人刘贤斌,上周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起诉后,案件已经移交法院。北京律师莫少平到了四川遂宁,周二与另一位辩护律师马小鹏一同,要求会见刘贤斌,却被无理的拒绝了。

dx2
图片:刘贤斌因言获罪以及起诉书(网络资料/记者丁小制作)

曾代理众多异见人士案件的莫律师,当天回到北京后接受本台采访时说:“没有任何理由的、而且完全违反法律规定,就一句话,案件特殊不能会见。已经到了审判阶段,不久就会开庭,作为律师,和当事人开庭前沟通是必须的,包括辩护思路、开庭程序等等。不让见面是侵害了刘贤斌聘请律师为他辩护的权利,侵害了律师依法执业的权利。实际上是非常恶劣的行为。”

从八九学运,到九八组党,到《零八宪章》,被判刑累计超过十五年的四川民运人士刘贤斌,正经历他的第三次牢狱之灾。看了起诉书后,莫少平律师初步意见是做无罪辩护。“我准备为他做无罪辩护,因为仅仅是指控……起诉书里面仅仅是从三篇文章里面摘录他的几十个字……三篇文章。”

上月,四川司法部门曾向成都的马小鹏律师施压,要求他在该案中必须为刘贤斌做有罪辩护,被拒绝。马小鹏律师对记者说:“做无罪还是有罪辩护肯定要看当事人的意见,现在没能见到刘贤斌,肯定对当事人的被辩护权是种损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RFA